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二变化

六二 变化

“对了……沈园上次到我房间来过一次,我看见他在柜子中放了一张羊皮卷……不知道是什么……”

沈红的面上本来已经泛起一抹满足的笑容,但是她却突然说道。

沈言猛的将手中尖刺收了回来,可还是在沈红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痕……他的目光明灭不定,紧接着四处打量了一下。

屋中的的确确有着一个柜子,不过却是立在墙角。

“别想玩什么花招……我会在意呼救前杀了你!!!”沈言目光森然的盯着沈红的双眼,后者此刻却是再没有露出丝毫惧怕的神色来。

沈言见女子不答话,倒也没有再度询问,谨慎的朝着墙角的柜子走去。

“你是第一个……不因为我所做的事情,而对我有偏见的人!”沈红低低的呢喃了起来,“沈如烟的事情,我很抱歉……不过,用我的命来偿还,想必也应该足够了……”

……

沈言借着指尖的蓝白色光芒,观察着手中的羊皮卷。

其上歪歪扭扭的画着一条红色的线……沈言越看,脸上的神色就变得越难看。

“沈家祖坟……这……沈园这老东西,居然用这种东西去和别人交易,不过在哪里到底藏着什么?”沈言心头也有些奇怪。

沈红看着他的模样,轻轻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沈红也有些奇怪沈言到底找到了什么,沈园将这东西放在柜子里,是当她面放置的……

而且也警告了她不许去翻看,沈红虽然贪慕虚荣,但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这些天根本没有去翻动那张羊皮卷。

“没什么!”沈言忽然一滞,心头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这沈园倒是打得好算盘……居然就将这东西放在了沈红的屋子里,只怕没有人会想到这羊皮卷居然藏身此处!)

沈言忽然上前一步,再度站在了沈红面前。

“你真的不知道沈园到底打得什么算盘?”沈言的声音没有丝毫命令和逼迫,只是很寻常的在询问。

“……我要是骗你的话,死无全尸!沈园虽然和我有了那种关系,但是这些事情,他都不会告诉我,只是叮嘱我不准乱动这些东西……”沈红笑的有些勉强。

“不过我以为这东西并不是很重要,所以他才放在我这里的……但看你的模样,这东西应该很珍贵吧?”

“沈园这一次,岂非悔之晚矣?”沈红笑的虽然勉强,可她毕竟是笑了。

沈言有些不明所以。

“我要杀你……你不恨我?再怎么说,沈园和你的关系,应该比我要亲密吧?”沈言也有些奇怪,这女子莫不成真是个墙头草?

“你不懂的……”沈红摇了摇头,眸子里泛起一抹莫名的神色。

“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不拿有色眼光来看我的人……若是早些遇见你这样的一个人,只怕我也不会走上这条路……”

沈红心底有些苦涩的叹了口气。

“不管我懂不懂……你今天的结局都是一样的!”沈言嗤笑了起来。

沈红忽然笑了。

“你杀了我吧……刚刚我还很害怕死亡,很害怕失去自己的一切,但现在,我不怕了……我真的不怕了……”

沈言目光闪烁,有些不明所以。

“你刚刚的那些话,无论是真是假,总之让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沈园和六长老那样的人……”沈红突然抬头看了沈言一眼。

“赶紧动手杀了我吧……不然,我怕自己会改变主意大喊大叫的……”沈红突然眨了眨眼睛,沈言不由得一呆。

这女子莫不成是个痴傻?怎么一瞬间的变化,会如此之大?她此刻的模样,分明就是一个调皮的小女孩子罢了。

丝毫没有第一次看见她之时,那种仗势欺人的感觉。

“如你所愿——”沈言冷冷哼了一声,他不认为沈红这样的人会在临死之前有所顿悟,这一切只怕是她自己安慰自己罢了。

手中尖刺一横,牢牢的抵在那已经泛起一片血渍的脖子上。

沈红闭上双眼,头颅高高的扬了起来……

沈言的神情有些奇怪,他此刻真的搞不懂了……从气息和心跳来判断,面前这女子,真的已经没有丝毫惧怕的模样了。

可是……刚刚她还吓成那样。难道自己一句话,会有这么大的威力?那自己前世,还用断天刀和人战斗什么?直接将对方说死不就行了?

沈言心头有些哭笑不得。

一种诡异的气氛在蔓延……沈言此刻却丝毫没有在意这些,他忽然想弄清楚,沈红到底在想些什么。

其实沈言根本不知道,他刚刚的那番话,对沈红的触动有多大……这就像是一个孤立了十几年的人,突然被人认可了一般。

而且沈红这数年来,分明就是活在沈园和六长老两人之间……两人的一切她都要忍受,否则不是死,就是被卖掉。

自从上过沈园的床,再爬上六长老的床之后,已经注定了她的宿命。只要两人厌倦了她,她可能混的连一个平民都不如……

沈红此刻忽然有了一种悔恨,自己抛弃尊严,出卖很多东西换来的一切,真的值么?

她不想死。可她偏偏又想死在沈言手中,死在这一生一世唯一一个认同她存在的男人手中。因为她从沈言的眼中,看到了平等!

不是力量上的平等,不是性别上的平等,这是一种生命同生命之间的平等。

“怎么不动手呢……”沈红的声音,突然带上了一种淡然。她连死亡都已经不在乎了,还会在乎其他的一切么?

“……你……还有什么遗言么?”沈言心头突然有些堵得慌……这样一个小人物,居然也会让他感觉有些难以抉择。

沈红愣了愣,她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一对灿若星辰的眸子,最后蓦然一笑。

“没想到……你杀人之前还会问那人有没有遗言呢……我倒是第一次遇见……”

沈言听着沈红笑嘻嘻的声音,莫名的有些心烦。

“……我只能尽力而为,如果是我做不到的事情,那就只能抱歉了……现在,说出你的遗愿吧……”

沈红神情一滞,面上的神色忽然变得奇怪了起来,有歉疚,有自责,或者更多的,还是一种澄澈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