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一恐吓

六一 恐吓

“沈园私自藏匿了什么东西?……他想做些什么?”沈言并不确定沈红知不知道沈园的猫腻,但他觉得既然有可能知道,那么询问一番,总是没错的。

而且沈言觉得,沈红和沈园如此亲密,理应知道一些事情……哪怕不是真正的秘密,只要挖出一些消息,沈言也有信心,让沈园不能安心的和那人做什么交易……

“东西?什么东西……”沈红微微一愣,而后有些讶异的看着沈言。

沈言的眸子里泛起一抹寒意,而后伸出食指抬起了沈红的下巴,有些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呢……仔细想想看,要是想起来什么……你的命,可能就保住了……若是想不起来……”

沈言捏了捏沈红的下巴,后者的身躯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别杀我……别杀我……”沈红颤抖着后退了一下,但却被沈言牢牢的捏住下巴,却是连动弹一下都不能。

她面上的神情,完全就是恐惧到极点的模样……而沈言此刻,不过方才是十四岁的少年罢了,如此情形,看起来倒也颇为怪异。

不过沈红丝毫不怀疑,沈言说的话有假……她就算再笨,那种凝如实质,让她身体灵魂仿佛如坠冰窖的眼神,却让她在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她不想死。

她之所以卑躬屈膝的伺候沈园,无非是为了享受一下当人上人的滋味……比大部分平民要高上一等的地位。

沈红不想放弃这好不容易,自甘堕落去讨好六长老,方才换来的地位……

正因如此,她比谁都不想死,她想要活下去,活着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生活……

“想不起来么?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沈言笑嘻嘻的说道,任谁看起来,这个面色略有些苍白的少年,分明就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可沈红不这样想,即便此刻沈言身上没有任何杀气流露……但给她的感觉,却比刚刚锋芒毕露之时,要可怕的多。

“沈园和我的关系虽然看似亲密,但有些东西……我并不知道……他想要我知道的东西,我才知道,他不想让我知道的东西,我问了也没用……”

沈红倒也冷静,吸了一口气后,急忙说道。

沈言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不过没问出来也不要紧,相信沈正先知道这件事情,也不会让那沈园好过的……

(最好让你们狗咬狗……到时候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所以说……沈园这几天来怪异的表现,你全都不知道了?”沈言云淡风轻的道。

“嗯……”沈红咽了一口口水,而后有些惧怕的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死寂的面庞。

她从那面庞上,看不见任何的波动……少年的眸子,清澈至极。

“是这样啊……”沈言忽然偏着头,露出了一个略有些兴奋的表情。

“那我就可以杀了你了……姐姐也没办法怪我了……谁叫我问你问题,你都不回答呢……好吧,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杀了你……”

沈言此刻佯装出来的模样,分明就好像是一个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应该有的行为一般……包括那笑嘻嘻的声音,就如同在述说一个事实。

“啧啧……真舍不得杀了你呢……可惜不杀了你,就看不到你死亡之时,从喉管里喷溅出来的鲜血了……”

沈言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噗——”他猛的伸手朝上一抛,沈红一下子被吓的倒在地上。

“从你喉咙里喷出来的鲜血……会溅出来多高?这么高?这么高?还是……这么高?”随着沈言轻飘飘的话音落下。

“吓成这样了么……我决定了,割断你的喉咙之后……我会让花花绿绿的虫豸老鼠,在你的身体里爬进爬出,看看你的心,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

沈红还是那般魂不守舍的模样,似乎已经被吓呆了。

沈言眼底深处终于出现一抹狠色。

没想到佯装出来的这幅模样,都没有套出任何话来。可能这沈红真的不知道这几天沈园到底在搞些什么猫腻……

可能沈园对这次的交易看的很重要,所以并没有告诉沈红……

既然是这样的话,沈红也不用再留着了,沈言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骂道。

“……当你欺辱姐姐的那一刻,就应该会想到有这样的结果!”沈言叹了一口气,目光忽然变得温柔起来,“下辈子……别再这样作践自己了……”

手中那断木做的尖刺,再度抵在了沈红的喉咙上。

“等等……”沈红忽然出声道。她的目光,有些奇怪,又有些说不清的韵味……

“还有什么遗言么?既然我亲手终结了你的性命,也会帮你办到你所说的事……只要我力所能及!”沈言卸下了刚刚的伪装,淡然道。

此刻他的模样,才是真正的云淡风轻。

刚刚的语调,话音,还有表情,都不过是为了吓一吓沈红,让她如实交代罢了……可惜失败了,沈言自然不用保持刚刚那般模样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贱?不单单让沈园爬上我的床,还要媚笑着满足六长老的要求?”沈红的眼角,好像突然泛起一抹晶莹。

连沈言的目力,竟然都看不真切。那到底是泪痕,还是他的错觉?

“不!你所选择的,只是你想要选择的……或者说,是因为命运所迫……你只有这样做,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沈言沉吟片刻,还是淡淡的道。

他这番话,只是顺应本心说出来的罢了。不过对于沈红,无异于是一种震撼到极点的论调……

在这个世界,除了修者以及拥有贵族身份以外,其他女子的地位是非常低下的……沈红这种行为,甚至可以说是不知廉耻……

等到沈园和六长老都不在需要她之后,沈红甚至连嫁人都没办法……

沈言的一番话,无疑是说到了她的心底。

“你真不觉得我是个贱人?”沈红的面上有着一丝希冀,如果沈言没看错,甚至还有一抹淡淡的羞怯……

她仿佛在这一刹那,又回到了豆蔻年华。

“……多说无益……今日,我必然是要杀了你的!”沈言的声音没有丝毫动摇,他决定了一件事之后,绝对就不会出尔反尔。

“死在你的手中……我很知足了……只是为何……却没有早些遇到你……”沈红笑了笑,在这一瞬间,那样的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她居然有了这种气质,直面生命的终结,笑着迎接死亡的气质……

沈言蓦的闭上了双眼——手中尖刺,猛然往下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