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廿八嘲讽

百廿八 嘲讽

沈宏图毕竟不是圣人,即便他再如何傲然,面对这样一个气质如此出众,偏偏修为与心性都要超过他的男子,也在心中不自觉的生起了一抹妒忌。

当然这丝妒忌,连他自己也没有感觉到……完全是一种自然不过的人之常情,若是感觉到,怕是以他的傲然,也不会去妒忌某一个人。

而沈言……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他心底宣泄的最佳人选,毕竟……这满目修者,他一个也不认识,更何况,压了沈言十几年,也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一旦遇到某一个比他潜力要高,修为要高,甚至也更英俊的男子……沈宏图心中的那股不愤是必然的。

毕竟他心性如此,实在忍受不了任何事,任何人走在他的前面。

白廖和慕芝涵倒也罢了……一个是万剑宗的真传弟子,一个不但是真传弟子,又是女性……这两人强于他,沈宏图倒是没有不满。

偏偏这样看起来一个浪迹天涯的孤独行者,也要比他厉害许多……沈宏图的内心就生出了一阵阵的不公和妒忌。

但所幸他理性尚在,倒也不会做出那等丢了颜面之事。

……

“……站在这登天台下,方才感觉到一种真正的浩瀚的伟大!”沈言越是走近登天台,便越是感觉到一种伟岸到无法形容的气息将他笼罩了起来。

这是流传了无数年的亘古和凄凉……已经成了一种信仰,一种真实。

苍梧尊者之名贯彻下的登天台,已是传说中的存在。只要能够在登天台上站的更高,无论怎样的宗门,都不会再对你进行其他的考验。

这就是铁律,能够踏上登天台第十层的,绝对有做万剑宗这等一流宗门内门弟子的资格!踏上十五层的,那就是真传弟子!

无可否认,这是既定的事实。

……

沈正先同时也在四处观察着,反正沈家最近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他准备等试炼结束之后和沈宏图一起回去。

准备好一切之后,他的宝贝儿子,就要去万剑宗行拜师之礼了。

不过他倒也很无聊……毕竟登天台只是一个试炼的地方,远不如打斗比试那般精彩。而且登天台一事也和他无关,所以他根本没有周围修者那般惊心动魄的感觉。

此时沈正先的目光却突然一亮,不为别的……正因为他看见了沈言,后者那略显消瘦和孱弱的背影,让他觉得有些可笑。

更可笑的是,少年居然还缓缓朝着登天台走去。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真的来参加试炼……”沈正先倒是有些惊讶,因为刚刚他并未看到沈言,“管他呢……反正丢的也不是我沈正先的脸!”

说到此处,沈正先的眉头一挑,看了看面色冷淡的沈宏图,而后又看了看背影萧瑟之极的沈言……

“……得让这小子和沈正天好好的落一回面子……同时也得借着这个机会,让周围的修者把话传开,我沈宏图的儿子才够格做沈家日后的接班人!”

沈正先打得好算盘。

只要周围的人都知道沈言是沈家“家主”沈正天的儿子,那么沈言如果失败的话,必然会给沈正天的声名造成极大的影响。

而且他人自然会比较沈宏图和沈言两人的差别,这是人性……只要一比较,那么高下立分。只要这事情传入了家族个长老的耳朵里,那么他们自然不会再去阻拦沈正先上位了。

沈正先想的没错……但如果让沈正天活沈言在此,恐怕早就大骂这个王八蛋了!

因为他显然搞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沈言如果在这成千上万人的面前丢了面子,那么不但是沈正天,连整个沈家都要跟着受累。

从这一点上,其实就可以看出来……沈正先的自私程度,已经到了可以影响他思维的地步了。

自私没有错,谁都有自私的时候。

但若是让自私影响了你的心境,影响了你的思维,那就有问题了……沈正先平常自然可以想到这简简单单,一损俱损的关联……

可现在沈宏图成功进入万剑宗,加上内心深处对沈正天的嫉妒,所以他的思维已经紊乱了,有些分不清孰是孰非。

或许在他看来,让沈言带着沈正天一起丢脸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毕竟……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湘云镇附近的家族……沈家,大多数也是知道的。毕竟每二十年一度的家族评品,紫云城下辖的家族,都是会聚在一起的。

……

“芝涵……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我总有些感觉不对劲……”白廖目光闪烁,稍稍将头颅偏向了慕芝涵低声道。

后者却也没有躲开,冷艳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看着白廖……片刻之后,朱唇微启,吐露出一抹动人的幽香——

“……不对劲么?……也许吧……不过希望凌霜长老可以顺利解决吧……”慕芝涵扫了一眼自己袖中的天霜剑令一眼。

她也不想随意的便用掉这一道剑气,毕竟这可是实实在在保命的东西。

若非此次情况危急,只怕凌霜也不会将这一道剑令交给她……

毕竟封存剑气进入剑令,是极其费力不讨好的的一件差事。一般都是师傅为弟子准备的护身之物,他凌霜又不是慕芝涵的师尊,自然不会闲来无事去送她一道剑令。

白廖和慕芝涵的师尊,已经前去陨星天障支援了……

不过他们两人,倒是也被各自赐予了一道剑令。如果加上凌霜给的这一道,而且还能保存着不用的话,慕芝涵就等于拥有了两道。

两道剑令,可以毫不费力的说,等于多了两条命。

除非是遇到了不可抵御的超级强者,否则都可以拿来救命……

有了剑令中的剑气,就等于某个剑峰长老的亲自出手攻击了一次。慕芝涵如果用其对付白廖,后者必死无疑。

“登天台的灵气目前看起来还在正常范围内……那我们要考虑的就是会不会有其他突发的变故……”

白廖看了一眼手中的观测灵气波动的罗盘,而后轻舒了一口气。毕竟若是此刻登天台暴动的话,就得立刻叫凌霜回来主持大局了!

“总之……万事小心!”

慕芝涵也是点了点头,淡然的道。

……

沈言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如炬,看着那直入云霄的登天台,正准备一步踏上去……但一个突兀的声音,却突然让他顿足原地!

“哎呦……我的好侄儿啊,你还真的来此参加试炼了?大伯只当你是玩笑之语,没想到却是真有这胆子来,不知道你养身阶的修为,能爬到第几层去?”

沈正先却是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周围的人倏然停住了脚步,毕竟热闹人人都愿意看……而且沈正先话中的词语实在太吸引人注意了……

养身阶?开什么玩笑……本来若是无人可以打探的话,沈言也没有露出自己的气息,别人是不可能知道他修为的……

不过此时,强身七八层的强者,只需要细微的辨认一下,瞬间就可以知道他的真实实力。养身阶来参加试炼,绝对是一个劲爆之极的消息!

难道你没看见强身阶的修者,在第一层都摔落下了无数人么?你一个小小的养身阶,还妄图翻起什么浪花来?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此处,准备看着少年如何收场。

沈言转头……看着沈正先那张洋洋得意,极尽嘲讽的脸庞……心头却是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大伯……这便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大伯!!!

只是瞬间而已,他眼底的失落便消失不见,转而是森然到极点的冷意!

PS:小仙又欠了……不过实在没办法,家里不让熬夜了,十点半之前必须睡觉……一定会补,一定会补,每一章小仙都记着的,抱歉……~~~~(>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