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六纸张

六六 纸张

许是因为终年不见阳光的缘故,峡谷内充斥着一种阴暗,腐败的气息。

此时又是半夜三更,若是寻常人,只怕被这阴森森的环境吓得一动不敢动……可沈言却在这黑漆漆的地方,靠着指尖的一点亮光,缓步的前行着。

四周的树木,也不知经过多少年的生长,给人一种迟暮的感觉……也许是错觉,沈言心中暗道。

树木怎么可能给人迟暮的感觉?即便是冬季,树木也是散发着一种直面凋谢的勃勃生机……但在这里,居然是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莫非生长的时间太长,连自己都厌倦了自己的存在?

沈言其实已经暗暗感觉到不对劲了……那石碑之上所记载的时间,已经完全没有了丝毫可查的自己,但他也能觉察出来……

沈家存在的时间,或许比族谱中记载的还要长。

……

“……这里居然还有着生命活动的气息……”也不知在这漫无边际的地方走了多久,沈言忽然顿住脚步自语道。

目光迅速的朝四周打量了一拳,少年的眸子里却是泛着一抹淡淡的嘲讽。

“几只畜生,居然也来觊觎我身上的肉……”

不过是几只灰毛狼罢了,沈言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灰狼也就是一般的野兽,普通人设下陷阱都可以将它们杀死。

更何况沈言此刻,还是掌握了一式武技的养身阶修者。

兽类,在这个世界,也是有着修炼体系的……和前世的妖怪精魅一样,修炼到高层次,都是可以化形的存在。

野兽,不过是最低等最低等的存在罢了。在兽类中的地位也就相当于普通人类在修者眼中的地位,和奴仆没有什么区别……

化形,这个世界的妖兽想要化形,沈言也不知道需要达到什么级别……但前世的妖修,必须是有了元婴大圆满的修为,才能完全化为人形。

可想而知,这个世界的化形条件,至少不会比前世低。

几只畜生绿油油的眼神在沈言看来,却是显得特别可笑……

“雷爆——”右拳之上光芒大亮,完全萦绕满蓝白色的恐怖光芒。沈言身形瞬间一动,直接砸向了面前的灰毛狼……

嚎——

一声惨叫传来,右拳触及的那只畜生,还有和它站在一起的另一头毛狼,瞬间被雷爆拳法的巨大威力,直接砸飞了开去。

第一只灰狼,躯体从沈言右手的落点处开始不断的泛起恐怖的焦黑色……鲜血流淌出来,便是闪过一阵阵栗然的电弧。

收拳站定。

果不其然,剩余的三只灰狼打量了一下沈言,低鸣了几声,而后缓缓的退入了草丛中。狼生性狡猾,也知道衡量自己和面前这人的差距。

沈言嘴角微微露出一个笑容,而后蓦然愣住。

那死去的两只灰狼,居然瞬间湮灭成了灰烬……这绝不可能是雷爆拳的作用,雷爆拳法还没有那么大的威力……

雷爆拳,可以点燃断木,但绝对不可能让这两只灰狼的躯体,燃烧成灰烬。

望了望那两团灰烬,沈言心头忽然一动,走上前去。

灰烬之中,躺着一张奇怪的纸……之所以说它奇怪,是因为这纸张显得陈旧之极,但连狼身都化为了灰烬的情况下,足以显现出它的不平凡来。

沈言按捺住心头的疑惑,将其捡了起来。

纸张上带着一种淡淡的暖意,仿佛寒冬里的一抹火光,虽然没有在旁边烘烤,但已经给人一种无限的希冀。

除此之外,纸张之上还散发着一种极其微弱的沧桑之意。就像是经历了无数年的风吹雨打,亿万次的岁月变迁!

“这纸张……”沈言心头忽然泛起一抹奇怪的感觉,这纸张好似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吸引力一般,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将其收入怀中。

所谓事出反常必为妖,但沈言却不怕……

“带走你……又如何?”不错,他决定顺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将这完全空白的一张纸,放入了自己的怀中。

也许有人怕这纸张之内隐藏着什么,但沈言岂会如此肤浅?无论这纸张背后隐藏着什么,单单从这种神秘的气息上,已经可以看出这纸张的珍贵之处了。

经过这件事情,沈言越发的感觉,沈家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这纸张,还有那自己残缺不全的石碑,绝对隐藏了什么……

“……这些事情,只能待日后再寻求答案了!现在……最主要的是,不能让祖坟里的东西,落入外人之手!”

虽然可能那个人并不是守护祖坟的先辈的对手,但事情总有例外,万一对方用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说不定就能溜了进来。

沈家虽然以前可能比沈言想象中的还要强大,但那毕竟是很久以前了……现在的沈家,不过是一个贫门贵族罢了。

也许沈家曾经有着无数层出不穷的底牌,可现在……也落魄到了,连一个宗族贵族席位,都拿不到手的局面。

沈言丝毫不怀疑,那个人的手段,可以毫无费力的从守护祖坟之人的眼皮子底下溜进来……到时候,若是被心怀怨气的对方,将沈家无数先辈的埋骨之地翻了出来……

那可就是他沈言的罪过了。

他绝对有理由相信,找不到羊皮地图的对方,绝对敢如此去做。那人,或者说是他背后的势力,真的闹起来,根本不会在乎一个区区沈家!

……

大宋朝地域无限宽广,无数家族的封地,根本只是占去了百不足一……而每一个家族的祖坟,是不计算在封地之内的。

而且,大部分的家族,先辈埋骨之地比家族的封地都要大上许多倍……因为封地越多,收益也就越多,时间久了,家族的发展就会处于一种不受控的状态。

但是坟地就不同了,即便给你再大的一片地方,你也只能埋葬先辈的尸首,不允许作为它用,所以沈家的祖坟所在之地,也是极为庞大的!

可以说,至少比沈家家族所在的地方,要大了数倍不止。

沈言此刻才发现,那羊皮卷上弯弯曲曲的路线到底有多远……按这个走法,只怕两三个时辰才能到……

但守护祖坟的先辈,却只给了他两个时辰……一来一去,根本连来回的时间都不够,可沈言又不想轻易放弃……

他看了看羊皮卷上的路线图,而后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上方,不过入目却只有一株株巨大的树木……

沈言心头权衡了一下,不由暗自点了点头。

PS:早上家里断网了,现在才来。所以上传的时间,稍微迟了点,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