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七七婉儿

七七 婉儿

沈言看了看铜镜中,自己苍白的脸,心头却是一阵凄然。他从未有过这种情感,但偏偏今生他体会到了。

原来凄然,是这么痛苦的事情……沈言心道。而后擦干了脸,从墙上拿下了挂着的弓箭和短刀,缓步走了出去。

已经整整三个月了……其间,那黑风寨的人再度来了一次。城中之人,再次献出了三十名少女,还有百两黄金!

他也想帮忙……但沈言却没有!他害怕如果他这样做了,也许就会殒命于此……可能这一辈子,就再也见不到沈如烟了!

他已经见不到柳霓裳了……所以不想再度和第二个在自己心中,有了极重地位的女子分离开来。

那黑风寨的人,沈言从精气神上估计了一下……最差都是强身阶三四层的地步,最强者,甚至应该已经到了强身九层,触摸到半步塑体的地步了!

半步塑体阶,也就是强身十层,在这样偏远的,没有修者的小城中,绝对是可以横扫整个城池的强横存在!

其实这个地方,最多只能算是个村子……但沈言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偏偏都称它为城!不过这倒无所谓,反正这里,没有修者是既定的事实!

沈言虽然傲气无双,也见不得恃强凌弱……但他也不是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去管的滥好人!他知道,这件事即便他想管,也管不来了……

对方太过强大了,他即便送上性命,也起不到改变的结果。

他也懂得审时度势,量力而为!否则那不叫傲然,那叫不识时务的白痴……更何况,沈言不知道失败后的结果是什么!

也许会死……只要有这个可能性,他就不能去赌。他还想要陪在沈如烟的身边,好好的回报她所付出的一切!

沈言在此呆了三个月……他丝毫不知道外界到底过去了多久。但因为有了上次在蚍蜉雷窍的经验之后,倒也没有以前那般担心。

更何况,即便现在出不去……只要性命还在,那就一切皆有可能。至多也就是没有抓住一甲子才会出现一次的机遇吧……

他在这里,慢慢的习惯了下来。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随着小城里的猎人一起去打猎……而后将野兽的尸体运回来!

沈言的修为已经是养身七层的地步,所以在打猎之时,也是极为厉害……每一次都会随意的带回野猪之类,需要他人耗费很大周折才能弄回来的猎物!

在这个村子里,倒也是渐渐的和他人熟络了起来……因为沈言待这些人极为好,一般打回来的猎物,都会分给他人,自己只留下一部分!

沈言的年纪也并非很大,至多也就是十五岁罢了……所以许多人家,都想将女儿许给他做妻当妾!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看来,沈言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比整个小城中最厉害的老猎人打得猎还多,以后肯定不会吃苦受累!

所以这些人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也情有可原!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如果女子嫁了人,那些黑风寨的人,是不可能要的!

每次黑风寨从小城中掠去的女子,都是十三四岁的年纪……而且个个都是花花大闺女……至于进了那寨中会如何,沈言多少也能猜到几分……

绝不会是嫁给某个人,而是面临非常悲惨的命运。

坦白说,那些过来说亲人家的女子,有着一种清纯和质朴的气质,大部分的模样,倒也极为爱人,可沈言,能受么?

虽然在常人看来……这里是幻境,那么娶几个女子好好享受一番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沈言,却不是如此想的。

在他心中,只有他所爱的人,才会去娶对方……而这样的人,也只有柳霓裳罢了!

沈言也想将那些女子帮助一下,可他力不能及……毕竟他不可能真的将那些女子都娶回来,虽然这里只是幻境,但沈言却仍然把她们当做真实的人来对待!

……

渐渐收回心中的思绪,沈言走出了在许多人的帮助下,建造起来的屋子。

朝阳初升……持续了数个时辰的黑暗尽皆在这普照天下的光芒中,消散了开来。

自从一个多月以前,沈言就已经没有和小城里其他的猎人结伴出去打猎了……因为他选择的时间是清晨,那些人却是在下午出去打猎。

沈言喜欢清晨,他喜欢这种充满生机的味道。

只有呼吸到此刻的空气,才会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没有腐朽……黑风寨的两次劫掠,他却连丝毫的忙都没有帮上……

虽然每一个人都不会选择去和这些黑风寨的人拼命,但沈言却觉得,他仍然愧对所有人……因为他毕竟是一个修者!

强者不是应该承担起这一切么?可是他却为了自己,亦或者说为了还能见到沈如烟,而按捺住了自己拼死一搏的念头!

错了?对了?沈言自己也不清楚,或许没有人清楚。

也许这种事情本就没有谁对谁错,区别只是怎么去看待罢了。

沈言心中有愧,是因为他的心,是一颗火热的,充满**的,对一切都保持希望的心……他会觉得他自己腐朽了,是因为他那一身傲骨,仍然没有冷却!

否则,他只会觉得理所当然,又怎么可能会去自责……

沈言背负起弓箭,将短刀插在腰间……而后朝着远处的大山行去,他们的猎物,多数也都是活动在这大山之中的。

略显消瘦的身影,披着清晨的余晖,显得那样萧瑟……

……

“李婶……这些野猪肉,你拿去吧……晚上给婉儿补补身子!”沈言笑着将一块约有五斤重,从大野猪身上割下来的肉给了面前的妇人!

“次次你都送这么多肉食来,婶儿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晚上留下来一起吃点吧……”那妇人眼神之中,带着一抹喜爱,结果野猪肉,而后如此道。

沈言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突然朝着妇人身后眨了眨眼。

“婉儿,别躲了……你沈言大哥早就看见你了……这么大的人,也不知道出来打个招呼……”妇人话音落罢,身后走出来一个怯生生的女子。

一袭水绿色长裙,勾勒出的,却是女子袅娜的身姿……这名为婉儿的女子,面上却是泛着一抹红潮,显得颇为害羞和无措!

“沈言……大哥……谢谢……你……”半响后,婉儿方才怯生生的喊了一句。

沈言摇头笑了笑,而后摆了摆手,抓着手中剩下的最后一块野猪肉,朝着自己的屋子走了回去……

“别看了……婉儿,你没那个福气呢……你沈言大哥,注定非池中之物……”妇人摸了摸女子的脑袋,轻声叹道。

女子痴痴的点了点头,俏美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