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七六抱歉了

七六 抱歉了

沈言跃下悬崖的那一刻,心底却是无比的平静……至少自己的决定,没有违背自己的本心。

那么……我的爱人啊……我来了!无论是真是假,我又怎么舍得……让你死在我的面前!

无论是真是假,在柳霓裳跃下悬崖的那一刻……沈言的心,仿佛都要碎裂开来了一般。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痛楚,为了柳霓裳,他前世可以放弃性命,那么今生……依然可以!

当沈言再一次脚踏实地之时,却已然泪流满面。

“万般考验,千番刁难……且莫论能否得到那宝贝,我只问一句,先辈此举……意欲何为?你凭什么,窥探我的内心……”

“更凭什么,将我内心深处,最爱之人的模样幻化出来……此种行为,根本不配称之为强者所谓!”

“我沈言自问一切无愧于心……若有任何考验试炼,尽管冲我而来便是!先辈此举,于己身无利,却让我心中痛楚不堪……”

沈言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他人留下的残念,但是他就是想说出这一切来。

“……如此损人不利己之事,还望先辈,莫要再为!”

所有的一切,沈言都能忍受,都可以无所谓……但只要牵扯到了柳霓裳,他便不可能冷静,也不可能再保持这样的态度!

或者……现在起,又加上了一个沈如烟。唯这两人,是沈言心中的执念。

触碰到了他的这条线……管你正道邪道,只要触碰到这底线,就算是挡了他的道……如非事有例外,只怕沈言此刻,拼命也要维护自己心底仅剩的那一抹容颜!

柳霓裳,不允许任何人去玷污。

但这是沈家祖坟,以他刚刚的话,已经算作大逆不道……另外一点,那便是死者为大,人已经逝去了,那么一切介休!

即便沈言想要追究刚刚的事情,也无从算起。

所以他只想说出自己心底的所想,自己心底的愤怒……柳霓裳在他心底的地位,单单从他宁肯自刎,也要让生死无常叶颜回保住她性命,便可见一斑!

可现在却因为这莫名的阵法或者幻境,亲眼看见自己心中最爱的女子……就在自己的眼前,跳下了悬崖……

虽然心中明知是假的,但沈言仍然不能轻易释怀。

轻轻擦去自己眼角的泪痕,沈言暂且放下心中的那一抹怒意。

此刻他居然立身一座城池之中……四周的行人也无比之多,但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每一个人,都如同生活在真正的城池中,忙着自己的事情一般。

沈言气急反笑,许多刁难,这倒还是第一次看见城池和人。虽然明明知道这些人是假的……但沈言却还是啧啧称叹。

毕竟这幻境未免太过真实,单单从面上来看,他根本找不出任何的破绽。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栩栩如生!

幻境如真,简直堪称鬼神莫测。

至少前世沈言的阵法造诣,根本就没有如此之高……这阵法衍生出的幻境,仿若无穷无尽一般……又好似所有的幻境,都是真实的一样!

如非心中本心一念,沈言守住那一点清明,只怕也早难以分清,这到底是真实的场景……还是虚假的幻象了!

沈言根本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刚刚那三条路,好歹还给出了他选择。但现在这场景中,却连丝毫的提示都没有。

“却也是我自作自受……若非心中有着贪念,想来此处寻宝,岂会落得如此地步!”沈言自嘲的笑了笑,他并不否认,那就是一种贪念。

……

“黑风山寨的土匪又来了……大家赶快过去啊!”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沈言骇然发现,周围所有人全部朝着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心中略微一动,沈言紧跟着其他人的步伐。

不多时,许许多多的人已经聚集到了城门之处……沈言发现,其中基本没有修者……最多也就是将大众功法,修习了数日的一些普通民众罢了。

这些人连养身一层都算不上,可以说这个小城里,全部都是弱者!

细细的查探了所有民众一圈,沈言发现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是悲怆和凄凉的神色……他的心中不由一颤……

若是一个人露出这种神色,倒也罢了。

但沈言触目所及之处,全部都是如此的凄凉和悲怆,以及无可奈何!满目哀惶,大概如斯!沈言不由叹道。

旋即他心中一动,看向了城门外。

那里有着数十人……虽然面对数百上千人的普通民众,但他们也没有露出丝毫的怯色来。所有人都骑着一匹通体乌黑的马,身上也是乌黑发亮的铁甲!

手中的黝黑精铁长枪,仿佛吸收了无数鲜血一般,散发着一种血腥的气息。

若是普通人面对这种气息,只怕早已经是六神无主,方寸大乱了……可沈言周围的这些人,分明已经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事情,虽然面上凄凉,但却没有丝毫惧怕!

“黑风寨么……”沈言低下了头来,嘴角喃喃道。

……

小城这边的一名老者,和对面领头之人交谈了几句……因为距离太远,加上周围数百人不时发出的声响,所以沈言没有听清两人之间的对话。

但他却发现,当对话完成之后,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股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不多时……后方走来一群人,几乎将城门围堵起来的人,都让开了一条通道……沈言目光扫了过去,心中却是长叹一声。

那是三十名女子……或者说是少女也未尝不可!那三十名少女,都是豆蔻年华,虽然穿着朴素,但都掩饰不住那一股清丽!

每个人的右手都抓着一条绳子,这一条绳子,却是把三十人连接在了一起!她们的步伐极慢,仿佛不愿意再往前走一般。

但沈言看的分明,所有女孩子的面上,都带着一抹怯生生的韵味。

当三十位少女走到那群黑风寨之人面前的时候,出来一人牵住了所有女子抓住的绳子,让她们分开坐到了每个人的怀中!

刚刚谈话的那名老者,此时又端着一个红色的木匣,其中装着黄灿灿的金子……沈言目测不下百两!

黑风寨来此的领头人借过黄金,而后他们所有人,便骑着马,每人怀中抱着一名泪眼婆娑,楚楚可怜的女子,朝着远方飞奔而去,只留下一地飞扬的尘土!

所有人面上,似乎松了一口气,更多却还是无奈和悲伤!沈言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却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声——

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