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廿七冷冽黑衣

百廿七 冷冽黑衣

十层!

沈言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没想到登上第十层的人数,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居然整整有十三人至多……

十一位男子,两名女子。十三人的年龄皆在双十上下,至多不过二十有五。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登上了十层,有十二人皆是支撑了不过数秒便口吐鲜血摔落在地!唯有一人,面色虽然惨白如纸,身体也在不断的颤抖,但却是稳稳的立在了十层台阶上!

此人剑眉星目,身形消瘦……一袭墨色的长衫着身,不过二十上下的年纪,却是有着一副沧桑到极点的面孔。

白廖仔仔细细的端详了片刻……而后对身边的几名内门弟子低声说了几句话。

那几名弟子便朝着坠落下第十层台阶的修者走去……

而此刻还站在第十层台阶的那男子,朝上方看了一眼……仍旧是那在浓浓雾气笼罩下的台阶,依旧是如玉般的晶莹。

踌躇片刻,他终究是轻轻摇了摇头,而后纵身从台阶上跃了下来。双脚及地,发出了并不巨大的声响……

白廖身形一瞬,倏然便是出现在了男子面前。

他看着对面这一袭黑衣的男子,目光澄澈如水。

对面那一袭黑衣的男子也看着他,目光冷如坚冰。

“你可愿入我万剑宗……成为内门弟子?”白廖挑人的眼光,非常的毒!在他看来,这黑衣男子的潜力,比其他十二人都要重!

收下这一个弟子,足以抵挡另外十二人。

而千草门的真传弟子……见白廖先行一步,已经抢走了最佳人选。却也没有凑上前去,毕竟万剑宗,才是真正的战斗宗门!

那冷冽如冰的男子,分明就是一身亘古不化的寒意,煞气。这种人,练杀伐剑道,绝对要好过炼丹,或者成为法修!

男子沉吟片刻,方才冷然点了点头。

让白廖惊奇的是,黑衣男子的眸子里,分明没有半分的喜悦!甚至连一丁点的兴奋和自豪都没有出现……

仿佛这本身便是平常之极,正常到极点的极点的事情一般。

“既如此……待得试炼结束,收拾妥当之后,便随我入宗,行那拜师之礼!”白廖倒也没有生气,毕竟这男子的冷,和沈宏图给人的感觉并不同。

沈宏图是一种目空一切,绝不容许失败的傲气。

而这黑衣男子……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冷漠,与生俱来的淡然!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无法让他的心境有半分涟漪一样!

剑者,自当如斯。

心中无半点烟尘,唯剑而已!杀伐之剑,更是如此!唯有心中超然物外,淡然无波,方才能将这杀伐剑,练到上乘!

“我浪迹天涯已惯……四海为家,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黑衣男子顿了顿,声音有些嘶哑的道。仿佛开口说话对他来说,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一般,不过没有改变的,却是与眸子中的冷意同出一辙的森然!

这男子的话音,都带着几分彻骨的寒意。纵然声音已经嘶哑到了一种沧桑萧瑟到极点的地步,也掩盖不了这份冷厉!

听闻这声音,白廖没由来的一呆。

单是听这声音,便可以知道这男子的经历到底是何等的复杂……他眸子中的孤独和萧瑟,却是怎样也掩藏不住。

片刻之后,白廖方才有些怅然的点了点头。同这男子对视久了,连他都忍不住被那一抹悲戚和苍凉所撼动!

到底是怎样的无奈的沧桑,才造就了这样一个冷如冰,寒如雪的男子?

没有人能告诉白廖答案,没有经历过的他,也永远不会明白……那种沧桑和萧瑟,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境!

……

沈言目光没有离开过那登上台阶的十三人……看到黑衣男子的瞬间,他便感觉到了一种熟悉感。

同样的沧桑和落寞,同样的无奈和凄凉。那一种孤独和寂寞,是只有自己才懂得东西……不过幸好,他在这个世界还有着沈如烟,还有着沈正天两名亲人!

而这黑衣男子,只怕早已是独自一人漂泊浪迹天涯许久……现在的冷漠和淡然,却也是长久的孤独所酿就而成的。

现在加入了这男子加入了万剑宗,却也是一种另外的开始。

在这个宗门里,他也会有自己的师父,会有自己的师兄弟……有些东西,也许错过和失去之后,才会越发懂得珍惜!

另外的十二人,十名男子分别有六位进入了千草门,四位进入了万剑宗!两名女性,皆是进入了百花谷。

之所以千草门招收的弟子比较多的缘故,其实还是因为炼丹师的超然地位!

毕竟炼丹师不像法修,需要极其强大的灵魂之力,还有天生的精神契合力!而且炼丹师的地位,也是极高的!

丹药,始终是修炼一途上不可缺少的存在。

不管你服用不服用,总之谁都不能动摇丹药的地位!无论是疗伤的,亦或者是害人的毒丹,甚至是增加修为的圣药!

总而言之,若是能成为一个有名气的炼丹师,所获得的收益绝对是匪浅的。

百花谷……实在没什么可挑的。毕竟女性修者在基数上就小于男性修者,更何况还要得是能登上十层的天赋绝佳之人!

所幸这两名女子容貌形体虽然称不上国色天香,但也是一流之姿了。也符合进入百花谷,成为内门弟子的条件!

也就等于说……

如果不算沈宏图的话,这第一轮的试炼……万剑宗一共收下了五位内门弟子,千草门是六位,百花谷则是只有两位。

而天赋最好的,也便是那黑衣男子……却是入了万剑宗。

“……虽然如此……但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呢……”沈言眸子里光芒不断闪烁着,却是没有丝毫头绪。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的话……”

“凌霜,赵松尘……这等强者离开此处,必然是有什么事情,比时刻注意登天台的灵气暴动要重要的多……”

“看来情况并非很乐观……不过……这试炼,还是非参加不可啊!”

沈言所掌握的信息并不是很多,所以也仅仅只能推测出大概的情况罢了……但说来说去,这登天台的试炼,他也是必须要参与的。

毕竟沈宏图此刻已经进入了万剑宗……他若是不能进入某个宗门,说不定还真得去浪迹天涯,在磨练中成长了!

“第一轮测试已经过去了……结果倒也不错,但是剩下的修者,反而谨慎了不少!”

沈言轻轻挤开人群,朝着前方行去。

这一次并没有出现拥挤的情况,有些修者……却是不再往前挤去,反而是在原地观察了起来,准备做一下对比。

沈言却知道,这根本就是徒然。

对比……那也是针对已知的事情和未知的事情某一点,处于一个均衡状态下才能出现的情况。

若是两者本来就不均衡,那对比的结果必然是一头雾水。

试炼的修者成千上万,那么多的修者良莠不齐……心性有好有怀,有善良正直,也有软弱虚伪……

想要在如此庞大的数量中,找出一个可以用来让你做出参考的均衡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数据越多,反而越乱。

“既然迟早都要试炼,我便随着这第二轮一起吧!”

沈言大致观察了一下人数,心中暗自估计了一下,大概也就是十轮不到的样子,此刻在场的修者差不多都能试炼完毕!

“若是到了后面,许多宗门的名额满了或者不多了,那才糟糕!”

沈言深深知道这一点。

因为他第一瞄准的并非是十层……他不会如同沈宏图般妄自尊大,修为是硬伤,能否登上十层,那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沈言想的,便是进入某个尚可的二流宗门。

最好是在万剑宗等三大宗门管辖的这一片区域内……若是出了这一片区域,也就无法兼顾他照顾沈如烟的初衷了。

……

白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个发现让他有点细微的妒忌……不过也只是一闪即逝,毕竟他的心境,还是极高的。

他所发现的现象,就是那黑衣男子站到慕芝涵身侧的时候……女子居然时不时的偏过头去看男子一眼!

偏偏那黑衣男子的侧脸,却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偏移……他的眸子一直看着前方的登天台,仿佛没有任何事,能让他转过自己的眸子来。

冷,寒,渗然。

这就是黑衣男子整个人,给人的唯一感觉。

那是一种直入灵魂深处的寒冷……若是你仔细盯着他的眸子,几乎都能沉沦进那无比深邃的眼神中去。

犹若亘古流传般的沧桑,岁月流淌中散不开的萧瑟。

沈宏图也是一脸复杂的看着面前比他略微高了一线的黑衣男子……仅仅只是差了一层,或者说只是错在站稳与没有站稳这一点上。

可偏偏,他自己就感觉,好像输给了这黑衣男子许多许多……

站在这黑衣男子的身旁,感受着那股化不开的凄凉和索然,那么一瞬间,沈宏图感觉自己已经渺小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地步。

天既生此人,却又何必再生我沈宏图!

沈宏图是嫉妒,还是咒骂?亦或者都有?亦或者都没有?但是……后者的可能性却更大,毕竟他的傲气,不容许他妄作小人。

当他的目光转向登天台的时候,在登天台那晶莹的光芒流转下,一个少年消瘦的背影出现在了他的眸子中!

沈宏图的眼神里,却是罕见的出现了一抹庆幸。

毕竟……我还是比他强的!沈宏图看着在自己眸子中显得消瘦,孱弱无比的沈言背影,心中暗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