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七醒来

三七 醒来

“……姐……姐姐?”沈言晃了晃脑袋,方才完全清醒了过来。

天色不过微微泛着鱼肚白,他正要坐起来,这一动方才注意到自己的怀中靠着沈如烟那柔软的娇躯,这一下立马把沈言吓得不敢动了。

仿佛惊醒了沈如烟,就是他的罪过一般。

不过沈言没有丝毫不愿意,因为沈如烟现在的模样,明显就是因为守了他一夜,因为忍不住困倦和疲惫,方才沉沉睡去的……

想起昨夜,沈言也不由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神色。

他好似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面无尽的天地灵气萦绕在他身周,孕育着他的身体,那种感觉,仿佛在母胎中一样!

不……不对……不是梦!

沈言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右臂,当下便惊讶的差点叫出声来。

昨天的场景历历在目,右拳上森然可见的白骨和鲜血,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幻觉……可现在那森森的白骨仿佛已经愈合了起来。

而右拳之上也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粉红色疤痕……好像是十几天前的伤势一般!

“那天地灵气……怎么来的?”这是沈言唯一奇怪的问题,天地灵气的来源没有任何预兆,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

……

“呜……”沈言正要深思,胸前的沈如烟却猛然伸了一个懒腰……仿佛一只刚刚睡醒的猫儿般,美丽兼着一分别样的诱惑。

“咦……小弟……你醒了?”沈如烟呆呆的看着面色红润的沈言,有些不可置信的咬了咬自己的指头,而后擦了好几遍朦胧的眼睛,方才不可置信的道。

“恩!”沈言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沈如烟话音里的那种激动和欣喜,他又如何听不出来……或许千言万语,也只能化作这一声。

“太好了……太好了……”沈如烟手忙脚乱的从沈言的胸前爬了起来,因为弟弟伤势康复的她高兴的有些手足无措。

“小弟……你别起来,我去告诉爹爹!”

沈如烟也不待沈言答话,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沈言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转瞬间却又忍不住轻笑了起来……那一抹残留的,泛着如兰似麝香味的温暖,随着沈如烟的离去,越来越淡……

……

“谪仙!你……没事了?”

沈正天那俊朗的身形出现在沈言的视线之中,虽然在快要扑向他的那一刻抑制住了自己激动的心情,转而问出了这么一句略显平淡的话——

但沈言却仿佛要窒息在这样平淡的关怀中一般。

“没什么大碍!”沈言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而后从**坐了起来。右臂虽然仍然疼痛,可比之昨日,却已然能轻微的动弹了。

最主要的是,心神的消耗,还有经脉中乱窜的那一抹气劲,随着昨晚那漫长的一个梦,完全的消失不见。

“小弟……你的伤,怎么可能……昨天指骨都露了出来……”沈如烟看见沈言的右手,当下便是惊讶的捂住了自己嘴。

当说到指骨裸.露出来的时候,女子的话音都有些发颤,似乎并不想再去回忆沈言那样的伤势。

“不是指骨……那白色,只不过是和沈园打斗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桌子,沾染上白罗果的汁液罢了……”

沈言笑了笑,佯装无所谓的道。

昨天晚上那么黑,虽然有火把,但是沈如烟那个时候身形皆处于一种并不安宁的状况下,所以应该没有清楚的注意道……

沈正天的面上却是没有流露出不相信,或者意外……只是听到沈言说出和沈园打斗的时候,他的眼角忍不住微微跳了一下。

(果然不知道……昨夜我在制衣阁闹出的事儿,只怕转眼间就传到了六长老那里去,他若是要为沈红出头,必定是要警告爹爹一番……)

沈言猜测沈正天因为六长老的原因,并没有时间来仔细查看他的伤势……所以才会找出这样一个蹩脚的谎言。

“哦……这样啊……早知道姐姐昨夜就帮你将周围的鲜血全部清理了呢……”沈如烟黛眉微皱,仔细想了想,似乎还是没有确定沈言到底是不是伤势严重到指骨都露了出来。

沈言心头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

沈如烟因为他伤势的康复,果然高兴的没有再去追究昨晚上的伤势到底多么严重……而沈正天因为没有检查沈言的伤势,便去查看了六长老的书信,自然也就不可能追问下去了。

(成功了!)

沈言心头一动,他要骗的不是沈如烟,而是沈正天……要知道他自己虽然有些奇怪那漫长的一个梦能让他手上的伤好了大半,可也不清楚其中的原因。

若是让沈正天知道他一夜之间那么重的伤势都能康复,绝对会刨根问底……所以沈言只能靠着自己瞬间判断出来的情况随意捏造了一个谎言。

不过事实果然如他猜测的那样,沈正天只知道他昨晚受了伤,却并不知道昨晚他的伤势有多重……

“天佑我沈家!谪仙你的身体能如此之快的恢复,实属意外,不过明日的盛会,却仍旧可以前去碰一碰运气!”

沈正天颇为高兴的点了点头。

沈言应了一声,心头也是极为奇怪……昨天在最后晕倒的时候,他也差不多估计过,想要苏醒至少要三天,想要能行走,就得一周……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短短一夜,他的伤势就好了一半有余。虽然精神仍然有些疲惫,可比之昨夜的油尽灯枯,已经算作精神百倍了!

“不过……谪仙!为父还有一事要提点你一下……”

“爹请讲!”

“你与如烟,和那沈红的恩怨一笔勾销,你千万不能再如同昨日那样无理取闹……六长老昨夜已修书一封,让两方都作罢!”

沈正天静静的看着沈言,一字一顿的道。

(六长老……可恶啊!沈红……这个贱.人……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放过她,可是爹这里,还有六长老那边……)

沈言猛然握紧了右拳,而后又松开。

沈如烟一直紧张的看着他,直到他松开的拳头,女子方才松了一口气……但想起自己所受的折磨,也不由有些怅然若失……

“我不会去招惹沈园的……”沈言话音落罢,沈正天终于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如烟,照顾好你弟弟……”沈正天看着出落的亭亭玉立的沈如烟,神色之间有些莫名的意味……

“嗯……”沈如烟目视着沈正天走出了屋子,方才盈盈笑看着沈言。

“弟弟……你不老实哦……那么重的伤势,怎么会一夜就康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给姐姐说说……”

“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