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十三强辩

十三 强辩

“放肆!沈谪仙,你爹便是如此教导你礼仪尊卑的么?”沈正先眉头一挑,装作恨铁不成钢的道。

“放肆?谪仙岂敢在‘大伯’面前放肆?”大伯两个字,被沈言咬的特别重。

“爹的教导自然不会出错,这放肆么……也要看看是针对于谁!”沈言淡淡一笑,“对大伯,谪仙自是不敢的!”

“你!!!”沈正先神色一变,而后大声喝道。

任谁都能听出来,沈言虽然明面上是给他面子,可事实却是在不折不扣的诋毁贬低他。

包括那青年男子和杨长老,都颇为惊讶的看着站在厅内,一袭灰白色衣衫,显得有些孱弱的少年。

“……乱闯雷霆堂,你可知罪?”沈正先忽然收敛了自己的怒气,而是从沈家祖训上做突破口。

沈家祖训,雷霆堂乃沈家正厅,商议大事之地,无论何人,胆敢在议事其间乱闯,都是重罪!

沈正天神色蓦地一变,他没有想到,沈正先居然会真的以此为依据,来反咬他二人一口。

如若沈言现在便撕破脸皮直接说沈正天才是沈家之主,那必然是在外人面前贬了沈正先的面子。

而且还告知其他人,他沈家嫡系不合,争权夺势,这种事情,即便暗地里大家都清楚,那也是心照不宣的,可摆在明面上来说,那效果自然是不一样了。

如果真的直言不讳,却是下下之策了。

“谪仙……”是以,沈正天赶忙轻轻的拉了拉沈言的衣袖,略有些焦急的叫了一声。

“闯?谪仙可没有乱闯雷霆堂……大伯你可不能冤枉于我啊!”沈言赶忙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我与杨长老三人商议大事,没有通告你便直入其间,不是乱闯是什么?”沈正先目光森然,步步紧逼。

坐在右侧的青年男子颇有些感兴趣的看着沈言,似乎想要知道他如何应对。

“……呀!是这样啊!谪仙看着周围没有任何守卫,还以为大伯与三位客人在闲谈……”沈言故意惊奇的大喊了一声。

“本来谪仙是要来此问大伯拿取族贴参加三日之后的盛会,没想到居然惊扰了大伯与三位贵客的交谈,谪仙真是自责不已!” 他原本就是一十四五岁的少年,这般说法,虽漏洞连连,可也不能妄下评断说他是胡言乱语了。

“……族贴?难不成你还想要去参加那宗门选拔弟子的盛会?”沈正先气急反笑,嘲讽似的看着面色略显苍白的沈言。

“有何不可?便准大伯在此和三位贵客商议大事,就不许谪仙去参加那盛会?”沈言冷冷的瞪了沈正先一眼,目光没有丝毫退让。

此话出口,不光是沈正先,连带着沈正天和青年男子等人都是面色大变。

“你听到了些什么?”沈正先的目光已经带上了一抹阴厉。

青年男子虽然面上仍然显得云淡风轻,可眸子深处的厉色已经出卖了他此刻并不平静的心理。

“什么都听到了!”沈言淡淡一笑。

他不会说谎,他也不屑说谎。

沈正先几乎想要暴起一掌击毙沈言,但心底的一丝理智还是制止了他的动作。

沈正天一脸惊愕,他没有想到沈言居然敢真的说出来……但似乎连沈正先等人的举动,都被沈言料定一般。

到了此时,沈正天也已经没有了丝毫其他的办法,只能对沈言所做的一切听之任之了。

“知道后果么?”那青年男子忽然端起了茶杯来,轻轻抿了一口。

一开口,大厅内的气氛便是陡然一松,沈正天此刻方才发现他的额头上居然渗出了汗渍来。

“后果?我没兴趣知道!”沈言一愣,仿佛是听到什么可笑的话语一般。

好遥远的一句话,好遥远的高高在上的姿态。沈言心头,居然泛起了一抹……不屑?

前世有何人敢如此对他说话?前世有何人敢问他一句后果?前世有何人有胆在他面前摆出这副姿态?

虽然青年男子身上的气势针对此刻不过还在吸纳天地灵气蕴养周身的沈言来说,强大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可是——

沈言何惧之有?

前世万千魔门巨擎,隐世散仙,各派掌门,在天劫之时算计于他,但沈言仍然靠着重伤之体,撑过了九重天劫的八道劫雷,若非为了柳霓裳,谁又能料定他会否碎破虚空? 即便此刻和那青年男子一触便死,但沈言的心性,与天斗,与地斗,与千万强者斗的心态,又怎能是他人可以明白的?

“你会死!”青年男子右手猛然一颤,手中的茶杯被他不经意间捏成了粉碎。

“……会么?你们所说的东西,跟我没关系,我只要族贴!”沈言淡淡一笑,傲然且自信。 仿佛一切都被他所料定一般。 青年男子深深的看着沈言的眸子,仿佛要将沈言看透一般。

沈言淡然的与他对视,眸子中分明没有丝毫畏惧和怯懦,生死于他,好似吃一碗饭,喝一杯茶那样随意简单。

“只要族贴?” 青年男子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从沈言的眸子里,没有看到闪躲和其他的东西。

也就是说,对方的话是出自本心的,没有要敷衍他们的意思。 而他犹豫在杀与不杀沈言之间的原因,却是因为沈家的贫门贵族地位,沈言身上的嫡系贵族身份。

虽然他所在的宗门的的确确是名门大派,可以不能轻易的去对抗大宋国的势力。

何况他所在的宗门,也仅仅只是在苍澜领内有莫大的名气罢了,放在整个苍木州,却不知道有多少门派不弱于他们。

更遑论整个大宋国了,虽然只是贫门贵族,但也是货真价实的,大宋国承认的身份。

杀了沈言事小,其后引发的大大小小的麻烦,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见青年男子微微松懈下来的神色,沈言便知道,他的预料并没有出错。

“族贴给我,我走!我的目的只是为了参加三日后的盛会,你们所商议的事情,与我无关!” 沈言并不打算在沈家一直呆下去,虽然此刻暂时安全,但谁知道往后会不会莫名其妙的便没了性命。

正因为有这样的打算,所以从一开始,沈言才会咄咄逼人。

“族贴?痴心妄想!”沈正先倒是没有在意沈言听没有听到他们的话,即便听到又如何?沈言也不知道他们口中所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至于青年男子为何突然收起了杀心,一方面是因为沈言的贵族嫡系的身份问题,一方面也是因为想明白了这一点。 就算他们处处张扬,又有几个人会去相信?更何况,沈言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白痴。

这种与他利益没有冲突的事情,他倒也没有那份心思去管。

事已至此,青年男子居然再度坐了下来,静观其变。

至于杨长老,从始至终也没有在几人冲突之时插一句话,一直在闭目养神。 那女子则更是平静,面上始终带着白色轻纱,连丝毫的神色变化都没有,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沈言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些,沈正先的话出口后,他终于发现自己算错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