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三解释

三三 解释

沈言踏出制衣阁的那一刻,猛然顿住脚步。

“执法队?”他的嘴角喃喃道,看着面前数人。

沈如烟一下子挣扎着从沈言的背上翻了下来,紧紧咬着银牙,忍着从脚上传来的那一股疼痛,狠狠的看着面前穿着黑色衣衫的五人。

她从未露出过这样的目光,她从未厌恶过他人。

但为了沈言,她偏偏这样做了。

“你们想干什么……”沈如烟的话音仍然如同以往那样轻柔,仿佛夏日里的一缕凉风,又恍若冬夜里的一堆篝火……但却坚定如斯。

“执法队下属第七分队,沈焕天!见过大少爷,大小姐!”

沈焕天的眼角带着一抹愕然,但还是微微躬身到。

四周看着的人太多,所以这表面上的样子必须要做足……

……

沈焕天的话音刚落,四周便是一片哗然。

“大少爷……莫非他就是沈正天的儿子,沈谪仙?”外族族人,非常之多,所以大部分相熟的都是自己的左邻右舍。

而沈言是沈家第一继承人的身份,这些外族族人根本无从知晓。

此刻沈焕天话音出口,许多见过沈言的人,方才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惊讶出口议论道。

沈庞站在门口,无视议论的所有人。他的目光看着立在沈如烟面前,虽然面色惨白,但却如同一座巍峨高山的沈言,心头有些悸动,但更多的还是踌躇。

他知道沈言的身份,是外族族人中为数不多的几个。

连和他在一起经常胡混的铁蛋和小猴子,都不知道沈言的真实身份,还以为只是沈庞随意欺负的一个外族子弟!

沈庞欺负沈言,那是为了满足他一种小小的虚荣心。

他倒不是真的和沈言过不去,其实小胖子内心比之许多城府极深的沈家子弟,已经算作如同湖水一般澄澈了……

沈言在装。

从他看到沈言右拳上的伤势,确定沈言便是朝那一株大树砸出拳来的人之后,沈庞便有了这个想法……他想要跟随沈言,说不定沈言日后翻身,他就可以借着这一次的机遇成为“人上人”。

但此刻,沈庞却踌躇了。

沈言的那一拳虽然看似震撼,但是强身阶层的人已经能做到了……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沈言会不会被沈正先打压下去,他也不清楚。

沈庞害怕,一旦做出了这个选择,沈言万一斗不过沈正先,那岂非一切皆休?

……

“大少爷……还请随我去执法堂走一遭!”

且不论小胖子沈庞心底如何千回百转,沈焕天却是已经和沈言针锋相对了起来。

他是六长老一脉的……而六长老对沈红的宠爱他也知道,所以接到制衣阁一些妇人的报信,他立刻就赶了过来。

因为制衣阁明面上是沈园掌管,实际上里面的油水大多都落在了沈红手上。

沈园和沈红有染,而沈红又被前者送给六长老当私妾……也就是说六长老用你了就过去,不用你了就滚回来。

正因如此,六长老才成了沈园和沈红的靠山。修为不高的沈园,也才能在六长老的庇护下,谋上一个外族管事的职位。他以为有外族人在制衣阁闹事,所以才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没想到碰到的却是一个大麻烦……沈言是谁?沈正天之子,沈家明面上的继承人!

虽然沈正天失势,但这个问题聪明人都不会放在明面上来。

所以沈言他根本不敢动……但问题是,他也不敢去得罪沈红和沈园啊!思来想去,沈焕天觉得沈言只是一个天赋低下的少年,肯定比不上深得六长老喜爱的沈红有价值,所以沈焕天便准备让沈言随他去执法堂。

就算到最后不能治罪,最起码也算给了沈红交代。

“……你这人好生不讲理!”沈如烟玉指轻扬,指着身穿黑色执法衣,身材健硕的沈焕天轻碎道。

“是非你都没有弄清楚,便想要让弟弟跟你走,哪有这样的事情!” 沈焕天微微一愣,沈如烟的性子他也知道,何时会变得如此强硬了?看着伤势严重的沈言,沈焕天心中不由得一动……

“……还请大少爷给我一个解释!”

既然受了伤,那么自然是不能动手了。何况沈言此刻的模样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沈焕天还怕一动手就不小心把沈言给弄成重伤甚至打死了……

那个时候他就是最好的替罪羊,应付大宋朝律法的最佳人选。

所以沈焕天的姿态也没有了先前的强硬,略微放的平和了一些。

……

沈言没有答话,半响后方才冷冷的扫了沈焕天一眼。

“此事,和沈红有关?”沈言此话询问的是,囚禁沈如烟,而且还对沈如烟千般**的事情。

沈焕天却当成了沈言已经知道制衣阁暗地里是沈红的摇钱树这一件事,回答与不回答都是那么个答案……

他觉得沈言既然知道,问他也不过是走个样子罢了。但沈焕天奇怪的是,沈言怎么会询问这样的问题?

所以他沉默了。

沈言冷冷一笑,左拳猛然紧握在一起,沈如烟一直注意着他,此刻心头不由一紧,俏脸上露出了一抹急切,猛的拉住他的衣襟。

“我没事……”

沈言回头给了女子一个安心的笑容,而后松开了自己的左拳。

“此事,我想我不用再给你解释了……既然与沈红有关,那么我会去找她的!”沈言说罢,半蹲下身体,将沈如烟揽到了背上。

而后连看都没看沈焕天一眼,一步一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没有解释的话,就别怪在下无礼了!”沈焕天自然不可能就这样让沈言走,他觉得没有解释的话,若是沈红和沈园问起来,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偏偏两人的理解都出了偏差……沈焕天不知道沈如烟被囚禁的事,沈言却以为他已经知道了,而沈焕天以为沈言知道制衣阁私底下的油水都留向了沈红,所以在沈言刚才的询问下才缄口不答。

没想到这样一来,沈言反倒以为是沈红故作姿态,让沈焕天来强逼自己的。

解释?你都知道沈红对我姐姐的所作所为了……我还需要给你什么解释?沈言朝外走去,沈焕天却不可能让他走,所以顷刻间拦住了他!

颇有一言不合,便强行擒拿沈言的意味。

“别……我给你解释……”沈庞心头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咬了咬牙,而后急急忙忙的拦住了沈焕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