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八钱袋

三八 钱袋

“……其实,我也不清楚……”

沈言此刻才明白,刚刚沈如烟的模样完全就是为了不让沈正天担心而佯装出来的,可是既然女子再一次的问了出来,沈言斟酌一下,也就决定实话实说。

若非不得已,他绝不会去欺骗沈如烟。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之后,身上的伤势就莫名其妙的好了大半!”沈言实际上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虽然他心底隐隐有了猜测,但也不可能就这么告诉沈如烟——

我体内有断天刀魂,它吸收天地灵气在治愈我……不说沈如烟能不能接受,单单断天刀就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这无关乎对沈如烟的信任,而是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也许划破虚空,横渡两大宇宙的事情这个世界的无上至尊可以理解……

但告诉沈如烟显然是行不通的,这件事情,她不知道也许最好……沈言早已下定决心,他就是沈谪仙,那个要照顾沈如烟一辈子的沈谪仙!

“不单如此,我消耗的心神也恢复了过来,好像昨天根本没有经历过那么耗费心力的事情一样……”

沈言顿了顿,方才说道。

沈如烟眨了眨漂亮的眸子,而后偏着脑袋想了想,才有些不确定的道——

“小弟你这么一说,姐姐感觉自己的精神好像也好的很呢……”

沈言心中一动,而后无所谓的笑了笑。

“姐姐,不必管这么多了……总之能恢复过来就是一件好事!”他不想沈如烟因为这些事情思来想去,所以直接就岔开了话题。

“还有……我肚子好饿啊……姐姐……”沈言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沈如烟。

女子轻笑一声,而后用手指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一睡醒就知道吃……你是小猪变得啊……”沈如烟的声音里,透露着一股欣喜。

沈言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而后‘恶狠狠’看着沈如烟。

“我不是小猪……我是大灰狼……啊呜……”

沈如烟轻轻的躲开了朝自己扑来的沈言,而后轻笑着为沈言准备早饭去了。

看着女子虽然稚嫩,但已经凹凸有致的娇躯在视线中如同蝴蝶一般轻盈的飞舞着……沈言的眼角,却是挂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

“假设断天刀魂有着吸收天地灵气,为我疗伤的效果……这样解释的话,也就说明了伤势和精神的恢复原因……”

沈言站在院中,看着火红的朝阳,心头却是筹思了起来。

“断天刀前世号称天下无敌……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它是从何而来!这断天刀魂……也不知道是怎样跟着我一同跑来这里的……”

想着想着,沈言的思绪再度回到了前世那最后落下的四道雷霆……还有没有落下的一道金色雷霆上……那雷霆,不正常啊!

沈言虽然算不上聪明绝顶,但从修道界的记载中,多少也知道自己经历的天劫有多么不寻常……

不说最后四道劫雷,单单第四道青罡煞雷,就已经是仙界之雷了……按道理说,不可能出现在凡界。

“既来之,则安之……无论断天刀魂到底是如何来到我体内的,总之拥有它,并不是一件坏事……更何况,你也是我最好的知己啊……”

沈言心中暂时放下了天劫的不正常,也彻彻底底的将断天刀魂的神奇暂且抛却到了一旁……正如他所说,断天刀,是他的知己……即便,这知己只是一柄刀!

……

“小弟……姐姐得去帮工了……”两碟小菜加上一碗清粥,沈言却吃得很香甜……沈如烟一边托着腮看着他大口喝粥,一边柔声道。

“别!不去了……姐姐,那沈红沈园虽然也接到了六长老的警告,可难保那种小人又玩出什么无耻的招数……”

沈言急急忙忙的咽下最后一口粥,而后赶紧说道。

“姐姐你若是再一次出了事……”

沈如烟轻轻的笑了笑,而后又摇了摇头。

“父亲虽然已经不是实际的家族掌权人,但在湘云镇外的所有家族眼中……都还以为父亲只是闭关,所以才让大伯掌管家族一切事物的……”

“让父亲在外像平民一般找些生计的路子是不行的……家族面子挂不去是一条,父亲如果自己在外找些活计维持家中的花费,那么明显就是自己落实了大权已失,这样一来沈正先就更有理由真正的接管掌权人位置了!”

沈如烟说的这些话,沈言如何不懂。

这些家族的门门道道,他多少也清楚……沈正天此刻虽然在沈正先的隐瞒下,让湘云镇大多数人认为他是练功走火入魔,可却仍然是沈家实际的家主!

如果沈正天自己跑出去赚钱,那么自然就告诉了外人实情……沈正先大可以打着抹黑家族颜面,不执家主威严的旗号,堂而皇之的接手家主之位!

少了这样一个过渡阶段,说不定沈正先彻底接手家主之位后,他们三人的处境无疑更为糟糕……连明面上保护自己的身份都没有了,到时才真正是任人欺辱!

沈如烟见沈言一副无话可说的模样,安慰似的摸了摸他的头,轻声笑了起来。

“所以了……如果姐姐不去赚钱,那么只依靠每月下发的月钱,是根本不够这些消耗的……更何况,弟弟你伤势还没有完全康复,还需要为你抓药,这些地方……都要用到银两的……”

“不过你别担心,姐姐自己会小心的……大不了以后不去制衣阁便好了!小弟你要好好修炼……明天的盛会,姐姐等着你——”

沈如烟的眼角带上一抹盈盈笑意。

“大放异彩!!!”

“我会的……不过姐姐,你确实真的无需去族内帮工了,你看,这是什么……”沈言将手伸入怀中,掏出了从‘大方’的沈宏图手中拿来的钱袋!

“这……你从哪里得来的这钱袋?”沈如烟眉头微微一皱,这钱袋上等丝绸织就,明显不是寻常人家能佩戴的!

“……姐姐,别一副嫉恶如仇的模样好不好……”沈言无奈的拍了拍额头,沈如烟也太过善良和正直了一些吧……

若是寻常人,哪里还管着钱袋从何处来的,不过他还是要安抚沈如烟的心情——

“姐姐,你放心……这钱袋的来路绝对是正当的!”沈言心筹,那沈宏图‘自愿’给我,我没偷没抢,应该算是正当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