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七诡异

六七 诡异

“看来可以直接从树梢上赶路……”沈言心下暗道。

这里的树木极其粗大壮硕,许多地方完全就被堵死……如果沈言是个强身七八层的人物,直接利用武技就能打出一条路来!

可惜他不是,以他养身阶七层的修为,如此粗壮的树木,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撼动的。修炼一途,每提升一个阶段,都是一次巨大的飞跃。

到了后期,更是如此。强身阶和养身阶的差距,也是极大的,沈言现在面临的情况,就是一个极其明显的例子。

他的实力不够,所以只能从树梢上走,却无法直接打出一条路来。

将体内的雷霆之气贯彻双脚,沈言身形轻轻一纵,便直接跃上了树梢……而后几个纵跃,便站的越来越高……

沈言现在还不能做到如同前世先天武者那般的绝世轻功,他还不能做到不借助任何外力,就能悬空的地步!

所幸这里的树木,每一根枝桠都极其恐怖……一个人站在上面,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颤抖感觉。

因为树木密集且巨大,所以树梢相隔并不远……沈言很轻易的,便跳到了最高处……这里的树木,可能因为是同一时间种下的……

所以最高的树木高度都差不多,沈言此刻站在最顶端,也不由得一阵心旷神怡……进入峡谷走入那石碑之后,他就完全被树木掩埋了……

此刻能站在最高处,却也没有先前那般憋闷了。

今夜无星无月,加之此处地理位置特殊,沈言的目力,只能穷尽到面前三丈之内……再远根本就看不清丝毫东西!

但极远处,有些山脉,平原的黑影轮廓……沈言还是大概能感觉到的,沈家祖坟所在之处,的的确确是极为庞大了!

而先辈的埋骨地方,也有讲究。

至少沈言就知道……实力越高的,辈分越大的,才能埋到里面去。他所在的这片森林,不过是峡谷的入口处罢了,这里埋葬的,都是实力比较低的沈家嫡系……

再往前方,却是一处平原……这峡谷之内有山有水,平原丘陵倒也不少,可见风水是极为好的,作为埋葬先辈尸骨的地点,再好不过!

最远处的群山,才是真正真正的沈家先祖的葬身之地!要不然,便是实力屈指可数的高手!要想埋葬在这里,除了沈家最遥远的几代子弟以外……

只有成为一等一的高手,这一条路。

否则就只能埋葬在入口处的森林那里……如果沈言没有猜测,没有什么大进展的话,沈正先,以及自己的父亲,都是埋葬在这森林中的。

而那羊皮卷记载的地方,偏偏就是在沈家祖坟这一片区域的最里面……也就是那些群山所在的地方。

虽然羊皮卷记载之时距离现在可能已经过去好久,但沈言还是能分清地图之上,森林平原和群山的差别的……

在树梢之上跳跃,根本就不需要绕路,只需要往前方跑就可以……和在森林里面走,根本就不能同日而语!

主要还是那远方的目标太过于显眼,连绵不断的山脉,沈言甚至不需要过多的去注意,就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他此刻倒不急着看羊皮卷地图上记载的确切地点,总之现在,先跑到平原之上再说……在树梢上跳跃,也是颇为耗费体力的。

“望山跑死马……故人诚不欺我也……”沈言满头大汗……怎么刚刚站上来的时候,就没发现两者间的距离会这么远呢?

他还估计大概三四个时辰就能到,如果不是心中一动从上方赶路,只怕五六个时辰都不可能跑到那处山脉所在的地方。

不过沈言却不知,他此举,却是沈家族人不敢的。

因为下方是什么?是沈家无数先辈的埋骨之地啊……在这种礼仪尊卑极为分明的地方,谁敢如此大胆,去“踩”在自己族中先辈的头上?

但沈言不同,因为他本来就是借体还魂……在沈家,顶多会尊敬沈正天,还有对沈如烟关怀备至了。

之所以看见羊皮卷地图会想要到这里来,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沈言好奇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第二个原因,就是源自血脉之中的一种归属感!

即便对沈家的其余人再不感冒,但沈言也不可能任由沈家祖坟内隐藏着的东西,流落到外人手里。

他甚至怀疑,手中的羊皮卷,就是某个沈家祖先留下的……否则怎么可能对沈家祖坟之内的布局如此清楚,还让沈园拿到了手中?

沈园虽然是沈家外族管事,但他最多的活动范围,也就是去过紫云城罢了……大宋朝地大物博,除了那些游历天下的强者,一般人所去的地方,都是极少的!

而沈园只不过是养身阶的一个小小管事,若非这羊皮卷本身就在沈家家族所在范围之内,否则他绝对不可能得到手中!

……

也不知前行了多久,沈言终于是从树梢上跳了下来。

落地处是平原,身后却是森林……极为分明的两种地势,却是如此直观的出现在了沈言的面前。

这么巨大的一片森林,简直让沈言惊叹的无以复加……也只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才能雕琢出这般的巍峨的景象!

远处的山脉,脚下的平原,身后的森林……泾渭分明,沈言的双脚落到平原之上的时候,一种海纳百川的宽广,一种淡泊如水的气息,顿时充斥了满他的心灵!

这是同森林的沧桑,迟暮和衰败完全不同的两种境界……沈言心头隐隐有了猜测,只怕之所以会有这般完全不同的气息,完全是因为埋葬在其内之人的影响!

正如同那石碑一样,有着一种无可奈何之至,恨不能以自身填充天道不足的执念。而森林中埋葬的沈家先辈,大部分只是普通嫡系……

修为不高,辈分也比较低。所以他们的心理,肯定是不想死的……接近死亡的时候,心底里蕴含着的,一定是一种不甘,一种落寞!

但是在平原这里埋葬的,却是沈家以前的中坚力量……这些强者的心境,已经有了一定的高度!

他们面对死亡,完全就是一种淡泊,一种海纳百川的洒脱和自然。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们不会有落寞,不会有不甘之情……

“话虽如此,但我怎么老觉得这里给人的感觉非常诡异呢……”沈言心中念罢,却是不由得喃喃自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