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五石碑

六五 石碑

夜已经深了,偏偏还有人尚未入睡。

“看来姐姐和爹都已经睡熟了……我去沈家祖坟之事,断然不能让爹知道,否则被询问一番,也不好解释……”

沈言悄悄的从窗户溜了出来,大概辨明了一下方向,便迅速的离开了。

若是让沈正天知晓这羊皮地图,必然会刨根问底的询问一番……沈言如果要解释,那就只能说出他杀了沈红之事……

所以他决定,谁都不告诉,包括沈如烟也是如此。

……

沈家虽然地位已经大大不如以前,但祖坟,却仍然如同沈言祖爷爷在世之时那般宏伟。

因为祖坟,是不允许被分割出去的土地……只要大宋朝将这一片区域划分给了你,那就永远是沈家的地盘。

而这地盘,除了埋葬尸首之外,不得做它用。

如果沈家贵族席位被剥夺,那么这一片土地,虽然仍旧属于沈家……但却不准埋葬任何一个人的尸体,直到重新夺回贵族的身份。

……

奔行了数里,沈言终于是来到了沈家祖坟所在的区域。

周围林木丛生,四面群山环绕,只有一条通往里面的道路……四周静的诡异,连虫鸣之声都没有。

沈言眸子里泛过一抹异色,而后上前一步,刚刚好踏足那条道路的入口处。

瞬间。一股磅礴伟岸的气势,直接压向了沈言……那股气势,竟然是那样的惊人!沈言甚至连手指,都不能动弹分毫!

“来者止步——此乃我沈家重地,速速离去!!!”

紧接着,四面八方如同雷鸣一般,响起轰隆隆的声音来。

沈言心头骇然不已,却是赶忙眨了眨眼睛……他不知道对方是会让他说话解释,还是直接将他砸飞到一边去……

眼睛使劲的眨巴了几下,那股压力倏然一松。

“小子沈谪仙……沈家当代家主沈正天之子,深夜来此,只想拜祭爷爷在天之灵……别无他意!”沈言赶紧说出了自己来的来意。

“可有凭证?!!!”

那声音微微一顿,似乎是没想到这么晚居然还会有人前来……不过转瞬之间,却是直接出声问道。

沈言一愣,旋即急忙从怀中取出了一物。

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传来,手中的东西瞬间消失不见……沈言却没有丝毫惊奇,隔空御物的本事,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本领!

“既有族贴,且入内吧……在祖坟之内,不可做出任何对先辈不敬之事,两个时辰后,不得再呆在其中!!!”

话音落罢,族贴再度出现在了沈言的手中,而后那四面八方传来的威慑,全部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仿佛此处从来没有人任何人存在一般。

但沈言却不会这样认为……甚至他觉得,他的猜测应该没有那么准确……开什么玩笑,这么恐怖的威压……

即便是那个人来,也绝对是斗不过的。沈言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觉得看守沈家祖坟的神秘人,远远比前者要恐怖的多。

沈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之后,踏入了在密林掩饰下的峡谷内……那里面正是无数沈家先辈,埋葬尸骨的地方。

……

穿过一条完全被树木围绕的下路,沈言终于是走进了沈家重地。

一进入其中,他瞬间便愣在了那里,居然就在这个万籁俱寂的地方闭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形容这种感觉……苍凉,落寞……这两种最直观的心情倏然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这种苍凉,沈言前世,也仅仅是在神州的一个古战场处感受过而已……这是一种完全用生命沉淀出来的气息,只有生命,才能诠释这种苍凉!

许久许久,沈言方才睁开了双眸。

沈家祖坟中埋葬着的先辈,却是让这片区域,沾染上了一种独特的气息。连沈言的心神,都有些微微的迷失,可以想象,其中的执念到底有多重!

到底是一代一代衍生出来?还是说……拥有这股执念的,只是区区数人而已?

“沈家先辈到底想要干些什么……这么恐怖的执念,已经能和神州那传说中经历过千军万马大战的古战场相提并论了……”

沈言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不过他知道他来此的目的不是感叹这里的执念到底有多重,而是为了羊皮地图中隐藏着的东西……

沈言平复好心境,上前走了几步。

一个有些陈旧的石碑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石碑之上被风雨击打出了无数凹凸不平的痕迹……仿佛预示着沈家的昌盛兴衰!

“以雷霆立族,以雷霆震慑他族!沈家作风,动如雷霆!!!”

沈言轻声将石碑上显得有些模糊的字迹念了出来,这字迹却是让他有些心神震颤。

“沈家传承……年……至立碑之日,已有……位先辈埋骨于此……天地不公,赐我沈家雷霆正道,却不让雷霆……”

“呜呼哀哉,仰天长叹,奈何奈何……奈何奈何……”

字迹古朴苍劲,仿佛无数年的风吹雨打都没有让字里行间的气势消失。

其中许多字迹已经模糊不清……沈言前后猜测一番方才勉强认了出来,但是那代表数字的传承年份,以及埋葬的先辈尸身数量,却是根本看不清楚!

数字是没办法猜的,因为没有任何信息可供推理。

沈言伸手抚摸着那陈旧的石碑,目光之中却是不断的闪烁着光芒……

“这立碑之人……倒也是一个人物!”

单单这份字迹中蕴藏着的恨天地不公的气势,也不是一般人能轻易写出来的。

不过让沈言最为好奇的,却还是最后那两句话……

天地不公,赐我沈家雷霆,却不让雷霆……??天地不公,是立碑之人对天地的怨怼,赐沈家雷霆,沈言猜测应该是雷霆诀……

可是不让雷霆……不让雷霆什么?而且最后的奈何……一共出现了四次!一次比一次蕴含的不甘气息重的多……可见立碑之人确实是无奈之至!

奈何什么?这立碑之人,到底想要叹息什么?沈言虽然好奇,但没有丝毫信息的情况下,他也是根本不能猜测出真实的情况。

……

“按照羊皮卷的路线,应该是往这边走……”沈言暂且放下了石碑之事,对照了一下羊皮卷地图,便朝着前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