无上神道

第361章 逆天伐圣

第三百六十一章 逆天伐圣

人们惊呆了,从未如此震撼过,楚枫展现出的手段与变态的战斗力完全颠覆了众人的认知,以王道巅峰逆伐圣人,竟然沒有落下风,开了未有之先河,

这样的事情,亘古以來数百万年都沒有听说过,完全就是在创造神话,是冠绝古今的传奇,

当然,数百万年來到底有沒有出现过战斗力如楚枫这般逆天的人物尚还难以断定,历史沒有记载并不代表真的沒有,有些人有些事,有些光辉,或许早已经湮灭在时空长河中了,

雨族的宿老也露出惊骇的神色,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一个王道境巅峰的人竟然能以肉身与他的神通抗衡,就算是太初真龙血脉,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也绝对是骇人听闻的事情了,这在史书上都沒有记载,

“拿出你的真正实力吧,如果你这有这点能耐,恐怕最多十招就会被我摘掉头颅,”楚枫平静地看着雨族底蕴强者,嘴上虽然说得很轻松,但心中却半点不敢大意,

不管怎么说对方也是圣人,即便只是圣境初期,那也是绝顶强者,一招一式都蕴含圣域的大道神则,拥有强绝的威能,

“小辈,老朽不得不佩服你这具肉身,竟然能修炼到如此程度,真是亘古未有, 可惜想要与圣人争锋却还远远不足,”白发老者的眼神更冷了,初初交手就吃了个小亏,当着天下群雄的面沒有能在后辈的手中占到便宜,实在是让他感到面上无光,

“雨神有感,天地惟我,乌云遮苍穹,,雨漫乾坤,”

白发长老施展《雨泽化神诀》中的神通,无尽的大道神纹自其体内飞出,烙印在虚空中,天地间突然变得暗淡无光,天穹上乌云密布,整片天宇想要压落下來似的,

“轰隆隆,”

滚滚雷声震耳欲溃,闪电交织,瞬间的光芒将天地间照得雪白,但很快又归于黑暗,

“哗啦啦,”

倾盆大雨倾泻而下,雨点有豆子那么大,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淹沒,

万里乌云、雷鸣滚滚、闪电交织、暴雨倾盆,

白发老者立身在瀑布般落下的暴雨中,其体内的血气与神能精气在不断攀升,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其实力在快速增强,

这就是雨族的玄功《雨泽化神诀》的神奇,可是呼风唤雨,且立身在暴雨雷电中可以让自身的实力得到大幅度增强,

“你终于肯以巅峰状态來战斗了吗,”楚枫的眼中充满了战意,眸子如神灯般璀璨,满头黑发乱舞,胜雪的衣衫在狂风中猎猎作响,倾盆的暴雨却沒有将他的衣衫打湿,

“太初真龙体,你是老朽见过的,也是听说过的最强的年轻修者,不得不承认你的天赋超绝,战力逆天,老朽想惜才,但为了家族却不得不将你镇杀,如果來世再为真龙体,记住千万不要太高调,”

白发老者眸光冷漠,脸上充满了自信,此刻的他将自身的战斗力提聚到了巅峰,并且立身在暴雨雷电中,对于他來说要镇杀一个王道境的人物,完全是举手抬足间的事情,即便对方再惊艳也改变不了结局,

“今世足矣,來世我不关心,只需今世无敌,自可轰杀一切,就让我见识见识极尽巅峰的圣人到底有多强,”楚枫战意冲霄,眼中充满兴奋的光芒,他还沒有真正与圣人战斗过,接下來的战斗让他无比的期待,

“吭,,”

面对迈步逼來的白发老者,楚枫仰天长啸,发出龙吟,一条紫金真龙从喉间冲出,于天际穿梭,而后回到其身周,沒入体内,

他的气势也在快速攀升,体内的血气与神能同时沸腾,精气神都达到了极尽巅峰,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底滋生,这种状态下的他登临了九禁领域,

“禁忌领域,”

白发老者的眼中露出浓浓的惊色,声音也充满了惊讶与震撼,这让在场的人们全都震撼莫名,

“王道境的太初真龙体竟然踏入了九禁领域,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是说要圣境以上的太初真龙体重修秘境后才有可能在某些时候进入九禁领域吗,想要随时进入九禁领域,亘古以來也只有那些人道绝巅的盖代强者与神灵才能做到,

然而王道境界巅峰的楚枫已经做到了,他展现出來的种种手段不断冲击着人们的心理,彻底颠覆了众人的认知与理解,

“九禁禁忌领域又如何,王道巅峰休想与圣人争锋,”白发老者冷静了下來,迈步向着楚枫逼近,他的脚步每次迈动便幻化出无数的身影,展开疾风骤雨般的攻击,满天神纹沉浮,大道绽放,铺天盖地杀至,

“轰,”

楚枫的背后显化出一个模糊而神秘的异象,其中有八个古老的世界在交替轮转,八相世界显现,立刻向着四面八方碾压而去,

两者的神通与大道疯狂碰撞,爆发出的神能之光如燃烧的星辰突然炸开,刺得众多修者们眼睛滴血,发出痛叫声,恐怖的大道气机甚至让一些人双腿发软,难以站立,直接跪了下去,

“轰,,”

楚枫与白发老者间的战斗激烈到难以形容,在场的观战的人众多,但是却少有人能看清楚他们交手的过程,只能隐约间看到神通大道间的对碰,刺目的强光不断闪耀,

楚枫施展《伐字诀》,演化出各种日月星辰,山川大岳、青石棺椁、神道仙兵等等,满天都是大道交织的兵器,疯狂镇杀四方,

然而这样强绝的攻击却无法奈何白发老者,其神通大道强横无比,就算是楚枫演化的青石棺椁与神道仙兵与白发老者的大道神通对碰,两者间也都是相互崩散,谁都奈何不了谁,

这样恐怖的战斗持续了很久,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了,楚枫与白发老者最少激战了上千回合,到了此刻他方才感受到了圣人的恐怖,想要逆伐真的不容易,

“好个太初真龙体,你恐怕是古今最强的真龙体了,看來不使用禁忌神通是无法镇杀你了,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圣人的真正实力,”

白发老者双臂展开,仰头望向天穹,体内有密集的道篆飞了出來,烙印在天穹上的乌云中,那里的闪电顿时密集了数倍,紧接着便有一道金色的身影显化了出來,立身在天穹上俯视苍生,如同盖世神王降临,

“雨神,您的后世子孙需要您的力量,请您俯身赐予神力吧,”

白发老者施展禁忌秘术,他在呼唤雨神,但是其脸色却非常的苍白,嘴角甚至有血液溢出,可以想到这种秘术让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天穹上那道神王般虚影低头扫视大地,随即便向着白发老者走來,一步就跨越了无尽的距离,沒入了老者的体内,

这一瞬间,白发老者脸上苍白尽褪,变得如婴儿般红润,精气神瞬间暴增数倍,他的眼眸凌厉无匹,瞳孔中透射出长达数百米的神芒,扫向哪里,哪里的修者便有种心神崩溃的感觉,吓得瑟瑟发抖,

“看來这就是你最后的底牌了,今日我楚枫伐圣之举当无任何悬念,”楚枫依旧战意高昂,面对精气神暴增数倍的圣人,他的脸上除了自信还是自信,

“太初真龙体,你不要狂妄,看老朽如何镇压你,”白发老者双手演化神通,交织出一个恐怖的领域世界,里面有黑色的倾盆大雨,有金色的闪电,有无尽的血海汹涌,随着他的演化,领域世界越來越大,并且将整个广场的空间禁锢,向着楚枫缓缓压來,

“这种神术自我修成以來从未施展过,今日伐圣边试试它的威能,”楚枫淡淡地说道,表情与声音都平静得沒有丝毫波动,

话音刚落,楚枫挥动双手,以大道演化神术,肌体神纹密布,无尽的金色古篆自体内飞了出來,于身前上空汇集,而后瞬间凝聚成一个“杀”字,

“锵,,”

杀字金光爆闪,发出铿锵金属颤音,瞬间弥漫出的绝世杀伐让人元神欲裂,大片的修者惊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这是……《杀字诀》,”

有人认出了这种秘术,关于七绝神术的传说人们并不陌生,这一声惊呼立时让在场所有人都倒吸冷气,

“这……真的是《杀字诀》,”白发老者心中忍不住一颤,不禁问了出來,《杀字诀》震古烁今,被誉为逆伐强者的绝世神术,谁对上这种神术都不能保持平静,

“不错,正是《杀字诀》,现在我便用它來会会你的雨神附体禁忌秘术,”楚枫平静回应,眸子波澜不禁,显得从容而镇定,

雨族白发老者的脸都绿了,他所施展的禁忌秘术很强,可以让战斗力增强数倍,但是《杀字诀》则号称可以让修者瞬间立身在下个小境界,

楚枫这样的太初真龙体施展神术而提升一个小境界,等同于提升十倍战斗力,完全不是白发老者的禁忌秘术可以相比的,他很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一点,先前脸上的自信,此刻变成了脸绿,

突然,白发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绿油油的脸上露出了冷笑:“《伐字诀》高深莫测,玄妙难懂,就凭你现在的境界即便是炼成了,也绝对无法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也就无法真正提升一个小境界,老朽同样能镇杀你,”

“轰,,”

白发老者瞬间逼了过來,演化的恐怖领域疯狂碾压而至,

楚枫身前的金色“杀”字,“唰”的自胸口沒入体内,瞬间让他立身在半步圣人境界,实力暴增十几倍,精气神疯狂攀升,这种气势惊得白发老者脸上的肌肉猛跳,出手的速度更快了,想要在楚枫不能完全爆发之前将其压制,

“突然之间我觉得好弱,”淡淡的声音自楚枫的口中响起,与此同时他挥动金色的拳头,密集的金色古篆全都汇集在了 拳头上,那只拳头“嗡”的一声轰杀了出去,迎向镇杀而來的领域世界,

“嘣,”

古篆密布的金色拳头力贯乾坤,动达八荒,霸道绝伦,一拳贯穿长空,仿佛能将天地都击穿,恐怖到了极致,瞬间就击穿了领域世界的壁垒,

拳头震击,“嗡”的震出滔天的血气与大道神纹,如决堤的神海般席卷十方,将领域世界中的所有异象全都冲击得溃散了,

白发老者的异象神通世界当场崩溃,整个人蹬蹬蹬连退十几步,“噗”的喷出一口浓血,染红了白色的胡须,红润的脸庞刹那间苍白如纸,

人们惊骇莫名,连呼吸都忘记了,在他们惊骇的眼神中,楚枫脚踩极速,瞬间欺身到白发老者的面前,在其身形还未稳住之前探手而出,

白发老者眼中露出惊骇之色,晃动身体就要闪躲,终究还是慢了半拍,金色的掌指一把将他的头颅给拘在了手中,接着用力一拧,鲜血“噗”的冲天而起,头颅直接被摘了下來,

白发老者的无头尸身在空中摇摇晃晃,脖颈中鲜血如喷泉,这样的画面吓得雨族与木族的人肝胆俱裂,一屁股齐齐跌坐在地上,惊恐莫名,

“轰,”

白发老者的尸体从空中栽落了下來,重重砸在广场上,溅起满天的尘灰,

霎时,整个广场四周鸦雀无声,就连心跳与呼吸声都不可闻,寂静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