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序章上必看

序章 上(必看)

整整一夜的风雪,早已铺砌好一地的银白。

万里山河万里白,大概如斯。

当一缕暖红的阳光投向地平线之时,男子的神色间,终于有了波动。随着眼角微微弯起的狭长弧度,这天地间的风雪,似乎都隐隐轻柔了半筹。

虽然,风雪依旧凌厉。

在那一望无际的银白尽头,无数披上朝阳余韵的身影,缓步行来。风雪甚急,却连半分都融入不了那个莫名的圈子。即便只是微微触及,那无尽雪花,已被漫天的气势绞成了粉碎。

同负手而立在崖边的白衣男子不同,这一行人身上,不染半分烟尘,不沾丝毫风雪。

来者数有千余,白衣男子面色不改。极目望去,那千人身后的银白雪地之上,居然连丝毫的痕迹都没有。许是风雪太大,遮掩住了这些人的脚印也未尝不可?

“来了?”白衣男子看着离自己约有十丈距离的一众强者,突兀的开口道。

话音如刀,斩碎天地一切。

他的对面,千人衣着色泽各异,独有一人,一袭青衣着身——

似是风雪中的一抹新绿。

映衬着这已然快要消弭的晚冬,也许,这一袭青衣的男子……所等待的……不仅仅是春天。

“来了!”青衣男子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手中折扇微微一晃,将面前无数风雪扇了开去……这动作,却是那样自然的溶于天地之间。

“来了……终究还是来了么……”白衣男子忽然闭上了双眸,喃喃自语道。

话音如烟,柔的让人心颤。

“来了……又如何?”青衣男子合上手中折扇,轻笑一声,似是在质问这漫天风雪。

“既然来了……那便……留下吧!”白衣男子蓦然睁开双眼,傲气凌然。眸子中的傲然,仿佛折服了整个天地。

话音如雪,冷的让人渗然。

青衣男子忽然伸出右手,执平折扇,将一片雪花轻轻的接住,而后蓦然打开折扇,轻轻朝着白衣男子一挥,风雪……倏然静止!

……

冬。是寂寥的,若是再兼着几分萧索,岂非最凄凉不过。

东华山巅,云潮雾海,青松叠嶂,四季如常。紫竹红花,目不暇接,恍若仙境。

时值深冬,整个东华山,都萦绕在一种悲戚和寂寥的氛围中。

冬。本就如此寂寥。怨不得漫山遍野被染成银白的绿树红花,还有那翻腾迭起的云潮雾海。

此刻的东华山巅,却更是一片愁云惨淡,肃杀之气凛然冲天,怎生的凄凉如此。

“沈言——交出断天刀!不然休怪吾等无情!”

“交出断天刀!吾等尚且考虑留你一个全尸……”

“沈言,不要再负隅顽抗了,不交出断天刀,今日必然让你尸骨无存!”

当青衣男子将折扇挥向沈言的那一刻,无数强者,终究是森然厉喝了起来。

尸骨无存——尸骨无存——这冷冽的话音,仿佛将那愁云白雪都映成了血红色一般,带上了浓浓的血腥味。

那一道道凌厉的话语,却仍旧在山巅回荡,随着狂风,在山巅之上肆虐。一位冷峻的青年,就那么站在山崖上,身后,便是万丈深渊。可他的眸子中,却分明没有半分的怯懦和踌躇!仿佛,这天地都不足以让他畏惧半分!

青年一袭白色衣衫……仿佛与这漫天白雪溶为了一体。站的那么笔直,那么坚挺!这一腔冲天的傲气和豪情,又是何等的自信和傲然!以一己之身面对数百手腕通天,移山倒海都不在话下的强者……又是何等的风情!这寰宇天地!只有沈言!

“叶颜回!……好一个天机公子叶颜回!”沈言蓦然失笑,这一瞬间,竟是连那漫天的风雪都成了陪衬。

青衫男子微微退后一步,只是淡然一笑,却未答话。

“沈言!还在妄图奇迹出现么……”

“沈言——交出断天刀,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吾等知晓你近日便要渡劫,破碎虚空,乃成仙而去!布下了这一个局,你认为,你还能逃的了么?”……

沈言的眸子中,分明没有半分惧怕,甚至,连本该出现的惊疑都没有。

他的眼神中,至始至终,都带着一抹淡淡的讥讽,还有——不屑!

这一刻,那份不屑和讥讽甚至转为了嘲笑!沈言笑了,狂傲的仰天而笑!

“逃?!!!”

“谁能让我沈言逃?谁有这个本事?谁能让我沈言生起逃跑的念头?”

“你?你?你?……还是你?!!!”沈言的手指铅华洗尽,不沾染半分烟尘的气息。

随着他手指的方位不断的变动,所有人的目光,居然都不断的转变着——仿佛他的手指上,带着一种无法抵御的魔力一般。

冷冽的质问声响起……每一个让他手指点到的人,都不由的偏过了自己的头去。

满目强者,竟无人敢与他对视!

“若不是叶颜回,尔等岂能寻到我的踪迹……”

沈言冷冷扫了一眼那青衫男子,嘴角勾勒出一个细微的弧度。

实在是可笑之至……无数移山倒海翻天覆地的强者,竟然连他的踪迹都找寻不到。

“逃?我没打算逃……”沈言的目光一凛,紧接着沉静了下来,声音虽小,但能刺破漫天狂风。他的目光,缓缓的落在了插在地上……仿若水晶般,带着一股森然寒意,冰花四散的刀上!

所有人的眼神,顷刻间被他的动作所吸引。每个人看向断天刀的时候,眼神中都带着一抹强烈的渴望。……

断天刀。一柄神秘的刀,连沈言都不知道,它到底来自哪里。甚至,他连怎样得到断天刀的过程,都记不清楚。或者说,他的脑海中,从来没有这段记忆。仿佛从生下来,断天刀就已经在他手中一样。断天刀在手!天下无敌!

寥寥九个字……道尽了一切!没有人能抵抗他的诱惑,天下无敌四个字,没有人可以视若无睹。

这些强者,之所以聚集在东华山巅,只有一个目的,逼迫沈言交出断天刀!

若是平常,这些人根本没有半分的机会。沈言的实力,已经到达了巅峰!只差一步,就要度过天劫,飞升而去。

更何况,手中还握着足以天下无敌的断天刀。这些人,即便再眼馋,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而现在,却是一个机会。一个能让沈言放弃断天刀的机会。沈言近日便要渡劫!若是他不顾一切的出手,便会顷刻间引来天劫。和无数强者交手,绝对是两败俱伤。等到天劫到来之时,沈言绝对没有能力可以抵挡。

这些人赌,赌沈言不会放弃飞升,去和他们拼个两败俱伤。飞升,羽化成仙的诱惑,这些强者认为,沈言没有理由和他们死磕。

……

“沈言,不要强硬了……天劫降下,你若实力完全尚有极大的机会渡过,若是和我等拼个两败俱伤,便势必在天劫之下化为灰烬……你真舍得,那羽化登仙的诱惑?

“断天刀,是神州之物……你霸占了它这么久,飞升之时,理应留下!”

“不错!难道你还想将断天刀带入上界不成?……留下断天刀,吾等必然离去!”

……

“狗屁!谁给你们的胆子……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来夺我的断天刀!”沈言不屑的怒骂一声,而后寒声道。

“放肆!”

“沈言——你实力虽然强绝天下,但我们这么多人,你也没有把握拿下!”

“狂妄……天劫降下,不久就要化为灰灰!居然还敢辱骂吾等!”沈言此话,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些强者,多数是一派掌门,不然便是魔道巨擎,谁敢如此辱骂他们。

至于叶颜回,手中却是掌握着一门衍天算法。否则这无数强者,连他的踪迹都不会知晓。

沈言是第一个,可能也是最后一个——将神州无数巨头,骂成狗屁的人!

如此豪情!举世无双!也唯有此等豪情万丈之人,方才配得上断天刀天下无敌之名!

沈言蓦然失声,似乎发出了一声嗤笑。然而这笑声,在山巅的冷风中,却显得这么萧瑟和刺骨。

“知道么?在我眼中——你们就是一个笑话!笑话!懂么?”

“蝼蚁一般的存在——也敢妄图从我手中夺取断天刀,不管你们有多少人!”

“不管你们是哪个门派的掌门……管你们化神元婴,炼虚合体!”

“亦或者……隐世散仙!告诉你们……敢来夺我的断天刀!你们死定了,你们今天死定了!”沈言的眼神,森然无比。

“谁都救不了你们……一群蝼蚁!你们懂么?蝼蚁,比蚂蚁还要渺小的存在!我翻手就能灭杀了你们!”他的话语,狂傲的仿佛不把这天地放在眼中一般。

……

“沈言!吾等不和你逞口舌之利!你天劫在即,真敢动手?莫不然,真的想落个身死道消的结果?”

“不错!沈言,吾等承认,无论是谁单独对上你,都不是对手!但你真有把握,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后,还能度过天劫?”

“……要知道!度不过天劫,你除了兵解成为散仙,就是必死无疑!等你凝练散仙之体的时候,我等翻手就能灭杀了你!”

“你若成为散仙……只怕现在的实力,连三成都剩不下!没有度过散仙劫数的散仙,就是渣滓!就是蝼蚁!”

“到了那时,你后悔都来不及!吾等亦不想和你拼死拼活!交出断天刀,吾等让你安然渡劫!”

这些人,却是把沈言的话,全数还给了他。蝼蚁!若他真的度不过天劫,兵解成散仙,也只能算作蝼蚁。沈言的面色平淡,分明看不出丝毫的波动,任何人,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沈言不是常人,他寄情于刀,极情于刀。刀在人在,刀毁人亡。

他苍白的右手,缓缓放在了那晶莹雪白的刀柄之上……而后五指猛然攥紧!

“断天刀!就在我手中!谁若有胆——上前来取!”又是一声嗤笑,对无数强者蔑视,无需多言。随着话音落下, 一声惊天动地的刀鸣声响起,将山巅的狂风朔雪都绞了个粉碎。

所有人面面相觑,竟然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一步。即便他们有上千人,沈言只是一个人!

沈言就是一个神话,一个不可逾越的神话!

虽然满目都是当世强者,但沈言的眼中,只有断天刀!哪怕一战之后,天劫落下,就是化为灰烬。但沈言可曾畏惧半分?不曾!断天刀在手,有我无敌!

“蝼蚁就是蝼蚁……一群蝼蚁在一起,依然是蝼蚁!”沈言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浓浓的嘲讽。

“你们真以为——我会交出断天刀?我会保存实力,去迎接天劫?”无人说话,似是被沈言持刀的威势所迫。

“可惜……可惜你们的算盘打错了!我沈言从来不受人胁迫,哪怕这一战之后,我沈言在天劫之下魂飞魄散,再不得超生……”

“但我沈言仍然,要让尔等知道,威胁我的下场!!!”

沈言狂笑,是那样的不羁,那样的傲然,那样的洒脱……

“断天刀!你们不是想得到断天刀么?我便让你们见识一下——断天刀的力量!”一声长啸,沈言杀伐天下的气势,冲天而起,似要将这天,都捅出一个窟窿来。

“沈言——你!!!”

“你真舍得……用自己的性命,来和我们拼个死活?”

“……现在罢手,吾等绝不会为难!”

山巅的狂风被断天刀的刀鸣绞了个粉碎,此刻所有人的声音,是那么明朗。

沈言的一袭青衫,无风自动。连身后漫天的云海和雾霭,都成了他的陪衬。

他的脸上,再度出现了一抹厌恶,还有讥笑……

如此乌合之众,也敢妄称名门大派,惊世魔头!

即便再来上千万,他沈言,又有何惧哉!沈言一生,从不惧怕任何人!

这些强者,即便真的与自己拼个生死出来……在沈言看来,仍然是那么的可笑!

一群蝼蚁!一群被贪欲蒙蔽了心智的强者!他的眼中,只有不屑!

即便他沈言今日,真的陨落在这东华山巅,也死而无憾!

风雨不动安如山!便是这天地崩塌在他面前,沈言的眼中,亦不会有丝毫怯懦!

冷厉的笑容!那么狂傲,那么不羁!

沈言的手,沉稳的握在了断天刀的刀柄之上,眼神漠然。

蛰龙已惊眠,一啸动千山!天生唯战!宁折不弯!

——沈言的面上,突然泛起了浓郁的笑容。

人生能得一知己,死而无憾矣!即便这知己,只是一柄刀!

沈言蓦地长啸一声——何止天崩地裂!风云都为之失色,天地都为之惊容!

“断天刀——是我沈言的刀!谁都抢不走——天地亦然!”

冷厉的声音,如同沾染了九幽之地的阴森,是那么的让人森然和惊颤。

想要染指断天刀?……尔等,配么?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