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62章 神姿压群雄

第三百六十二章 神姿压群雄

圣人殒,

雨族圣人殒落,被楚枫摘掉了头颅,这样的场景惊得在场的人大脑一片空白,好长时间都回不过神來,根本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圣人是什么,在这个盖代强者与神灵不出的时代,多少万年以來,圣人都是站在金字塔绝巅的存在,是这个大陆甚至宇宙中能见到踪迹的最强人物,

就这样的人物却殒落了,血溅长空,被王道境巅峰的楚枫生生摘掉头颅,死状凄惨,

逆天伐圣,

这是真正的逆天伐圣,开未有之先河,创造神话与传奇,无上神姿冠古今,

众人看楚枫的眼神完全不同了,连圣人都能镇杀,而今还有谁能奈何他,更强的圣人么,或许能将他压制,但却难以取其性命,

最重要的是,太初真龙血脉这样的体质,只要不死,将來必能成为盖代强者,屹立绝巅,

事到如今,曾与楚枫有过旧怨的实力全都感到心惊胆颤,心中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难以呼吸,

“雨成海、雨成河,你们还有什么依仗,”楚枫提着鲜血淋淋的圣人头颅,那血液滴落下來将大地洞穿数百米,恐怖无边,即便是有阵纹防护也抵挡不住血液中的大道神则,

“太初真龙体,我们辛辛苦苦谋划数百年,想不到最终毁于你的手中,真是可恨,可恨啊,,”雨成河睚眦欲裂,双目血红,眼珠子都凸了出來,面目狰狞且疯狂,

“多行不义必自毙,即便今日我不收你们,将來也会有别人來收你们,不属于你们的,始终不属于你们,使用阴谋手段也夺取不了,”

“哈哈哈,太初真龙体,你不要太得意,我们不会这么容易认输的,我们不甘心,”雨成海的脸上尽是疯狂,他狞笑着,话音落下的同时如疾电般冲向雨馨,与此同时,雨成河也冲向雨馨,两人似乎早就商议好了似的,

“你们两个畜生,竟然对馨儿下毒手,怎么说她也是你们的亲侄女,”雨泽怒火冲霄,满天黑发根根倒竖,如狂暴的狮子般自座位上暴起,一掌轰杀向雨成河,

“轰,”

雨成河抬手迎向雨泽,霸道的掌力当场将他震飞数十米,重重砸在地上,手骨尽碎,鲜血狂喷,内脏都裂开了,整个人骨断筋折,

“你……”雨成河眼露惊恐,以不可置信的语气说道:“这些年來你竟然都在隐瞒自己的境界,我们居然被你给蒙骗了,”

“三哥,不要担心,雨馨这丫头在我的手中,楚枫那小子和雨泽这老家伙不敢怎样,”雨成海满脸狞笑,左手扣着雨馨的肩膀,右手锁着雨馨的脖子,目光森冷地看向楚枫和雨泽,厉吼道:“你们谁敢动,老夫立刻让她香消玉殒,”

“哈哈哈,四弟好像的,”雨成河翻爬起來,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脸部肌肉抽搐不已,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渍,阴冷冷扫视楚枫与雨泽:“你们能怎样,如今雨馨这死丫头在我们的手中,随时都能送她下黄泉,想要杀我们,你们痴心妄想,此次我们虽然失败,但下次定要让你们灰飞烟灭,”

雨泽脸色阴沉,双眼中似有火焰在燃烧,但是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在雨成海的手中,只能硬硬生生忍住怒火,沉声道:“你们想要怎样,,”

“嘿嘿,想要怎样,”雨成河眼中闪烁森寒的光芒,踉跄走到雨成海的身边,而后盯着楚枫喝道:“想要雨馨活命,太初真龙体必须自断经脉,废除神海,”

“什么,,”

雨泽、易尘、熊孩子,踏炎乌骓等人全都怒视雨成河,

“我说得很清楚,倘若不按照我说的去做,雨馨立刻就会香消玉殒,”雨成河脸上浮现出阴毒的狞笑,五官扭曲,道:“太初真龙体,你若想眼睁睁看着你心爱的女人在眼前痛苦死去,可以无视我说的话,否则立刻照做,”

广场四周的人们全都屏住了呼吸,甚至有部分人心跳加速,他们非常期待楚枫会按照雨成河说的去做,这样一來,神道路上就少了一座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大山,而他们的年轻天骄便有希望了,

可是楚枫真的会按照雨成河说的去做吗,人们一瞬不瞬地看他,想知道他会给出怎样的回答,或者作出怎样的反应,

“你们太高看自己了,事到如今竟然还坐着春秋大梦,难道不觉得很可笑吗,”楚枫淡淡地说道,他的神情与目光都很平静,并沒有露出焦急与不安,

“哈哈哈,天下谁不知道你太初真龙体重情重义,更何况是你的女人面临生死,难道你能置她的生死而不顾,”雨成河放生狞笑,似乎吃了楚枫,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不想跟你废话,你到底按不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可沒有什么耐心,”

“楚枫不要,不要管我,杀了他,杀了他,”

“死丫头,你给我闭嘴,”雨成海用力一捏雨馨的脖子,雨馨的脸顿时憋得通红,面露痛苦之色,

“放开她,否则我让你们死无全尸,”楚枫眼中寒光爆射,一股冰冷到极致的气息笼罩十方,瞬间让在场的修者们有种跌入冰窖的感觉,

“要我们放了她很容易,立刻按照我说的去做,”雨成河冷笑,

“看來你们真是不知死活,本來看在你们是雨馨的亲叔叔的面前,只想废去你们的修为,留你们性命,可是你们阴险歹毒,丧心病狂,”

“太初真龙体,你这个小孽畜给我住口,你以为你算……”

雨成海的话还未说完,楚枫瞬间消失在原地,一下子出现在其身前,吓得他肝胆俱裂,手指神能震动,立刻就要以雨馨的性命來威胁,

可是他我的速度对于楚枫來说实在是太慢了,只听一阵骨裂声,那只锁住雨馨脖子的手瞬间碎裂了,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楚枫给单手提了起來,

几乎就在同时,雨成河探手抓向雨馨,想要将其擒住以制衡楚枫,然而楚枫早就料到他会这样做,骤然转头盯了他一眼,两道神芒夺眶而出,“噗”的两种洞穿了雨成河的胸膛,鲜血激射而出,

“你……”

雨成河蹬蹬蹬连退数步,眼中充满了惊恐,捂着胸口喷出一口浓血,摇晃了几下差点栽倒,先前那满脸的狞笑也变成了惨白与绝望,

“就凭你们这样的货色也敢用馨儿來威胁我,”楚枫冷漠扫视雨成海与雨成河,道:“不知道你们的行为是天真还是幼稚,难道你们以为凭借自己那半步王道境的修为能在我这样的王道巅峰境界的人面前耍出花样吗,”

“你……”

“你什么你,”楚枫看着手中的雨成海,随手扔了出去,轰然砸在雨成河的身边,大股的鲜血从其口中涌出,他慢慢走了过去,冷声道:“奔向留你们两条狗命,可惜你们偏偏不珍惜,非要送死,我自然得成全你们,”

“成王败寇,我们认栽,你能怎样,最多不过杀了我们,”雨成海和雨成河同时厉吼,绝望过后是疯狂,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事到如今即便是服软求饶也是沒有用的,于此如此不如死得硬朗些,

“楚枫,饶他们性命吧,废了他们的修为让他们离开,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我的叔叔……”雨馨叹息,先前让楚枫杀了雨成河与雨成海,只是出于太过愤怒之故,而今看着两个枭雄可怜的样子,心中颇为不忍,

“馨儿,你太善良了,你将他们当做叔叔,可是他们从未将你当做亲人,这种丧心病狂的老贼,留他们的在世上必是祸害,将來说不定会给别人带去灾难,”楚枫摇头说道,眼神有意无意看向雨泽,雨泽似乎明白他的意思,将脸转向一旁,意思是一切由他自己做主,

“废了他们的修为,他们也就沒有了威胁,也无法祸害别人了,”雨馨看着楚枫,仍旧坚持要饶了雨成海和雨成河的性命,

“沒有了修为也只是凡人而已,对于凡人來说他们依旧是威胁,”楚枫心意已决,五指摊开,探手而出,紫金色的血气手掌如磨盘便碾压而去,

雨成海与雨成河看着那只紫金色的手掌碾压而來,在瞳孔中不断放大,他们的眼中与心中充满了绝望与恐惧,这一刻真正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噗”、“噗”

楚枫是果断的也是狠辣的,对待这样的人他从來不知道什么是仁慈,紫金手掌碾压而下,直接将雨成河与雨成海碾压得四五分裂,接着便碾压成了肉泥,满地血红,触目心惊,

目睹这一幕的修者们不禁遍体生寒,尤其是那些依附雨成河与雨成海的雨族修者,此刻已经是冷汗如雨,脸色苍白如纸,双股战战,吓得魂不附体,

“木族的诸位道友,不打声招呼就想走吗,”楚枫突然转身,气机锁定正欲悄然离开的木族众人,惊得那几十个修者浑身一颤,差点跌坐在地上,

“我们只是奉命跟随家主而來,此事与我们沒有半点关系,你难道连我们也……也不放……放过吗,”木族的强者们吓得连说话都颤抖,

“杀你们沒有任何意义,只是想提醒你们,回去后告诉你们木族的主事者,一年内解散木族,否则他日我亲自登门,木族中所有王道境界以上者都别想活命,”说到这里,楚枫的眼眸中寒光一闪,爆喝一声:“还不快滚,”

木族的强者们如蒙大赦,一个个比滚尿流,连滚带爬,逃离雨族,只恨爹娘沒有多生两条腿,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人们心惊胆跳,鸦雀无声,楚枫的威势早已震慑全场,即便是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的人都对他充满了深深的忌惮,

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中,楚枫拉着雨馨走到雨族面前,而后转过身來扫视全场,鼓动血气与大道神能,发出道喝:“所有太上长老以上且支持过雨成海与雨成河的人立刻來广场,包括宿老与底蕴,限时一刻种,逾时则杀无赦,”

道音喝响,宛如龙吟,震动天穹,在这片天地间回荡,久久不绝,群山都在摇动,方圆数百里内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人们惊呆了,楚枫的举动强势到无以复加,今日之举可以说颠覆了雨族未來的命运,而雨泽则与他并肩而立,什么都不说,显然是默认了他的任何行为,

雨族中尚有许多的宿老与底蕴强者在闭关中,楚枫道音喝出,将他们从闭关状态中惊醒,那些曾经支持雨成海与雨成河的宿老脸色非常难看,愤怒的同时也充满了忐忑,

事实上,他们早就知道外面的事情了,只是沒有出來而已,连底蕴强者都被杀死了,他们出來也只是送死,所以便继续闭关修炼,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出去,

而那些太上长老则惊恐莫名,一个个吓得腿肚子都抽搐了起來,在忐忑与不安中來到了广场,低头面对楚枫和雨族,

不多时,一个个宿老也陆陆续续出现,相继來到了广场中央,面对楚枫的时候,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忌惮与恐惧,

楚枫虽只有王道巅峰境界,可是众宿老却举得对面他比面对圣人还要可怕,那股气机让他们元神战栗,尤其是楚枫的眼神扫來的时候,他们只觉得骨头缝里都在灌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