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63章 路遇袭杀

第三百六十三章 路遇袭杀

楚枫和雨族走进大殿,让雨泽坐在正位上,众人战战兢兢跟着入内,

他冷眼扫视雨族所有人,一人之威盖压整个半神传承,整个大殿寂静无声,不管是太上长老还是宿老,心中都充满了不安,

“曾支持雨成海和雨成河的人战到右边,中立者站到大殿中央,其余人留在左边,”楚枫的目光扫过人群,话语冷漠,吓得一部分强者身体一抖,差点站立不稳,

事到如今,雨成海和雨成河都已经死了,大势已去,曾经那些支持过他们的人都明白,就算是自己不站出來,楚枫也能从旁人口中问出來,

他们沒有选择,只得在忐忑与惶恐中按照楚枫所说的去做,各自走到大殿右边与中央,

“难怪雨成河与雨成海两个老贼如此肆无忌惮,竟然有这么多宿老支持他们,”楚枫眼中冷光闪烁,犀利如刀,目光所至,让那些宿老有种肌体欲裂的感觉,如白刃临头颅,不禁打了个寒颤,

走到大殿右边的太上长老有数十人,宿老有九人,而中立的宿老只有四人,留在左边的宿老才三人,

“你们身为雨族宿老却与雨成海和雨成河两个老贼沆瀣一气,看在你们年老的份上且不伤尔等性命,废去修为,敢出雨族,”

“哗,”

整个大殿一片哗然,在场的人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雨族的宿老可是整个家族的主要战斗力,即便是他们曾经选择支持雨成海与雨成河,可雨成海与雨成河毕竟已经死了,雨族中再也沒有人与雨泽争夺家族之位,那些宿老自然也会消停了,

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是轻微责罚或者不过问,以保证雨族势力不至于受到太大的损伤,可是楚枫却要将九名宿老全都给废了,而那些太上长老更不用说了,宿老的命运尚且如此,他们恐怕是性命难保,

“饶命,家主饶命啊,”十几个太上长老齐齐跪了下來,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惊恐,连宿老都要被废,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悲惨的命运,死亡的恐惧让他们彻底崩溃了,

“饶你们性命,你们生在雨族,收家族养育栽培,不但不思回报,反而联合雨成海等人谋逆篡位,犯下此等大罪,还有脸求饶,”楚枫沉喝,根本沒有给雨泽说话的机会,

“我们知错了,家主我们知错了,我们一时被猪油蒙了心,犯下大错,但请家主饶我们性命,将來我们必永远忠于您,不敢有半点二心,”

“哼,现在后悔还有用吗,”楚枫满脸杀机,垂落在腰间的右手缓缓伸出,掌心内血气奔涌,凝聚出一只紫金色的大手,瞬间遮掩大殿上空,对着那些太上长老与宿老抓去,惊得他们肝胆欲裂,

“且慢……”雨泽适时阻止,从座位上站了起來,道:“念在他们曾为雨族做出贡献,便饶了他们吧,本家主只希望家族中的人都能团结一致,不要再出现勾心斗角的事情,众志成城讲家族的辉煌延续下去,”

楚枫叹了叹,将手收回,道:“既然岳父要饶他们性命那也罢了,您是雨族家主,一切事宜自当由您决断,”

“多谢家主不杀之恩,多谢家主不杀之恩,”那些太上长老们如蒙大赦,一个个跪在地上不断磕头,

那九个宿老的脸上多少也有些悔恨之色,他们沒想到楚枫出手要废除他们的修为时,雨泽会來制止,将他们从深渊中拉了回來,

这些宿老都有数年岁之龄,全拼精湛的修为支撑着,否则血气早就枯败了,倘若真的被废了,必然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老去,

对于他们这样曾经叱咤风云的人來说,到了晚年失去所有的修为,变成普通人,那是根本无法接受的,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

这些宿老本來都已经绝望了,然而在最后关头雨族拯救了他们,他们虽然沒有像太上长老们跪地磕头,但心中却多少有些羞愧,也有些后悔,

……

雨族的事情就此告一个段落,雨泽清理了内部,重掌家族大权,随后便与楚枫谈起了雨馨的亲事,虽未明说,但楚枫却明白他的意思,

目前尚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而且不管怎么说雨馨也不能后來居上,毕竟还有晴雪在先,甚至连神曦都在她之前,

这点雨馨明白,未曾楚枫回应,她便主动跟自己的父母解释清楚了,而楚枫也正是此意,成婚只是形式,等到日后天下平定了,解释与晴雪、雨馨、蓝心若、苏曼等一起举办婚礼,不论先后,一视同仁,

他在雨族暂留了几日,时刻陪在雨馨身边,分别十几年,也就只有在秦家的时候见过,后來相处的时间也不长,很多的话都來不及说,

而今他们单独相处,是属于两人的世界,这种感觉很温馨,

数日后,楚枫离开了雨族,临走前摘下一枚道王神果送给雨馨,这让雨馨与雨泽等人感到震撼莫名,

“果然不出所料,这道王神果是被你得到了,”雨泽看着散发出浓烈精气与大道气机的神果惊叹不已,

“馨儿,你抓紧时间修炼,这天下或许很快就会迎來一场巨变,我觉得应该不会太久了……”楚枫沉声说道,这不是他胡乱猜测,而是根据天地秩序的变化以及神山内部的发生的事情而推测的,

荒城内的人族圣人曾言,这天地秩序变了,而龙渊泽也突然与大世界相通,万古神山中央,七绝天神也复苏了,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即将有惊动天地的大事情要发生,

离开雨族后,楚枫准备前往神城去打听神曦的消息,也想从她的口中打听渊龙古村与黎山部族的消息,那些故人已经数十年不曾相见,也不知道如今过得如何,

然而就在他前往神城的路上却遭遇到了恐怖的伏击,

“轰,”

这里本來是一片大山脉,楚枫路过这里的时候,四方虚空与大地突然裂开,几座古阵演化,恐怖的杀伐铺天盖地而來,瞬间崩碎了天宇,山川大岳化为齑粉,强绝的大道神纹如闪电般穿杀而來,

“锵,”

楚枫肌体金光璀璨,古篆密布,在危机关头施展出霸体金身诀,道道神纹穿杀在肌体上铿锵声响,火花四溅,但紧接着便有血肉崩裂的声音响起,

“噗……”

叶辰的小腹、右胸、肩胛,几乎同时被洞穿,紫金血液飞溅,

“滚出來吧,以为隐藏在虚空中我就看不到你们了吗,”楚枫演化宙字诀,脚踩极速在杀阵封困的天地间穿梭,现在的他已经有了准备,想要再伤到他已经很难了,

“不愧是能逆天伐圣的太初真龙体,四大太古杀阵同时激活,竟然沒有能杀了你,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虚空中传來冷幽幽的声音,紧接着便有一名生着狼儿的强者走了出來,

“你若活着,神道路上便多了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所以你必须死,”

“当世绝不能让你们人族称尊,”

“认命吧,在我们四人掌控的杀阵中,任你拥有逆天伐圣的战力也只能饮恨,”

四方虚空中各自出现一名强者,分别是天狼族、腾蛇族、石魔族、熔炎族,这四大古魔生物皇族的强者,每个都拥有半步圣人的境界,

“你们实在是太天真,我还以为是四个圣人驾驭杀阵,原來只是你们四个半圣,难道不觉得很可笑吗,”楚枫立身在天宇上,漠然俯视四大强者,眼神非常冷漠,

“是否可笑,试试便知,”

四大古魔生物皇族的强者出手了,同时控制杀阵,演化出种种恐怖异象,阵纹交织出的杀伐能量如神河般冲天而上,要将楚枫淹沒,

“嗡,”

楚枫身周大片的虚空顷刻间崩塌,太初神海异象显化,八相世界碾压下來,与此同时无尽的山川大岳,日月星辰,蓝色的火焰,黑色的冥水,绿色的枝条,将这片天地的沒寸空间都填满了,与四大杀阵以及四大强者猛烈对碰,

楚枫金身无暇,不朽不灭,紫金血气滔天,体内大道神能澎湃,操控太初神海异象不断反击,且施展《伐字诀》演化万千神通,各种手段,战到十方俱灭,虚空湮灭,神纹乱射,滚滚余波将大地都冲击得倒翻了过來,完全就是一副灭世景象,

“噗,”

楚枫一步欺身到腾蛇族强者的面前,在其菱形瞳孔露出的惊恐眼神中,一巴掌拍在其头上,那颗头颅当场爆裂,其操控的杀阵也轰隆隆崩开,封困的空间立时出现了缺口,

这样的一幕让其他三个强者大惊失色,沒想到四人联手布下杀阵都沒有能奈何得了楚枫,反而还被他击杀了一人,

“嗡,”

楚枫骤然转身,金色的拳头力贯乾坤,动达八荒,一拳击穿长空,霸道绝伦,前方那个石魔族的强者直接被击中胸膛,坚固的石魔之躯也承受不住这种狂霸的神力,当场四分五裂,

而楚枫则脚踩继续,瞬息而至,在其身躯崩裂的时候,一脚将其头颅踩爆,

“不好,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快走,”天狼族的强者大声惊呼,转身就逃,熔炎族的强者也撕裂虚空想要逃走,

“想走,经过我的同意了吗,”楚枫冷笑,掌指摊开,一轮紫金色的弯月自手心飞出,“唰”的切开长空,“噗”的一声将天狼族的强者力劈成两半,鲜血激射,两半边身子一下子飞向两边,内脏哗啦啦流了一地,

熔炎族的强者肝胆欲裂,这样的画面吓得差点崩溃,脚步踉跄,差点从空中栽落下去,几乎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來了,以生凭最快的速度遁走,

“逃走是徒劳的,你沒有任何机会,”楚枫以宙字诀演化的步法最下去,脚下浮现出大片的空间阵纹,完全是在跳跃空间,顷刻间就追到了熔炎族强者的身后,惊得他亡魂皆冒,

楚枫伸出手掌,覆盖天宇,掌心中涌出黑色的冥水,“哗啦啦”倾泻而下,如黑色的瀑布垂落,一下子将浑身燃烧着火焰的熔炎族强者给淹沒了,

冥水当头冲下,熔炎族强者身上的火焰呲呲声响,浑身直冒青烟,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疯狂挣扎,但却无济于事,最后变成了黑色的礁石,体内生机全无,很难看出曾经是具生命体,

“看來古魔生物皇族已经按捺不住了,担心我挡了他们的神子的成神路,以后必然还会出手,而且一次比一次猛烈,”楚枫轻声自语,看了看四周的狼藉场景,伸手一挥,抹去了战斗痕迹,

“打听到神曦等人的消息后我便该继续修炼了,以应付古魔生物皇族所带來的威胁……”

楚枫心中有了决定,动身离开了这里,半日后便來到了神城,他改形换貌,变成相貌普通的男子,走在熟悉的街道上,沒有人能认出他的真实身份,

神城还是那座神城,无论经过多么长的时间它始终沒有变化,不同的是生活在城池中的人,

而今的神城热闹了太多,楚枫刚到來这里不久便看到了故人妖月清,那日在雨族,妖月清曾出现过,而今他也在神城,身边跟着数名老者,都是妖族大能,从其内蕴的气息來判断,至少也有王道境界巅峰以上的修为,

“看來妖月兄已经的都妖族的认可,而今有妖族能者保护,安全应该无忧了,”楚枫心中甚感宽慰,看到故人身后有大势力庇护,自然也不用为其担忧了,

“大侄子,你给我站住,老人家请你喝酒,你却境老人家的酒全都给顺走了,你这个挨千刀的混账,”街道前方传來喝骂,一个英俊的青年抱着酒坛子快速逃遁,后面有个中年大胡子狂追不舍,

看到这两个人楚枫不禁愣了愣,抱酒坛子的青年对于他來说实在是太熟悉了,不论怎么变化,那种气息都瞒不过他,正是熊孩子,

其身后狂追不舍的中年大胡子也不是陌生的面孔,曾经在酒楼中见过,还蹭过他的吃喝,当时这个大胡子看上去境界很低,可是如今却让楚枫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此人不简单,修炼界中还真是藏龙卧虎,真正的绝顶强者或许并不起眼,说不定什么时候擦肩而过却不知晓,是我看走眼了……”

楚枫感到非常震惊,中年大胡子到底有多强,至少以他现在的境界难以看穿,也难以揣测,保守估计至少也是圣人境中后期的人物,多半不会比荒城的人族圣人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