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六作罢

三六 作罢

夜已深,万籁俱寂。

沈言躺在屋中,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许是太累,沈如烟整个人,早已经靠在沈言的胸脯上睡着了,那恬淡的容颜,美得不可方物!

……

不知这幅暖人心脾的画面持续了多久,沈言丹田中的断天刀魂轻轻的颤动了起来。

这种颤动没有任何人能感觉到,沈言此刻也陷入了昏迷,所以连他自己都没有丝毫察觉……那种冷冽森然,霜华弥漫的光芒,渐渐的在沈言身上蔓延了起来。

那种寒意森然,冰花四溅的情形,分明是断天刀上萦绕的光华。

这种看起来森然无比的光芒出现的刹那,天地之间的灵气,顷刻间便聚集了起来……而后那冷冽的光芒便越加凝视,犹若冰晶!

在断天刀魂不断的颤动中,那冷冽的光芒开始四处流窜了起来……将沈言整个人完全淹没在了这冰雪般的光芒中!

光芒不断颤动,不断游走。

沈言面上惨白如纸的神色,居然一点点的泛起了细微的红润……虽然很淡很淡,但比之刚才那渗人的样子,却已然好了很多。

而那类似断天刀上森然凛冽的气息,在沈言的面色一点点恢复红润之后,却是蔓延到了靠在他胸脯上的沈如烟身上……

那冰雪弥漫似的霜华,将沉浸在睡梦中的沈如烟,映衬的恍若天仙。

在这霜华的游动中,沈如烟微微皱起的黛眉渐渐的松了开来……嘴角露出了一抹温馨的笑容……浅笑而眠,眉眼如画。

……

烛火摇曳,微弱的亮光下,沈正天眉宇之间的忧色却是那样明显。他的之间按在桌上,其下躺着一张信纸……

【沈言身为家族嫡系子弟,不守家族律法,擅闯制衣阁,打伤族人!本应当严惩,念其年幼,且先按下不表……】

【你等三人,与沈红,沈园二人之间的纠葛……就此作罢!若再有触碰家族律法之事,本长老决不轻饶!——沈真和】

落款沈真和,也就是家族六长老。

“果然是给那沈红出头了……不过谪仙此时受伤,他也不敢再度去惩罚!……可恶啊!”沈正天猛然握紧了拳头——

“连赔偿,或者表态道歉都没有……就这样将如烟被拘禁了一天的事情一笔抹去……简直是……”简直是什么?沈正天颓然的松开了手。

没有了实力的他,在沈家就是一个废物,说不上一句能左右大局的话!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这就是他必须接受的事实!

沈如烟被拘禁,沈言受了伤。

当然,沈正天还不知道沈如烟到底遭受了哪些折磨……女子玲珑剔透,自然不会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让他担心……

可沈言的伤势,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没有赔偿,以现在他们的情况来看……不要说疗伤的丹药了,他们连药材都买不起几幅……照这样下去,沈言康复的日子,可能还要延长!

但是没有办法……六长老在家族里面的势力,仅次于沈正先和大长老!不过沈正先和他们不对路,大长老闭关……

绝不会有人为他们出头。

为了一个失去修为的废物,一个天赋低下的少年,还有一个连修炼都不能的女子……得罪如日中天的六长老?开什么玩笑!

“忍!忍!谪仙现在心性,毅力远超常人……如若真的能修炼下去,哪怕晋升的速度极为缓慢,可也不是没有任何希望……”

“必须要吃的住苦,忍的住辱……”沈正天的眼光明灭不定,心中却是思绪千般。

“既然沈真和那老东西这样说,我们倒也不能在明面上和他作对……不然丢了面子的他若是想要在暗地里整治我们,也是极容易的……”

沈正天的心底,却是异常无奈叹息了一声。

在幽幽烛火的映衬下……依稀可见,曾经那对隐藏着豪情万丈的眸子,现在的情感已经满是对生活的无奈和对现实的认命……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磨平人的棱角。

……

星星早已躲进了云中,但沈园的卧室中,却仍然烛火通明。

“……既然执法队已经过去,想必六长老应该会为我们出头的……拘禁沈如烟之事,你不必再担心了……”

沈园端起一杯茶水,良久才轻轻的啄了一口。

坐在他旁边的沈红,此刻还是一副惊惧交加的模样,毕竟囚禁沈如烟,可是大罪……如果没有人替她出头,她绝对是死路一条!

无论沈正天怎样失势,也还是明面上的家主……但她沈红,却只是外族人,平民的身份……说的不好听点,和沈家仆人没有多大的区别!

奴仆欺主,按王朝律法,当受五马分尸,凌迟之刑!沈红在沈焕天将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

所以一直都处在一种惊惧的心情中,直到六长老那边的仆从传来消息说,六长老已经修书一封交给了沈正天,沈园和她方才放心了下来!

“不过日后,你若是再这般做事不欠考虑,只怕六长老也会斟酌一下,还要不要再为你出头了……”沈园将沈红拦腰抱了起来,两人便倒在了**。

“逞现在你韶华仍在,尽量多多的取悦六长老吧……”沈园一边轻轻解开沈红的衣衫,隔着抹胸揉捏着那柔软,一边却说出这有些不可思议的话来。

隔空一掌,烛火熄灭,屋内顿然黑暗了下来……只有那若有若无的喘息和压抑低沉的闷哼声在夜中回荡着……

……

“……沈谪仙,莫非真的开了窍?……”有些略显幽暗的书房中,尚还有人睡不着。

沈正先的目光落在手中的书册上,但心思明显不在上边。

“算了,那小子先天经脉郁结,一生也不可能有什么大成就……即便能凭借一些毅力修炼出一些实力,却也不用担心……”

沈正先的目光阴沉不定,考虑了半天,终于还是放弃了心中那个永绝后患的想法……天赋啊!先天的天赋,注定了沈言不能达到威胁他的高度……

“稍微麻烦点的就是沈言第一继承人的身份……如果到时候不能让他主动让出来,那么也只有以力相逼了……”

沈正先考虑起了之后的发展,他虽然掌管沈家权势,是代理的掌权人……但下一任家主的身份,却不能直接交给沈宏图……

毕竟还有沈言。不过这些事情,现在还不是考虑的时候。

“我给雪影门的长老那么多好处,想必后日的宗门选拔盛会,宏图一定会通过的吧……虽然只是小宗门,但也比在沈家的发展大了无数倍!”

想起这些,沈正天的目光,却是又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这笑容很真挚,很欣慰。

其实,再冷血的人,也有自己柔软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