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四地

六四 地图

“沈家祖坟那里……竟然隐藏着什么?连我爹都不知道这件事……那沈园也不知道从何处弄来的这地图……”

沈言回家之后,和沈如烟打了个招呼,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此刻他正把那张羊皮卷摊在**,细细的查看起来……沈家祖坟,肯定就是埋葬沈家先辈的地方……沈家上一届,还是下等一级的名门贵族,底蕴极其深厚。

贵族一共三等三级。一级最高,三级最低。

沈家以前乃是下等一级的名门贵族,而现在,因为家族评品连番失败,所以已经落到了下等三级的贫门贵族地位上。

但沈家祖坟,埋葬的人物,可都是沈家的先辈……其中甚至还有这沈言的祖爷爷,一名换血境三重,横贯湘云镇的高手。

沈家的名门地位,也是在这个时候奠定了基础。

到了沈言爷爷这一辈,却是再没有那等精彩艳艳的人物……所以沈家的地位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勉勉强强的算作一个宗族。

而到了沈正天接手沈家之时,沈家的贵族地位早已谪落到了贫门……因此也才有了之后沈正天在家族评品之时,被废掉修为的事情。

话虽如此,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沈家的上几辈,确实出过一些天资卓绝的子弟……正因为如此,沈家祖坟,甚至比祠堂在沈家子弟心目中的地位还高!

因为那里面葬着许许多多,让沈家爬上名门席位的先辈。

“这沈园吃了豹子胆不成……居然敢和外人算计到沈家祖坟头上……”沈言顺着羊皮卷上的红线看过去,心头却是不禁高看了沈园一头。

原本他以为沈园那厮,最多也就是个小人罢了。

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敢玩这一手……要知道,他只是沈家外族管事,这种联合外人意图在沈家祖坟做些什么的事情一旦暴露,绝对是连诛九族无疑。

“……拿自己无数亲人的性命,赌一赌日后的成就……这沈园倒也是个人物,而且能把如此机密的羊皮卷随手放在沈红的屋中来迷惑对手……”

“也可以称得上老谋深算,不过他万万料不到……我竟然阴差阳错的将这羊皮卷拿到了手……”沈言心头冷笑了一声。

“到时候倒要看看,你拿什么和那人交易……拿不出来这地图,恐怕那人盛怒之下,会直接灭了你……”

沈言想着想着不由心头一动。

“我身为沈家嫡系,去沈家祖坟那一片地区应该无事……随意找个借口就可以了……既然这样,得找个机会过去看一看……”

他也好奇,那个人能忍住沈园的冷嘲热讽,还直接给了他一瓶强身健体丹,可以想象那人对这地图的看重……

或者说是对地图记载着的东西的看重。

“明日是盛会……若是被某个大宗门选为弟子,可能直接就和对方回归宗门行拜师之礼了……”沈言心头暗自筹道。

虽然连家都不让他们回,直接让他们去宗门的可能性很小,但沈言觉得也不是没这个可能性。

“如果是那样的话……这地图在我手中,可能就起不到应有的作用了!”沈言知道那沈园肯定是将这地图记在心中的。

不过他肯定没办法去沈家祖坟,沈家祖坟有沈家的长老看守……可不是沈园能进去的。想要进去沈家祖坟,只有两条路……

一个是拿到沈正天的亲笔书信,另一个就是身为家族嫡系子弟。

沈园两条都沾不上边……而他既然要和那人交易,显然是不可能将这羊皮卷地图的消息告诉沈正先……所以他只能选择无中生有的第三条路……

那个人得到了羊皮卷,是有实力硬闯的……或者说,可以偷偷的潜入进去。

“按照风险越大收益越大的道理来看……这地图之后隐藏的东西,可能真的超乎我的想象呢……”沈言心头不由一阵好奇。

这东西没在沈家祖坟里,但是却在沈家祖坟所在的那一片区域里。

而那一处地方四面环山,只有一个出入口……被沈家的长老把守着,所以无论是谁想要进去,都必须要经过此处!

“妈的……不管怎么说,我今生都是沈正天的儿子……沈家祖坟里面藏着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外人拿去!”沈言眸子里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

“决定了……等会儿就过去……让那沈园……”沈言知道有些事情,该做决定的时候就要做这个决定,“竹篮打水一场空!”

沈言悄悄的将羊皮卷放入了怀中,而后细细的思索起接下来的计划。

(这羊皮卷上只有一条线路……其他什么都没有,说不定有可能遇到什么危险……虽然是沈家祖坟,但那么大一片区域,谁知道里面有些什么!)

沈言靠在床沿上,心头却是忍不住的思索了起来。

(……今晚去那沈家祖坟,遇到危险的可能性……应该是四成左右,综合地利还有祖坟存在的时间,这个几率很合理……)

(六成的话……值得赌上一把了!即便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也只能将这秘密暴露出来,让守护祖坟的长老知晓了。)

沈言因为沈如烟的事情,是不可能再去做生死赌博之事的……比如药力在体内肆虐之时,他选择的是废弃灵谷窍穴,而非让药力冲入识海……

但此刻他赌的却不是生死……只是遇到危险的概率罢了……况且还有着家族长老在外面守护,即便遇到危险,也可以向对方求救!

顶多就是暴露出来自己进入里面,是有着一些预谋的……但那时候暴露也无所谓了,因为他至少已经去探察过一次,暴露也不亏!

沈言之所以打定主意要进入沈家祖坟去找寻羊皮卷目的地记载着的东西,其实更多的还是一种奇怪的心理罢了……

他觉得自己既然这辈子是沈家嫡系子弟,那就不能坐视在沈家祖坟范围内的东西,让其他人夺走。

(……沈园啊沈园……等盛会完毕之后,我倒要看看你回来又是什么表情……)

沈言敢赌,明日盛会重要之至,沈园绝不会去因为查看羊皮卷而耽搁……因为在那种“聪明人”眼中,过度的去关心这地图,反而有极大的可能会暴露……

不过沈园绝不会想到,这一次他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或者更多的,是沈园猜错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人心!沈红的变化,若不是发生在眼前,即便有人说给沈言听,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就这么决定了……等到子时,我再过去查探一番!)

沈言要等到夜深人静,保证没有任何人会注意到他行踪的时候,才会去沈家祖坟,看看这羊皮卷地图的目的地,到底隐藏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