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二狠毒

仙誓 三二狠毒

“哦……哦……”沈言微微一愣,紧接着连忙反应了过来。

因为刚刚亮起的光亮,所以他大概清楚沈如烟的方位,不过是略微往前走了几步,便触碰到了沈如烟的身体。

沈言扶着沈如烟的肩膀,走到了她身后,而后在女子身体上摸索着,不一会儿沈言的嘴角便露出了一抹笑容。

沈如烟的身体在沈言手指的抚摸下有些微微颤抖……不过后者记挂着解开束缚着她的绳子,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份细微的颤动和略微变得低沉的呼吸声。

左手用力,那拇指粗细的绳子便被沈言猛的撕扯开来。

“……哇,小弟,姐姐好怕,好怕……”刚刚解开绳子,沈如烟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而后一把将沈言抱住,挥洒起自己的泪水。

沈言一动都不敢动,虽然沈如烟紧抱着他触碰到了他的伤势,不过沈言却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反而还伸出左手轻轻抚摸着沈如烟头上的青丝,缓缓的安慰着她。

说一千道一万。

沈如烟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子……被关在这样一个漆黑无比,双目不能视物,而且还听不到任何响动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害怕。

“沈红——”沈言心头喃喃道,眼神在如此黑暗的地方,也闪烁过一道冷厉的寒光。

……

良久,沈如烟的哭声终于是小了下来。

沈言将衣物递给沈如烟,凭借着感觉,擦拭掉了沈如烟眼角的泪水。

不过他拉扯沈如烟站起来的时候,却猛地顿住。

“嘶……”沈如烟倒抽了一口冷气,虽然响动极小,但这样安静的地方只怕一根针掉落在地都能听个真切。

沈言一下子愣住了。

“姐姐……你怎么了?”他的话音无比焦急,沈如烟刚刚的那倒抽冷气的声音,明显是抑制不住什么,方才传出来的。

“没……没有……”沈如烟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

“还说没有!”沈言猛的上前一步,声音也提高了许多,“到底是哪里受了伤?……告诉我,否则,我便杀了外面所有人!!!”

沈言话音冷冽无比。

“别……我说!”沈如烟一下子急了,赶紧道。

沈言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他知道沈如烟的性子……绝对是那种宁肯自己受苦受罪,也不愿意做出任何损害别人之事的人。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与其去不断的询问,倒不如直接抓住她的软肋,一句话就将答案问了出来。

“……我脚受伤了……不是……我脚给崴了!”沈如烟沉吟一下,方才说道,话音刚出口她又感觉不对,立马改口道。

果然还是不会说谎啊……这样的女子,这样的一个女子啊!谁会去伤害她?谁又能狠下心去伤害她?沈言心头微微一颤。

“谁干的?”沈如烟感觉自己弟弟的话音突然冷了下来,比刚刚说这要杀掉所有人之时的声音更冷。

这种声音让她的心神都有些发颤,不过沈如烟知道……沈言之所以会这样,全部都是因为她,所以沈如烟没有丝毫惧怕和对沈言冷血的责备……她心底,只有感动!

“告诉我!谁干的?”渀佛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

沈如烟犹带着泪痕的眼角突然展露出一个笑颜……如果她没有记错,这还是自己的弟弟第一次这么大声的跟自己说话吧……

倒也有一番男子汉的气概。

“……我没有看清楚……”沈如烟话音刚落,连忙又解释了一句,“是真的,早上我就被蒙住眼睛带到这里了……”

“到底是谁一直踩着我的脚,我也不知道……”

沈言眸子一滞,转瞬便是怒火冲天。

一整天啊!他还以为……沈如烟被关在这里,不过短短的一两个时辰。没想到,居然是从早上,一直到现在……

“不!不对……只是踩你么?”沈言心头忽然一愣,而后厉声道。

“是……”

“嗯?”

“不是……还踢我,还用手掐我,用针扎我……”沈如烟的话音再度带上了一抹若有若无的哭腔。

沈言周身如坠冰窖。

他终于明白刚刚看到沈如烟身上,那些一大片一大片红润,紫红色的肌肤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针扎,脚踢,手掐…… 好狠毒的女人。

至于为何是女人,沈言不用猜也知道……且不说这制衣阁没有哪个男人会进来,而且也不会有哪个男人会用针去扎一个女子。

“疼么?”沈言的眼神中露出一抹温柔。

沈如烟。这样一个好女子,即便受了如此委屈,若非他逼问,只怕也不会将这些话说出来……只会默默的沉在心底罢?

“不疼……”沈如烟轻轻摇了摇头。

沈言见状,却是没有再度说什么。而是伸手舀过递给沈如烟的衣服,用一只左手慢慢的穿在了后者的身上。

沈如烟没有任何反对的念头。

沈言为她穿上衣服的时候,沈如烟的柔夷一直在沈言的胳膊上,脸上轻轻的抚摸着。

“小弟……疼么?”

“不疼……”

千言万语,尽在其中。

两者的问话,回话,几乎连语调都一模一样。

在沈如烟的眼中,自己的弟弟成长起来,比她的一切都要重……在沈言看来,沈如烟只要还安全着,哪怕他赔上性命又如何……

“走吧……回家!” 沈言帮沈如烟扎好腰间的丝带,而后伸出左手拉住女子的柔夷……让其整个人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一点点的朝外边走去……

沈如烟的脚被踩得淤肿无比,所以根本没办法使劲……只是挪出去数步,沈如烟便哎呦的一声滑倒进沈言的怀里……

沈言顿住脚步。

“姐……上来,我背你!”

在沈言看不到的黑暗中,沈如烟的眼角再度渗出了那温热的**,少少的,若有若无……

左手固定着沈如烟的娇躯,沈言的面色此刻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了……连番的失血,还有同沈园的战斗,赶路,此刻又背上了沈如烟……他的面色惨白如纸,连丝毫的红润都消失不见。

但沈如烟在他的背上,沈言不会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