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十益气养身丹

二十 益气养身丹

“……你找沈少爷?”那老者徐徐端起一杯清茶,任由茶烟飘散开来。

他的眼睛很浑浊,但没有人会觉得这对眼睛浑浊。

矛盾的话语透露着一种必然,这老人在沈家丹药铺的地位是极高的……知人识物也有些自己的手段。

这老人看人看事从来都是不在意外表的,但他看到沈言,却还是摆起了一副不紧不慢的态度。

沈言不像是有身份的人,也不像是极有天赋的人。

而对于这种人,老者觉得不需要以礼相待。 礼貌,那是针对于强者而言。弱者,是没有尊严的。

“找他干什么……”老者见沈言一副淡然的模样,神色不由一动,放下茶杯而后不动声色的道。

“做下人的……有时候知道多了,并不是一件好事!”沉默良久,沈言终究是轻飘飘的瞟了老者一眼。

前世那股万人之上,唯我独尊的气势油然而生。

老者当下面色不由一紧,讪讪的笑了笑,心头却是暗自惊讶……他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这少年不说话的时候就仿佛一个普通人,但一开口,却将他惊得满头大汗。

不该说的别说,不该问的别问!这是在任何一个家族里,想要平安生存下去的必要法则。

“咳咳……是小老儿冒失了……沈少爷在后院,请随我来。”老者站起身来,朝四周扫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看着沈言道。

他不敢赌,不管面前的少年是真有事情要和沈宏图禀告,还是佯装出这幅模样……这样要命的赌局,他玩不起!

沈言戏谑的看了老者一眼,而后心头暗笑,转身朝着后院走去。

……

先前所在的地方之时出售成品丹药的地方,而后院的房间,大多是用来休息的。

毕竟炼丹师炼丹,并不需要天天守在此地……只需要按月将应该炼制出来的丹药数目交给丹药铺出售便是。

沈宏图之所以驻留在此地,一个是因为丹药铺每天流水账目非常之大…… 另一点则是因为在此地,可以服用一些对修为有益的丹药来进行修炼。

总之一句话,锻炼经营能力,还有修炼两不误。也正因为此时的沈正先已经是沈家的掌权人,所以沈宏图才能享受到如此的地位。

……

奢华。 这是沈言进入沈宏图居住的屋子之时,唯一的感觉。

空气中淡淡的紫檀清香飘散,却抹不去那一股浓郁的味道……女人身上独有的香气。

沈言心头冷冷一笑,这沈宏图的性子他多少也知道一些。

虽然对于修炼一途极为看重,也非常努力,但有一个毛病就是改不了,那就是好色。

每夜无女不欢。据说这厮在十三岁的时候,便将伺候他的两名侍女的身子给破了……

不过此时还是白日,沈宏图即便再好色,也不可能公然在沈家的丹药铺来个白日**……

他此刻坐在窗边,看书,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中的书籍。

“沈少爷……他……”那老者刚刚开口,却被沈言的一个眼神给阻拦了下去,而后示意他退下。

这老者的声音并没有引起沈宏图丝毫的反应,加之他也摸不清这个以前一无是处的沈谪仙到底有什么门道,所以微微迟疑之后,便走了出去。

“沈宏图!”沈言一声大喝,声音几乎能将常人震一个趔趄。

沈宏图一袭墨绿色华服,被沈言这一声大喝,终于是打断了他看书的雅兴。

其实按照他本来的意思,是准备看看这个一无是处的沈谪仙到底打着什么算盘,所以才不理会先前的老者的,可没想到沈言居然上来就是这么一嗓子。

“何人胆敢在我沈家丹药铺里大呼小叫啊?”沈宏图慢悠悠的抬起了头来—— 沈言站的笔直,面上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就那么毫无畏惧的和沈宏图对视。

后者目光一滞,而后转为大笑。

“哈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谪仙族弟啊!”这沈宏图虽然好色,但心性却也是远超常人。

沈言如此激他,放在寻常二十余岁的青年身上,只怕表面上不说,心底也绝对会颇为愠怒的。

可这沈宏图这一番话,沈言能听出来,却绝对是诚心没对他的态度生气。

就是不知道,到底对方是因为他年龄的缘故,还是因为对方的城府足够深。

前者倒也罢了……如果是后者,单单这份城府,便不是他那个老爹沈正先能够比拟的。

“你也不必假惺惺了……我有话便直接开门见山了!”沈言筹思了一下,而后丝毫不客气的道。

他倒不是有意试验这沈宏图的忍耐力,而是他觉得没有必要和对方过多的废话。

本来也是,他们两方的关系并没有那么要好……甚至可以说是恶劣,加之沈言言语得罪沈正先一事,两方的关系肯定会变得更糟。

与其热脸去贴别人冷.屁.股,还不如自己有点自知之明,乘早划分开两家的界限来。

从沈正先抛却了对沈正天兄弟情义的那一刻起,两方就绝不会有和好如初的可能了。

“……好!谪仙族弟快人快语,为兄也不是那等喜好繁文缛节之辈,你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只要为兄能做到的,绝无二话!” 沈宏图以前并没有见过沈言多少次,但见对方也不像是印象中那么的不堪,再加之沈言的身份问题,所以他倒也没有摆出什么架子。

沈言心头忍不住笑了笑,这沈宏图倒是个人物,这一番话若放在常人身上,只怕早已生出一种知己的感觉了。

可他沈言却不是寻常人,沈宏图的心性他一眼就能看个通透。

面上宽宏大量,实则自私自利,是那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之人。

与这种人在一起,你得时刻小心不要被捅了刀子。

这话说的好听,不过能不能做到……还不是你沈宏图自己一句话的事情。沈言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沈宏图,我来此的目的……”沈言说到此处,目光微微望向了沈宏图,见后者并未露出焦急,好奇之色,心头也忍不住暗自点了点头。

“一瓶二十粒益气养身丹!”沈言话音落罢,沈宏图就是一脸愕然的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