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廿一欲哭无泪

廿一 欲哭无泪

“益气养身丹?一瓶?”沈宏图愕然不已的望着沈言。

“你知道一粒益气养身丹价值几何么?”这养身丹对于养身阶,强身阶的人,都是非常有用的丹药。

二十粒益气养身丹,完全足够一个刚刚修炼养身法诀的人,在三五日内晋升到养身七层的地步。对于强身阶的人,则可以加快修炼速度,虽然效果并没有在养身阶时那么明显。

而且这种丹药,没有副作用。

虽然对于沈宏图这种人强身八层的人来说,这丹药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但他还是经常服用。

因为在强身阶,这种益气养身丹是唯一没有副作用的,增强修炼速度的丹药。

沈宏图能如此之快的修炼到强身八层,也少不了这益气养身丹的功劳。

此刻沈言一下子就要二十粒,足足是沈宏图一个月服用的数目了,他如何不愕然,如何不惊讶。

“我不知道……我也没必要知道!”沈言皱了皱眉头。

“……哈哈哈……谪仙族弟,如果你是因为修炼速度太过缓慢的原因,那为兄可以做主送给你一粒益气养身丹!”

沈宏图盯着沈言看了半响,而后哈哈一笑,方才说道。

他的心性比较谨慎,虽然沈言已经算是被打压到了底层,但对方毕竟还有着继承人的身份。

这一代的家主是沈正天……他父亲沈正先不过是代理家主,这一点沈宏图也是非常清楚的。

日后若是真的横生什么变故,这也算是事先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益气养身丹,若是按照寻常的价格来算……只一粒丹药,沈言三人一个月从族中领到的钱财加起来也不够。

以物换物,用炼制这益气养身丹的培元草来换,足足需要三颗。

这样一来……沈言这种修为低下,也没有天赋的人,自然是不可能接触到如此珍贵的丹药了。

这种丹药一般就是为了给沈家敛财,还有培养天赋绝佳的子弟……如沈言之辈,寻常根本见都见不到。

“一粒?”沈言笑了笑,而后戏谑的看着沈宏图,那目光让后者心头没由来的有些发寒。

“谪仙族弟……莫非在和为兄开玩笑?”沈宏图沉吟半响,神色略有些郑重道。

实话说,他此刻真心猜不到沈言到底抱着什么目的来了。

“玩笑?……我还没有那么无聊……”沈言冷哼一声。

“实话跟你说吧……二十粒益气养身丹,我放弃继承人的身份!”沈言根本不在乎自己继承人的身份,所有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没有实力重要。

如果是按照寻常的方法,二十粒丹药他自然是不可能弄到手的,那么就只有出奇招了。

沈宏图愣了,彻底愣住了。

“你刚刚说……”

“你给我丹药,我自动放弃沈家继承人的身份,立字据为证!”沈言还没有等他的话说完,便直接将其打断。

沈宏图笑了,笑的有些勉强,也有些掩藏不住的喜悦,更多的还是忌惮和谨慎。

他是一个多疑的人。

“谪仙族弟莫非是来试探为兄的诚意?……如果是二伯让你来要这一瓶丹药的话,那么为兄做主,将其送给你了!”

沈宏图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底也有些微微作痛。

二十粒益气养身丹啊!可不是补气丹,化淤丹那种低级丹药……这种丹药他一个月也才能扣下来一瓶,没想到这个月的分量就要全交给沈言了。

沈言不喜欢谨慎的人。

但他此刻却不得不和对方打交道,不过沈宏图这种人的人情,没必要欠着。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沈谪仙了,家族继承人的身份在沈言看来,可有可无。

所以他不打算和沈宏图拐弯抹角,他没有那么多功夫去和这样一个伪君子绕圈子。

“我该说你太过小心呢?还是该说你傻?”沈言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微微摇了摇头道。

沈宏图眼中一闪而过的寒意沈言并不在意,如果沈宏图真的什么反应都没有,那才叫恐怖。

“……没有我爹的意思,也和任何人没有关系!我最近缺钱花……”

“这益气养身丹的价值我也知道,而且那继承人的身份想必我也是争夺不到的,还不如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实质的好处!”

沈言随意找了个理由道。

“谪仙族弟说这些话可就见外了……二伯的家主之位乃是爷爷临终交托的,你自然是沈家第一顺位继承人!”

沈宏图面上的谨慎和忌惮已经在沈言话音落罢后消失殆尽,转为了一种莫名的激动。

“为兄即便有心和你争夺那家族继承人的身份,可也是有为常伦的!”

虽然心中巴不得立刻让沈言立下字据,可沈宏图面子上的功夫却依旧做的足足的。

“如果谪仙族弟真的缺钱用,为兄这里还有些银两,你便拿去周旋一下罢……”

沈宏图说着说着,便从腰间解下了自己的钱袋。

沈言看了他一眼,沈宏图立马一副真诚的模样将钱袋稍微往前递了一点。

“既然如此……那我便却之不恭了!”沈言心中戏谑一笑,而后伸出右手握住钱袋。

沈宏图抓的很紧。

沈言心头不由暗笑,却并未松手,用一股更大的劲,直接将钱袋扯了过来。

沈宏图被沈言这一抓弄了个措手不及,待得手中钱袋到了后者手中,他方才愕然的愣在原地。

“这钱袋中的银两倒也能解我的燃眉之急……谪仙谢过了!”

沈言见到沈宏图拿出钱袋,便想到了家里已经捉襟见肘了。起因还是他出手殴打沈红一事,所以沈言才会临时起意去拿钱袋。

他如何看不出来沈宏图是故作大方,若换做是曾经的沈谪仙,是必然不可能接过这钱袋的,可放在沈言身上却又是另外一种结果。

“咳咳……谪仙族弟说笑了,说笑了……”沈宏图此刻方才反应过来,连忙尴尬的咳嗽两声,讪讪笑道。

我为什么要把钱袋拿出来啊……该死的,该死的!沈宏图心中欲哭无泪。

不过实话说起来,也是因为沈宏图没有料到沈言的反应居然会是这样。

这样一来……有了银两,他肯定就不会在立下字据,问我拿那益气养身丹了……我为何要故作大方啊?沈宏图心中,着重的还是沈言放弃继承人身份一事。

他觉得经过他这么一搅合,沈言有了银两,也就不可能再放弃自己继承人的身份,来换取丹药卖钱了。

沈宏图一脸黯然。

“……益气养身丹呢?我这便立下字据,你且取来!”沈言的话音再度传来,在沈宏图的耳中无疑天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