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零六尊严

百零六 尊严

“废了……”

沈言一看沈宏图面上如死灰般的苍白神色,心头暗叹一声。不得不说,这是沈正先的缘故……即便你放水,你也不能让你儿子知道啊!

沈宏图这种性格,分明就是对自己极为自信……而且容不得别人轻视他,此刻知道了他能通过考验,居然还是全靠别人放水,那么他会怎么想?

沈言不知道他的想法,但是可以肯定……沈宏图的心性遭受了这样一次打击,必然是一蹶不振。

“……真心不知道怎么说沈正先这厮了……”沈言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和杨明有交易让他放水,你自己知道便罢了,何必再告诉你儿子呢?

本来还有望成长到比你自己还要厉害的一个人,便是因为这一次挫折,彻底毁了……若是心性无法恢复过来,日后的修炼必然是寸步难行。

沈宏图这样的心性,也好也坏。

好的一点是不容易受到别人意念的左右和动摇,坏的一点是,一旦遇到了什么挫折,那就绝对难以回复过来。

或者说沉浸到了一种对自己的怀疑之中……怀疑自己的自信,怀疑自己的一切。修炼之中,有着这样摇摆不定的心性,自然再难有所寸进。

一般来说,经历过时间的沉淀……是可以恢复过来的,但那个时间,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几十年!

可想而知,就这一次的事情,对沈宏图造成的影响是多么大。

而沈宏图脸上的神情……沈正先和杨明也注意到了。

两者的神色都是不由得一滞,他们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沈正先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急急忙忙的大喊了起来——

“宏图!为父如此说,自然是想试探你一番……这试炼,你绝对是凭借自己的实力通过的,在场所有人,都可以证明!”

尝试。沈正先在尝试,能不能在迷失的一瞬间,将沈宏图震醒。只要将这一瞬间的危机度过去,那么后面的事情也就好解决了……

心魔心障,往往就是一念之间升起。

只要这一声大喊能将心魔压回去,那么之后的情况,自然就不会有多么严重……但如果真的被心魔所扰,那么必然就等于废人了。

……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沈宏图,这句话便送于你了!若是能度过这一次魔障,对你的好处……绝对难以估量,若是度不过去,那么——”

沈言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却是有些怅然若失。

沈宏图毕竟也算沈家之人,至少……流淌着和他现在的身体同一样的血脉,沈言难免也有些感觉悲戚……

无奈这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就算有办法能救沈宏图……但那些办法,现在的沈言没有一条能做到。

沈言此刻已经不打算再看下去了……毕竟沈宏图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废人了,况且千草门的试炼,他也并没有分析出威力来。

可见那些试炼阵法,是根本无法让外人观察出来的。所以继续呆在这里,也只是徒劳罢了。

何况他也答应了沈如烟,必然会进入某个宗门……那现在自然也该去看看了,万剑宗的话……沈言此刻心中也感觉有些悬。

如果可以,他自然也想进最好的……但千草门这等非战斗门派的测试都如此困难,那么万剑宗……岂非更加难?

“先去看看吧……如果实在不行,那便去万剑宗一试!”沈言绝不是一个一遇到困难就放弃的人,虽然难,但也有成功的可能性。

这是一种对自己的自信,但不是盲目的自信。

因为这一次的试炼有三次机会,沈言拿出一次机会去尝试万剑宗的试炼,也不是一件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即便是输了,也还有着剩余的两次机会。

……

“杨长老……怎么办?”沈正先此刻也有些慌了,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做法有些不对,所以此刻也有些焦急和无助的看着杨明。

杨明毕竟是周天八重的强者,被沈正先当成主心骨,也是没有错的。

“……别急,先等等看……”杨明看着此刻呆滞在原地,目光空洞无神的沈宏图,也不由得有些束手无策。

心魔……心障,这些东西根本不是外人可以阻止的。

他即便是周天八重强者,也没有丝毫的办法……此刻要救沈宏图自然可以,那就是拿出一枚黄级一品的清心释魔丹来给他服下。

但这显然不可能……黄级炼丹师,在千草门也是地位极高的存在。

而且丹药的炼制还有着成功率等一系列的问题……黄级一品丹药的价值,用来救沈宏图绝对是浪费的。

别说杨明身上没有清心释魔丹,就算有……也不可能会给沈宏图服用。

所以沈宏图此刻,只能够依靠他自己……正如沈言心中所说的那般,度过去的话,在心性上获得一次提升,度不过去,那就一切皆休!

沈宏图一废,沈家可以说……后继无人。

因为真正的嫡系也就是沈正天和沈正先两脉……而他们都只有一子,分别就是沈谪仙和沈宏图。

如果说沈宏图是天才的话,那么沈谪仙就是废柴。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所以说沈宏图一旦成为了废人,那么还要真的考虑一下。等到沈正先在几十年之后老去了……

沈宏图还没有恢复过来的话,家族又该交给谁掌管?

不得不说,这分明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而且还不是一时半会,动的还是沈家的以后……

沈正先这一次,的的确确走了一步很臭的棋。

如今局势如何,完全就要看沈宏图到底能不能撑过去……或者说度过这一次危难了,如果可以……一切还有转机。

甚至,沈宏图今后的成就,还要更为突出……毕竟每一次突破自己的心障,对于心性都是一种极为难得的锻炼。

前世,修真界有一种劫,便叫做心魔劫。

那是真正的心魔……是可以吞噬人性的存在,偏偏还有着无数想要提升心境的强大修士,自己引动心魔,妄图度过去……

度过一次还不够,还要想法设法的让心魔再度从心底衍生,而后再去破除!所求之为何?无非就是对心性的锻炼罢了……

心魔是无止尽的,无数次度过心魔……自然会让自己的心神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没有破绽。

直到达到万邪不侵的地步。

但……那也是极度危险的,每一次引动心魔,都可以说是用命在玩。一旦失败,便是死……或者说必死还难受。

被心魔吞噬了本心,相当于你不是你……但却仍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也许会成为一个嗜杀的魔头……

染下滔天业力,死后都不得安生。

所以非是大毅力者,根本不敢用这样的方式来锻炼自己的心性……

而此刻沈宏图只是因为心障的缘故,有些沉浸在自己对自己的怀疑中罢了……还上升不到前世那心魔劫难的高度。

即便失败,沈宏图也还有着自己的意识。但是却再也难在修炼中进展,因为他时时刻刻都在对自己怀疑。

修炼一途,要的就是坚定,要的就是信心和傲气。

若是失去了那一往无前的心……自然也就没了追寻的意义。毕竟……连自己都已经不相信自己了,还有必要修炼么?

所谓天争一条道,人争一口气!

若是自己都失去了那一口与天争命的气,那么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去修炼了。所谓争,便要寸土不让,一往无前!

而此刻沈宏图,已经丢失掉了那股一往无前的气魄和心性!

周围的无数人似乎也发现了沈宏图此刻的异状,本来要离开的人群顿时再度聚集了起来,都是注视着和杨明站在一起的,神色空洞,苍白无力的沈宏图!

沈言倒也不在意这些,毕竟他想要知道的……都没有答案,剩下的问题,便让沈宏图自己去经历吧。

能度过去,自然是他的造化,度不过去,沈家不也还有他么……

沈言自信,只要实力足够,哪怕让一个外人来掌管沈家……但只要他在,谁有敢贪图沈家一丝一毫的东西?

实力才是镇压一切的根本,所谓的血脉,也不过是措辞罢了。

只要实力到了一定的地步,即便没有沈宏图掌管家族……沈言也大可培养一人代替他振兴沈家,而他自己则是追求更深的道!

心中念罢,沈言缓缓转过了身去,刚刚抬起脚,还未踏出去,便突然滞住!

身后居然传来一股莫名的气息,那气息让他都隐隐有些发寒……那分明是一种已经强盛到了极点的信心和傲气!

“……千草门,也不过如此!!!”

沈宏图冷冷的话音,带着三分寒意……话音落罢,所有人面上都是露出了不可思议和疑惑的神情。

杨明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但却没有轻举妄动。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千草门若是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便太丢面子了……

“我沈宏图,有我自己的尊严……我不会厚颜无耻到,加入千草门去做一名名不副实的内门弟子!!!”

PS:三章本来是每章两千字,一共六千字,但是小仙把它发成了两章,也就是每章三千字!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