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十二雷霆堂

十二 雷霆堂

雷霆堂。

说白了便是一个招待人的客厅,雷霆堂的名字,便是由雷霆诀而来。

由此可见雷霆堂在沈家的地位,它虽然是一个客厅,但也是整个沈家的正厅,身份不够者,根本不得入内。

……

阳光洒在面前显得朴素古典,却不失华贵大气的房屋之上,反射着一层淡淡的光芒。

门楣上挂着那价值千金的千年檀木所制的牌面,其上银铸金漆三个大字熠熠生辉。

因为此地乃是沈家重地,所以寻常都有无数人看守。

但沈言此刻却没有看见任何一个多余的人,而且连那些来来往往的族人,也仿佛消失了一般。

雷霆堂周围,他们父子穿着灰白色短衫,显得有些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少年眉宇之间流露出的那份傲气和自信,却又比那牌匾上金璧辉煌的雷霆堂三个大字还要耀眼的多。

沈言一拂衣袖,便是快步上前,孱弱俊秀的身形挺得笔直,眸子里蕴含着的……是那天地都要为之失色的傲然!

“谪仙!等等……”沈正天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来沈家传递消息的三人,必然还在和你大伯商议诸多事宜!此刻进去,只怕……不妥!”沈正天的话,虽然铿锵有力,却显得不是那么自然。

……本来,若非八年前的变故,此刻和那高高在上的宗门子弟商议的人,应该是他沈正先,而不是那个虚伪小人沈正先!

“不妥?”沈言轻轻的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而后摇了摇头,一脸不屑,“有何不妥?”

“他沈正先又能拿我们如何?弑弟杀侄……敞若他真有那心思,你我也活不到此刻了!”

“更何况……爹!你沈正先!在当年,才真真正正的是沈家的掌权人!这是爷爷在世时,亲口定下的!无论于情于理,他都不会对我们如何!即便你此刻修为尽废,那沈正先仍然算不得正统,他又能拿我们如何?他不敢杀你,更不敢在明面上迫害于你……”

“杀了你这沈家的族长之位,也做不牢靠了……”沈言冷声笑了笑。

沈正天几乎是被沈言一连串的话给惊呆在了原地,如此高瞻远瞩的话,真的出自自己的儿子之口?

沈正天整个人已经懵了!他不会想不通沈言话中的道理,这些话,也没有错!沈家并非铁板一块,但沈言的爷爷立下的族长,所有人还是都要认可的!

不过沈正天此刻修为尽废,那沈正先逞这个机会,便顺理成章的接替了前者掌权人的位置!

若是他真的杀了沈正天,那么他这个族长的位置,只怕在家族里那些长老小心思下,也做不长久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何必委屈的等候他?直接进去雷霆堂,拿我那族贴,又有何不可?”沈言见沈正天的神色恢复了正常,当下便道。

“……要知道,父亲你——才是整个沈家真正的掌权人!沈家家主的位置,是你的!只要你一天未入土,这就是不变的事实!他沈正先,只是代理……代理而已!”沈言这一番话,掷地有声,让沈正天的神色不由得泛起一抹狂热——

“走……我们直接进去!倒要看看,他沈正先又有什么话可说!”沈正天挥了挥手,便是和沈言一同,堂堂正正,昂首挺胸的朝雷霆堂内走去!

雷霆堂内,一派辉煌大气。

不过此刻,沈言二人走过那白玉铺就,通往雷霆堂正厅的道路之时,却没有遇见任何守卫阻拦。

“应该是那三人缘故,所以沈正先才将所有侍卫支开……”沈言心筹到,“就是不知道,他们商量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如果沈言真傻得以为那三人不辞辛苦跑到沈家来,就是单单为了通知沈正先万千宗门选拔弟子的盛会,那简直就是真的可笑了。

单单通知盛会开始,必然不需要弄得如此慎重,所以沈言断定,必然还会有其他的事情要商议。

闯!沈言才不管对方有没有什么隐秘的事情商量,总而言之,就如同他所说一样,他老子和他才是真正的沈家“掌权人”!

这一点,无论是沈正先,还是那无数的沈家子弟,都是不能够否认的。

……

“沈家主……此事,你可办得不够牢靠啊!” 沈言和沈正天同时在搁在正厅入门处屏风后方的墙后顿住身形,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居然真有事情瞒着他人……”沈言心头一动,心中更是生起果然如此的念头。

“杨长老,这……虽然东西的地点已经确切肯定是在我沈家,可是先父临死前并没有留下任何关于此方面的消息!”

“所以……”沈正先的声音和沈正天差不多,但却多了一份沉厚,少了一分凌厉。

沈言神情一滞,先父?不就是说,是自己的爷爷?东西?什么东西?在我沈家的东西,为何会和外人扯上关系?

好你个沈正先!让我们父子在沈家无立足之地倒也罢了,居然还想要出卖沈家! 沈言几乎就要忍不住冲进去指着沈正先的鼻子大骂了,可沈正先却先一步抓住他的胳膊,微微摇了摇头。

两人虽然面上一脸愤怒,但也没有冲动,更是小心的收敛自己的行迹。

“……不急不急,既然东西在这里,那他就跑不掉……”这一次传来的声音温和而儒雅,有着一种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那青年男子倒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却是笑眯眯的对沈正先说道。

“慢慢来,我们自然知道此事错不在沈家主……毕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想要在硕大的沈家找出令尊有意藏匿的东西,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若是寻到了那东西,还望沈家主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消息!”

“多谢白公子理解……那是自然的!”沈正先的语气略微有着一丝感激。

毕竟这些名门大派,如果真的要迁怒于沈家,他也是没有丝毫办法的。

“好了好了,咱们先不说这些了……此次那苍云郡万千宗门选拔弟子,你沈家有几人前去啊?” 沈言心头笑了笑,这青年男子倒是一个人物,轻易转移了话题,便没有让其他人反驳他决定的机会了。

也就变相的卖了沈正先一个面子,还不让他尽心竭力的寻找那让三人都如此看重的“东西”?

“……我沈家拥有贵族身份的只有两脉,不过我膝下的几个小家伙,也只有宏图能前去试一试运气了!”提起沈宏图,沈正先的眉宇之间也泛上一抹笑意。

“哦?”先前那杨长老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还带着一抹好奇,“我记得令尊还有一子,名为沈正天……他没有子女,前去参与那一甲子一度的盛会么?” 此话说罢,青年男子也颇感兴趣的看着沈正先。

“这……那沈正天之子,修为低下,不过养身一阶,去了也是……”沈正先假装为难的道,但却丝毫不在意的在外人面前揭自家的短。

“原来如此……”那青年男子眼角中闪过一抹笑意,而后点了点头。

……

“大伯,别来无恙?”没有任何预料的,沈言挣脱开沈正天拉住他的手,转过墙壁后的屏风,便是微微朝坐在主位的沈正先拱了拱手,不过面上却是一副戏谑的笑意。

沈正天此刻也已经跟上了他的步伐,而后一言不发的站在沈言身侧。

经过这么多事情,沈正天也清楚自己儿子已非昨日阿蒙,所以也很放心的让他自己去处理这些事情。

沈正先的面色倏然变得有些铁青,不过转瞬间,便恢复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