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一两界

一 两界

物是人非,两界相隔事事休!

……

凌厉的拳风袭来,沈言猛然回过神来,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拳头。

他的嘴角勾勒出一个细小的弧度……虽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会有人莫名其妙的冲上来给他一拳……

难不成那些渡劫期高手,五六劫散仙吃饱没事干的想要和他肉搏么?

可问题是……这拳头……沈言忍不住又笑了,这拳头也太弱了吧?

但……沈言的眸子猛然一凛,伸手朝背后探去……这一个动作引得他微微一愣,自己出手的速度,怎么会……如此之慢? ……

刀呢?断天刀哪里去了?沈言震惊的无以复加……

等……等等……沈言刚刚冒出一点思绪,却感觉到了那近在咫尺的拳头。

登天九步……

沈言心头沉吟一声,这是他前世引以为傲的身法!

千军万马……或者说千万修真者中来去自如的身法。

……

突兀的,沈言发现自己似乎做错了一件事!

他的意识已经避开了迎面而来的这一拳……可问题是他的身体还正在施展躲避的动作。

沈言的意识又做出了反击的动作,而后……而后他就滑稽的跌倒在地了……

一地尘土飞扬……沈言发誓,他从出生到现在,绝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发生了。

不过好歹,这一拳却是没有落在他的身上。

……

“哈哈哈……”

沈言正在思索之间,却蓦然听见嘲讽之极的大笑声……

他面色猛然一冷,而后抬起头去。

迎着湛蓝的天空,还有暖春投下的阳光,沈言看清楚了大笑之人的身影。

一个胖子,准确的来说,是穿着一身蓝色锦衫的小胖子……

不错!就是一个年龄至多只有十四五岁的小胖子!沈言的神色有些古怪……

“这白痴……笑死我了,为了躲避小爷的拳头,居然直接就跌倒在地……”

那小胖子肆无忌惮的笑了几声,而后和身边两人指着跌倒在地的沈言道——

“狗啃泥啊!这白痴……算了算了,小爷今天就放你一马了……”小胖子轻轻的摇了摇头,见沈言一副呆呆的模样,而后有些无聊的摆了摆手,旋即渐渐的走远……

剩下的两名少年一看沈言的模样,当下森然的笑了笑,而后不屑的哼了一声……

方才紧跟着小胖子的步伐,走了开去。

……

沈言还在愣神之中,他已经被面前的景色惊呆了。

此处草木苍翠,绿影层层。他所在之处的右方,却是一条湍湍而流的小溪……清澈见底的溪水,幽静之中,别有一番让人心旷神怡的韵味。

“这……”沈言觉得他脑海已经有些懵了,“莫非是仙界?”

刚刚还在漫天风雪中,和无数强者厮杀的天昏地暗……还有那被四道合一雷劫齐齐削去一层的东华山巅……

现在突然变成了这般模样,沈言实在难以想象,除了自己已不在神州……还有哪位大能,能有无上之力,让漫天风雪转为大地回春!

“雷劫……”想到渡劫,沈言的神色有些莫名……那四道合一的雷劫,他隐隐觉得,有些奇怪,先前倒不觉得,此刻…… 片刻之后,沈言却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思绪。

他不是叶颜回,也没有洞彻天机的衍天算法,自然不可能猜测到那莫测的天意了。

“飞升是不可能了……”沈言自嘲的笑了笑。

自尽。而且是心甘情愿得自尽,这是一种自己断绝自己气运的做法……

渡劫失败,已是定局!

“断天刀也留给了叶颜回……”沈言心中再度浮现起那足以让他铭记一生一世,生生世世的容颜……

用自己的性命加上断天刀,换取她的一线生机……即便再给他一次机会,沈言的选择仍会如此!

沈言再度看了看四周,心头更是坚定了自己已经不在神州的想法。

虽然跌倒在地,但沈言却没有受伤,站起身后,他蓦然呆住……

这……是自己的手么?沈言看着那虽然沾染上了一些灰尘,但却柔嫩光滑的肌肤,还有细小的胳膊,可笑的拳头…… 分明是一个少年身上的迹象。

开什么玩笑!!!沈言愕然的看了一眼手臂,而后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打量着……

一袭灰白色的粗布衫,比之刚刚的小胖子,何止是云泥之别!

沈言心头一动,有些别扭的走到了溪水旁……因为他的意识太快,而身体反应的速度太慢,所以走起路来,显得非常怪异。

唇红齿白,柳眉杏目。还有显得有些妖异的苍白面色,以及那随着微风淡淡飘扬的长发……这是溪水中的倒影。

柔弱不堪!这是沈言的第一个想法……转瞬间他又反应了过来,这个人似乎就是自己?

唇红齿白倒也罢了……不求剑眉星目,但这柳眉杏目也显得有些太过孱弱了吧!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伸手在身体四处略微按了按。

“经脉郁结……”沈言苦笑一声,怪不得身体内的气息,微弱的有些可怜。

“幸好不是天生绝脉!”沈言话音刚罢,却又是自嘲的笑了笑……这算不算是自我安慰?天生绝脉也就代表着,他直接被判了无法修炼的死刑!

“……这记忆,未免也太过混乱了些……”沈言皱了皱眉头。

他此刻略微猜测出了自己的情况……应当属于夺舍重生!至于他的三魂七魄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完全不属于神州的地方,沈言就不得而知了!

“……看来我在这里,不怎么受人待见啊!”沈言倒没有兴趣去管身体原主人五岁还在尿床,七岁还在和稀泥的琐事…… 整理了一番记忆之后,他也算是大概了解了自己现在的情况。

湘云镇沈家子弟,年龄十四,修炼天赋极低。

得出的结论,确实让沈言无奈的苦笑了起来……那个小胖子也是沈家子弟,经常和另外两人找沈言的麻烦。

因为沈言是他们这个圈子里,最底层的存在。其他的人,至少修为是和那小胖子持平的。

想明白这一点,沈言倒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于那个小胖子让他跌倒的事,沈言倒并不怎么在意……他虽然傲气凌天,不过对于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还是算了吧!

除非真的惹到了沈言的头上,否则他也没有那么无聊去和一个小娃娃去计较。

“……算了,还是先回家再说吧!”沈言说出这句话,莫名的一愣!

家……曾几何时,还是那样遥远的字眼。

顶着和煦的暖暖阳光,控制着自己有些不听使唤的腿脚……沈言的步子落在绿草盈盈的地面上,将无数野草踩扁,而后渐行渐远……

“两界相隔……霓裳……你还好吗?”

不经意抬起头来,天空也蓝的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