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序章下必看

序章 下(必看)

……

“刀锋芒!寒梅问雪雪亦伤!” 断天刀的光芒,仿佛从亘古而来,刺破了时间流转,岁月婆娑。

东华山巅,原本虽是漫天风雪,但那冷意,在初升朝阳的照耀下,却也平常……但在沈言冷厉的话音,随着断天刀的刀芒乍起,轰然落下后——

天地间!再没有了他色!连湛蓝的天空,初升的朝阳,都被银白遮掩了起来……

梅花……不计其数的梅花,沾染着霜白的雪色,在天空缓缓飘荡……

空气中的温度,蓦然低至一个恐怖的极点…… 所有人看到梅花乍起的那一霎,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了远处的群山。

那些连绵起伏的山川,离此岂止万里!

梅花!梅花!梅花!

……

满目都是梅花,雪一样的梅花!

东华周边的无数群山上,原本只是积雪……竟然在梅花落下的瞬间,从山巅至山脚,迅速的凝结成了厚厚的冰层!

彻彻底底的冻结,连风雪都被之冻结!

传闻沈言一刀——雪伴梅花,冻结山川九万里!如此看来,不是虚言!

数千强者的眉头,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一抹惊惧。

……

“锋芒九式!断天刀诀!”

“沈言实力强绝如斯……大家合力擒他!”

“吾等无数强者,岂会拿不下一个沈言!”

……

随着漫天的梅花绽放,方圆九万里,都成了白色。

这是与先前尚有生机的暖冬白雪不一样的白色……这是纯洁的白色,冷艳的白色……生机尽绝的白色。

抹杀一切!只有梅花,霜白色梅花,在不断的开放,从空中飘落……

一刀落下,雪覆九万里山河!此等实力,已堪神鬼莫测!

随着众人的回神,无数的法宝,飞剑,灵符如同不要钱一般在空中乱舞。

困龙索!紫雷锤!神炎火符!…… 消散!消散!一朵梅花落下,无数的法宝,灵符……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瞬间被凝成了冰块,而后轰然炸裂,成了霜白色的冰屑,飘扬了起来……

无数强者发现,平时他们如臂指使的法宝,只要一接触到那梅花,顷刻就灵性全无,仿佛成了死物一般。

沈言却没有其他的动作,他的刀……一直都在手中!他的手,一直握着刀!

他的面上泛起了一抹不自然的潮红,在这雪白的世界中,格外的耀眼。

梅花终于落罢。

几乎每一位强者,此刻的面色都泛着一抹苍白。

所有的人,都知道沈言厉害。但没有想到,竟然厉害到了如斯地步。

无数强者,嘴角齐齐泛着一抹妖异的血色。 在这满目银白的世界中,分外显眼。

梅花终于落定,冻结山川九万里……又是何等的壮哉!

其实,鲜红色的雪,比白色的更美!沈言眯起眼睛,眸子显得狭长而妖异。

他面前的一地银白,已被无数强者喷出的鲜血染得绯红,绚烂且让人着迷。

“刀锋芒!万点繁星一丈光!” 断天刀动!已是初晨,带着几分浓雾的天空,陡然变成了繁星烁烁!

一片丈余的刀光,仿佛划破了天地,成了最耀眼的一道光芒!

天空中蓦然出现的万点繁星,仿佛只为了映衬着一道耀眼的刀光!

“……诸位!我们暂且退去……” “沈言妄动真元,已然引来天劫,吾等速速退去,免受牵连!”

“此子今日,必然要陨落天劫之下……” 所有人的眸子蓦然看向突然阴沉的天空,顿时大惊失色。

无数强者,如同潮水般,带着一身的伤势,往远方而去…… 再快……能有沈言的刀芒快?

血雨腥风,无数强者连哀嚎都未有发出,已变成了漫天的血雾!

一柄断天刀,一式锋芒刀法,已然无人可挡!

随着数十人化为漫天血雾,无数的强者终究是反应了过来……本命法宝,上品灵符,还有恐怖的仙家道法,通通朝着沈言砸了过去!

刀芒所及之处,神鬼辟易! 退,退,退……不要命的后退,刀芒过处,又是数人化为一片猩红的血雾……

整个天空都成了血红色,整个天地都蔓延着血腥的气息。

叶颜回眸中精光乍现,身形却是退的极快……他的身法,似乎高明无比,竟是遥遥的和数人领先他人,离那越来越黯淡的刀光甚远!

在近千强者的轰击下,那刀芒终于是轰然碎裂开来……天空中的万点繁星,倏然消失不见!

那碎裂开来的刀芒四散而去…… 一时间,又是引起无数哀嚎和吐血之声!

“……沈言已是强弩之末,吾等不如……”

“不必,天劫将至,吾等只需坐等便是!沈言消耗甚大,天劫……他是过不去了!”

“……咳咳,诸位所言甚是!” 一众强者人人带伤,只有叶颜回,周身一尘不染,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数里之外,面色潮红却傲气凌然的沈言……

“咳咳……” 沈言蓦地咳嗽了一声,嘴角却是终究渗出了一抹淡淡的血迹。

无数强者的仙法道术,还有法宝灵符,即便只是一小部分攻击到了他,沈言也已受了重伤!

仿佛突然预料到了什么,他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而深邃。

紫色的劫云,已经布满整个东华山巅的天空!

压抑,死寂!这是那湛紫色的劫云,透露出的信息。

断天刀不断的在跳动,仿佛要挑衅这惶惶天威!

“你也等不及了么?……”沈言的眼角,勾勒出一个微小的弧度。

他的手缓缓抬起,断天刀遥指紫色劫云,战意冲霄!

……

恐怖的电流在劫云中酝酿,沈言视若无睹,嘴角的笑容,仍然不屑。

轰——

似是察觉到了沈言对自己的蔑视,紫色的劫雷,终于落下——

铮——

一声凄厉的刀鸣乍起,沈言甚至没有动手。

刀芒蓦然冲天而起,迎着那恐怖的紫色劫雷而去。

滋滋——

让人不寒而栗的电流声响起,却难以让沈言的神色改变分毫。

刀芒散去,第一道劫雷,终究是消逝在了天地之间。

沈言的目光,自信且傲然。

“来吧!让我看看,天劫之威,又是何种模样!” 山巅的狂风轰然从沈言的周身扩散而出,卷起一地雪花,曼妙而绝美。

……

“天劫之威!不过如此!” 沈言的面色,更为苍白。

但却泛着一股冷冽的气息,他的目光,傲然不羁。

已落下三道劫雷,但他直到此刻,只出了一刀!

“紫色!应当是九重天劫罢!还有六重……来吧!” 沈言的冷冷的对着天劫道,话音已然带上了几分森然。

劫云翻滚,雷电惊天。

“不对!青色劫雷!青罡煞雷,紫晕青光!”第四道劫雷落下,沈言终于沉声道。

青罡煞雷!仙界之雷,怎会出现在天劫中! 不过沈言的眼眸中,自始自终,都没有半分惧色。

“刀锋芒!冷风残月自凄惶!”

刀芒乍现。天地无光,风冷月凉!

山巅狂风倏然静止,刀芒冲霄而起,似在天地间挂上一轮弦月。

弦月如勾。青罡煞雷带着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直奔弦月而去。

轰——

劫雷轰然碎裂开来,化为虚无……那一道弦月刀芒,朝劫云奔袭而去……那湛紫色的劫云,猛然间被斩成了两截!

天地倏然静止,劫雷没有再度重新凝聚。

只是那恐怖的威压,却让人不寒而栗!

第五道劫雷落下,颜色蓦然成了耀眼的湛蓝!

不!不仅仅是蓝色!红色!黑色!白色! 四道劫雷,轰然落下!

“寂灭天雷!红极玄雷!煞天惊雷!灭仙神雷!” 沈言长发凌乱,在山巅的狂风中飘荡。

他的目光,凛然而不屑。

即便到了这个地步!他……仍然不会认输!

虽然我身负重伤!但我的心,仍旧可以一战!沈言嘴角,泛起一个狭长的弧度。

“刀锋芒!惊仙绝地天茫茫!” 断天刀上,猛然射出一道匹练似得刀幕,天地一片迷茫。

“刀锋芒!开天伊始已是王!” 天地仿佛在发抖!劫云似乎都颤抖了起来!

“刀锋芒!破灭洪荒斩苍茫!” 山巅无数林木,轰然成了粉碎。沈言的身上,爆出一股强绝天地的气势。

“刀锋芒!万点繁星一丈光!” 天空群星闪烁,那惶惶天威,都遮掩不住比星光更甚的这一道刀芒!

轰轰轰——

四道劫雷炸响!方圆万里,似乎都成了雷电蔓延的地域!

……

雷电终于散去!东华山巅……仿佛被齐齐的磨平了一层,山巅的一切,都成了齑粉!

沈言的身形,也渐渐可以看得真切……他的身形仿佛让微风轻轻一拂便要倒地一般,可是他却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支撑在了断天刀上!

全身虽然已被雷电凌虐成了焦黑,脸庞上,仍旧窜乱着细小却恐怖的四色电弧!

但沈言心头的那股傲气,仍旧直上云霄!

“天劫天劫!不过如此!最后一道劫雷呢……”沈言挣扎着,靠着一股惊天的毅力,终究是顽强的站了起来!

被斩为两截的劫云陡然成了纠缠在了一起,那湛紫色的劫云不断的缩小,一种恐怖的,几乎让人灵魂都发抖的气息在蔓延……

……

远处的无数强者,早已在看到四道劫雷同时的落下的时候,远遁万里之外!

只有一袭青衣的叶颜回,依旧淡然的站在原地!

当他的目光扫视到沈言的时候,眉头也是忍不住的微微一挑……

叶颜回从不服人,但此刻却也在心底深处,禁不住的对沈言说了一个服字。

不过这劫雷……叶颜回的眸子放在了沈言手中,恍若雪白水晶,带着森然寒意的断天刀上,隐隐有着一抹火热。

劫雷有问题!叶颜回手握衍天神算,虽没有度过天劫,飞升上界,却也能窥得几分天机。

问题不可能出在沈言身上,那么只有……断天刀!

最后一道劫雷终究是落下……金色,相较之前那动辄数丈之宽的劫雷,此刻的金色劫雷,恍若只是微小的一道电弧!

但叶颜回的眸子,终究是变为了震撼和不可思议!

他第一次露出这种目光。

“神霄……天雷?”叶颜回的嘴唇喃喃自语,甚至还带着一分不可思议的惊讶。

他的身形,却也是缓缓的朝着沈言走了过去。

沈言必须死!叶颜回回头看了一眼走的空空如也的东华山巅……眉宇之间流露出一抹阴厉!

他可没有沈言那般玉石俱焚的决心,现在无人在此,正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叶颜回……你也想要这断天刀?”沈言忽然转过了身来,眸子里迸射出一道连天地都能刺穿的渗然,而后淡淡道。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断天刀何物?一曲霓裳与谁听!” 叶颜回看着上方那令人心悸的淡金色细小劫雷,却只是轻声吟道。

“叶颜回……你在找死!”沈言平淡的神情,终于有了波动。

“你会先死!”叶颜回的目光看着天空中那本不该出现在凡界的金色劫雷笑道。

“意欲何为?”沈言的心头一颤……终于是将记忆里的那一抹悸动按捺了下去。

“……不要忘了,我叶颜回非但是天机公子,也是生死无常!” 沈言的眉头轻轻一挑,那一道金色的劫雷吞噬湛紫色劫云的速度极为之快……他知道,他要做出一个决定!

生死无常者,医圣也!活死人,肉白骨!重塑肉身,与天争命!这便是叶颜回!

“……然后?”沈言长长的叹了一声。

“你死!她活!……想必你也知道,柳霓裳乃是九玄天脉,除了我生死无常出手……无人能让她安安稳稳的活过二十岁!”叶颜回见沈言神色一凛,当下打开折扇轻轻摇了摇——

“这不是威胁,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柳霓裳是你的软肋……我不会威胁你!也无人敢威胁你……毕竟她只是一介凡人,传承几万年的修仙律令,无人敢冒犯这条例,而去对一介凡人出手!”

“你死!我保她五十年寿命!如若有半句虚言,魂飞魄散!”

沈言看了看手中的断天刀……又朝着天际遥遥望去,良久终于是长叹了一口气!

“断天刀落在你手中……也好过落在那些渣滓手中!”沈言的眼中,有着一抹浓郁的苦楚。

叶颜回看着天空中将要落下的金色劫雷,连忙服下一枚湛金色的丹药。

“……好大的手笔!辟劫丹!怪不得你敢一人留在这东华山巅……”沈言眉头微微一挑,而后扬起断天刀……猛然横在颈项之上,刀芒乍现,一抹血痕,渐渐清晰……

断天刀上精芒一闪,沈言轰然跌落在地……溅起一地灰尘,他的身形,瞬间化为了漫天血雾!

断天刀下,死无全尸!

天空中金色劫雷游荡片刻,终究是发现没有了目标……轰然消散开来!

叶颜回一把握住了那恍若白色水晶般的断天刀,眸子里泛起一抹狂热……

不过转瞬之间,一缕清风吹过,断天刀倏然化为了齑粉!

“……这……”叶颜回猛然一愣,目光投向天际——

“断天刀魂……随他去了……”叶颜回的身影有些落寞的朝着远方走去……

在满地的积雪上,留下了一行深浅不一的脚印……

……

“……浮黎……好算计,好算计啊……”无尽的虚空之外,横隔着无数界面的域外星空深处,一道沉闷的声音,带着开天辟地以来便存在的深邃,幽幽的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