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零五站着

百零五 站着

本来他以为千草门的弟子诚心放水,要让沈宏图进入宗门……但没想到对方最后还是拿出了自己真实的本事。

难道的确是因为大宗门弟子的身份,不允许他做出这样自欺欺人的事情?

沈言倒也肃然起敬。如果真是这样,最起码这弟子也算是合格了……毕竟为了利益,做出损害宗门的事情,实在非是君子所为。

沈正先看到现在的局势,正要急切的询问旁边的杨明……但见得后者却是一副安然若素的模样,且伸出手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输了……咳咳……谁说我输了……”

本来周围所有人还在叹息只差了一招,但突然传来的话音却是让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朝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沈宏图挣扎着站起身来,嘴角的血迹,仍然红的刺目。虽然面上苍白如纸,但他的眸子中,却是一股不服输的倔强……

他,仍然站着!

“……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

那千草门的男子一副愕然的模样,而后却是淡漠的笑了笑。不过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打击的话,反而上前一步……

“那么现在……恭喜你通过这一次的测验了!”

话音落罢,沈宏图瞬间呆滞住,完全愣在了原地。脸上的表情先是疑惑,而后忽然转为了狂喜。

周围人也不由的点了点头,毕竟沈宏图此刻,也算是实至名归。所有人都在想,若是换做自己……是否能坚持到五十招后,再度站起身来?

大部分,或者说几乎全部的人,都在心中给出了自己答案,那就是——不可能!

千草门的这试炼,也的确算是名符其实的困难……毕竟是赫赫有名,威震四方的三大宗门之一,招收弟子自然草率不到哪里去。

……

“真够……厉害的……”沈言发现他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没想到这放水,都能放出一种境界来。

这千草门的弟子,也真是有够极品的。

不得不说……这放水的手段极高,至少周围千草门的弟子都没有丝毫怀疑……也许真传弟子看出来一些端倪,但他们不屑去纠缠这些小事。

甚至沈言,也在沈宏图倒地的那一瞬间,已经以为对方是用出了全力来比试的。

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只怕这水放的,连沈宏图自己都不知道……其实这比试通过,根本就不是靠他自己的力量。

沈言敢赌,单单以沈宏图的战斗经验……就算是使用那剑转沧澜剑招,也在这千草门的弟子手中走不过三招!

这是修为和战斗境界上的差距,不是丁点的武技就可以弥补的。

虽然如此……但沈言看到周围所有人一副实至名归,的确应该通过的模样,也不由感觉有些啼笑皆非。

若是这些人知道他们眼中三大宗门之一的千草门暗地里居然再做这般勾当,只怕也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了……

显然,直到此刻置,所有人对这次比试,都是非常欣赏的。认为两人,都拿出了自己看家的本领……

实际上,那千草门弟子是用了九分的演技加上一分的实力罢了……全力以赴?沈言都绝对是个输字!

不过说起来,这倒也算是对方有够厉害……毕竟瞒住一两个人简单,但要瞒住全场这么多的人,显然是对自身的功力控制,已经达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

否则绝不可能会如此夸张,连沈宏图本身都没有发现对方居然在放水……显然对方每一分力道的控制,都仿佛发挥出了全力一般。

至少在沈宏图和几乎全场所有人眼中,是如此的。

沈言若非看见沈宏图站起来,只怕也会认为这男子是用出了真实的力量来比斗。

因为沈言知道……那男子最后的一招,若是实实在在的用出了真本事,毕竟那一式,沈宏图绝对是挡不住的。

或者换句话说,就算对方因为不能杀他而无法下死手,他也是绝无可能再度站起来的。

沈宏图一站起来,一切在沈言眼中,顷刻间就有了结果。

“果不其然……从一开始的猜测就没有错误,果然是做了些见不得光的勾当……”虽然杨明和沈正先有什么交易他并不知道,但多少也能猜出来些。

“妈.的!出了沈园一条狗还不够……你沈正先居然也想着把祖宗坟墓里的东西拱手送人,简直是狼心狗肺……”

沈正先若是知道沈言的想法,绝对大喊冤枉了。

他根本就不晓得万剑宗和千草门让他找的东西是做什么的……只知道是一张羊皮卷,但问题是,沈正先现在连丁点儿消息都没有。

毕竟沈园瞒着他私下也和某个人达成了协议,自然不可能会将东西上交给他了……所以沈正先,此刻还真的以为只是一张珍贵的藏宝地图而已。

若是藏宝地图,沈正先知道……即便是在沈家,沈家也绝没有那个实力去寻求宝藏!毕竟有多大的能力,吃多大碗饭。

你要是端着个碗都有些拿捏不住,还去想着锅里面的……那么自然连碗中的东西,也不可能保留下来了。

别以为大宋王朝的律法,在所有情况下都管用。

明面上……是没有谁敢动拥有贵族地位的家族。但暗地里,只要有了足够的利益,谁还去管那么多?

只要吃干抹尽,杀人灭口,那么自然就成了秘密。

王朝会为了贵族出头不错……但那也只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威严和名声罢了,如果你都被灭了族,那谁还会管你?

大可公开说一句,因为找不到幕后黑手,此事暂且押后……那么沈家,也就等于从历史长河中除名了。

沈正先很聪明,他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先不说找不找得到,就算找到了,留在手中也不是个事儿,所以他才会和两大宗门有了交易……就是保证沈宏图进入某个宗门。

条件就是,一旦找到,就先通知沈宏图所在的那个宗门。

因为千草门和万剑宗虽然一个是主丹药的门派,一个是主杀伐的门派,但两者关系还不错!再说白廖和慕芝涵虽然挂着门派代表的身份……

但毕竟也是晚辈,所以杨明都同意了这交易,他们自然也就默认了。

反正只是早些告诉……这种东西早些知道,虽然能占上一些先机,但也多不到哪里去。毕竟无论是千草门,还是万剑宗……

都不可能独吞。面子在哪里摆着,另一个原因则是斗起来必然两败俱伤……反倒会让其他的宗门坐收渔翁之利。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沈正先“以为”那是一张藏宝地图的情况下。

若是他知道两大宗门要找的东西,是沈家祖坟的藏宝地图……那么即便是死,沈正先也不可能交出去。

毕竟……他是沈家嫡系。只要还不是狼心狗肺之人,都不可能会做出这等背信弃义,于正道所不合之事。

出卖沈家,是为不忠诚家族,让外人打扰先祖埋骨之地,是为不孝!不忠不孝,死了都不得好死!

沈正先再不济,也不是那种渣滓。

其实此刻,谁也不知道他们尽心竭力想要找的东西,已经被人给捷足先登了……那人还就在他们的眼前、身边。

……

“不过说起来也是幸运……如若不是姐姐被沈红给折辱一番,只怕我也不会想起来去沈园那里查探一番……”

沈言那晚过去本意是为了报复沈红,其实他本来就是报着杀了沈红之心的……但没想到,阴长阳错之下,捡了最大好处的人反而成了他。

“这么说来……倒还是因为姐姐被欺负才给我带来的运气?”沈言心头赶紧遏制住了这个想法,有些愧疚的暗骂了自己一句。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且不说沈言心中思绪如何凌乱,沈宏图此刻已经兴奋的喜形于色了。

虽然他强力做出一副镇定的模样,不过微微颤抖的身躯,还是告诉了所有人他的高兴,他的喜悦……

但却没有谁去嘲笑,毕竟千草门,在这些人眼中,就是庞然大物!就是常人一辈子都触摸不到的超级存在!

进入了千草门,也就等于一步登天,飞黄腾达……若是不高兴,那才有鬼!

沈正先此刻也是极为兴奋……沈宏图一旦成为了炼丹师,那么他在沈家的地位,必然会坐实下来。

家族那些长老反对,只是因为忠诚家族的缘故……另一个原因就是沈正先没有真正的震住那些长老……

沈宏图一旦进入了千草门,成为了内门弟子……那么成为一名炼丹师,简直可以说是既定的事实。

如此一来,那些反对的声音,必然会消失掉。

毕竟沈正天此刻已经不适合做掌权人了……没有了修为,实在是有些丢家族颜面。而沈正先,虽然手法有些不正当,但也是和沈正天同出一脉!

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所以做这个家族,也不算是将家族拱手于旁系……

“杨长老……谢谢了……若非你帮忙,宏图今日绝不可能通过这测试!”沈正先急急忙忙的把沈宏图拉到了杨明身旁。

“无妨……现在的测试他通过了,后面还会有在宗门内举行的天赋根骨测试,不过这一条,我看令郎没有丝毫悬念……”

沈宏图脸上的欣喜倏然消失,反而是一脸愕然。

“谢谢……帮忙?爹……这是怎么一回事?”

“……傻小子,你以为真的是凭借你自己的实力通过考验的?若不是杨长老背后做了些手段,你现在……早就被淘汰出局了!”沈正先压低了声音道。

沈宏图倏然呆滞在原地,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