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零七十二长老

百零七 十二长老

沈言猛的转过了身去,沈宏图脸上,尽是傲然。

他真的没有想到……沈宏图居然会以这样的一种姿态破除这一次的危机,敢正面对千草门说出如此的话来,那需要何等的勇气?

说句不夸张的话,有些普通人站在杨明这等周天八重,气息圆满的强者身前,都会感觉到了一种从心底深处散发出来的恐惧。

更遑论说是,沈宏图这一番几乎与杨明针锋相对的话了。

够胆!

在场所有人的面上,都泛出了一抹赞叹。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有这个胆子,在周天八重境界的强者面前,如此说话。

“果然……还是猜错了呢……”沈言的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沈宏图能恢复过来,虽然他和对方没有太深厚的交情,但也为其高兴……毕竟两者的体内,都流淌着同一脉的血液。

……

“我……认输……千草门的试炼,我沈宏图没有通过!我会继续去参加其他宗门的试炼,还是那句话……我……也有我的尊严!”

沈宏图话音落罢,也不管周围其他人有些奇怪的目光……转过身便朝外走了开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给他让出了一条路来。

或许是被他此刻的模样给震慑住了,也未尝不可。

那背影此刻看来,却是异常的萧瑟……沈言压根没有想到,沈宏图居然会说出认输二字来!可见这人心底的傲气,已经达到了一种什么地步……

即便认输会让自己丢脸,会让自己失去进入千草门的机会……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做了,不为其他,只是因为自己的傲骨,不容许自己接受这种“成功”!

沈宏图终究是离开了千草门所在的范围……沈正先面上的神情有些奇怪,三分是叹息,三分却是欣慰……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欣慰。

“……罢了罢了……这一次,可不是老夫不给你面子……只能怪令郎与我千草门无缘了!”杨明此刻,也是没有了去追究沈宏图刚刚冒犯千草门的心思。

毕竟这事情……围观的人也是云里雾里,所以实在没有挑明的必要了……这也正好可以凸显出他们千草门的大度!

也许周围的其他人还以为沈宏图是因为倒地,才自动认输的……毕竟在有些人看来,倒地就代表着一种侮辱!

孰不知,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完全就是连沈正先都没有预料的事情。

沈宏图经此磨练,心性必然更上一层楼……对自己今后要走的路,也看的更清晰了几分。胸中那口傲气,终究是没有被埋没……

……

“……果然还是人性,最难猜测啊……”

这种结果,是沈言绝对没有预料到的,此刻的情形,他也只能如此叹一句。却不知,真因为人性难料,所以世间之事,才有了那么多的变化,那么多的可能性……

……

苦笑着摇了摇头,沈言刚刚看中了一个中等门派,想要去试试看自己能否通过……但他刚刚走出数步,便猛然间愣住!

脸庞上倏然间便布满了冷汗,甚至连带着身体都隐隐有些颤抖……那恐怖的威压,让沈言连动都不敢动!

反观其他人,还是一脸淡然的模样……沈言所感受到的东西,他们根本就感受不到!

这是一种近乎于直觉的感知……那是经历了前世无数次战斗才锻炼出的感知!即便沈言此刻实力只有养身阶,但是他却可以感受到比他强悍无数倍修者的威压!

要知道……修为相差过大的时候,除非是对方有意流露出自身的威压,你才可能感觉到!对方如果隐藏实力,你就会感觉对方是一个普通人!

但沈言此刻,偏偏就成了场中感受最分明的一人。

包括刚刚离去的沈宏图……此刻也没有受到那股气息的影响,而是自顾自的朝着前方走去,也不知道他的目标在哪里!

所有人都可以自由行动,唯独沈言……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有时间,过于恐怖的感知也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此刻,沈言感觉自己仿佛是在刀锋上跳舞一般,稍有不慎,便是殒命当场的后果。

那恐怖如斯的气势啊……简直如同滔滔不绝的大江大河一般,如同深不见底的汪洋一般!只是微微流露出的一丝,便仿佛要将沈言的灵魂都冻结一样。

“妈.的!是谁……这盛会,怎么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强者!”沈言心头骇然无比,要知道,即便是杨明,都无法给他这样的感觉。

可想而知……此刻散发出威压的这人,到底有着多么恐怖的实力了。

……

“恭迎十二长老——”

“恭迎十二长老——”

“十二长老圣安!”

即便听到了身后千草门所有人整齐划一的声音,他还是不敢有所动作……要命的感知仿佛一根紧绷的弦,仿佛只要一动,就会折断开来!

杨明拱手一声高喝之后,便是所有的千草门弟子同时弯腰行礼。

前方,一名鬓角斑白的老者,一脸淡漠和冷厉的浮在空中。老者一袭天蓝色长衫,和万里无云的天空,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他的身后,背着一柄长剑……虽然只露出了剑柄,但任何人一眼望过去,都可以感受到剑身之上的浩然之气!

千草门十二长老——赵松尘!

此刻无论是近处的,还是远处的……几乎所有人都将头转向了赵松尘!面带畏惧和恭敬的看着天空中的老者……

甚至连白廖和慕芝涵,也是一脸肃穆!他们虽然是门派代表,但赵松尘那是何等人物……远远不是一个杨明可以比拟的!

千草门十二长老,有些时间,甚至能代表半个宗门。这等身份,即便是苍云郡郡地址主见到,都要礼让三分!

他们自然不敢怠慢……即便是他们的师父在此,也是要行平辈之礼的。所以白廖和慕芝涵,分毫不敢放肆!

赵松尘冷厉的目光没有分毫波动,仿佛这些事情在他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甚至白廖和慕芝涵,也没有引起他丝毫的兴趣!

所有人,全部都在弯腰行礼……半空中漂浮着的老者,恍若天神!

但凡事……偏偏就有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