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廿九若退半步死无全尸

百廿九 若退半步,死无全尸

沈言眸子中的冷意是那样明显……以至于不单单是他周围的许多修者注意到了,连已经走到他身旁的沈正先也同时注意到了。

“……难不成,侄儿你认为大伯所言有误?莫不是恼羞成怒,想要以下犯上,对你大伯我动手了?”

看到沈言的眼神,沈正先的心中没由来的一阵发怵,但他还是如此讥讽道。

眼眸中的冷意持续了片刻……沈言终究是在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心头的那股愤怒却也消散了开来。

无论怎么看……这沈正先也不至于让他动怒……毕竟沈正天都没有因为沈正先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而震怒,他沈言,实在没有什么理由去代替他父亲谴责沈正先!

再者,当着这无数修者的面……若他沈言真的不顾一切的和沈正先起了冲突,那沈家必然会成为所有家族的笑柄!

荣誉,声名。

这是每一个家族弟子视为生命的东西……沈正先不在乎,但他沈言在乎。或者说,是不想让沈正天难过……

沈言的退缩,让周围的那些准备看戏的修者都不由得撇了撇嘴——

但出乎意料的是,沈正先似乎还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你也真够不害臊的,我沈家许多强身阶的弟子都没有这个脸来此,你一个养身阶的修者居然跑来此处丢人现眼,沈正天的儿子果然非比寻常!”

沈正先说话,完全就是以落沈正天的面子为首,根本没有其他的想法。

……因为只有让沈正天的名声一落千丈,他接受沈家才能更加顺利。沈正先也不是白痴,虽然这么做会损失一些声誉,但比起能成为沈家真正的掌权人来说,这一切都值了。

沈言没有理会他……

不是害怕,也不是懦弱。而是觉得没有必要……刚刚之所以愤怒,是觉得沈正先丢了自己父亲的掩面……

但想通之后,沈言也就不会在意这些旁枝末节了。

他若是害怕丢份,也便不会来此。养身阶?纵然是养身阶,一样打得你家沈宏图,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沈正先此刻浑然不知,他在沈言的心里,已经被划为路人一路了,见沈言转过头去,连看都没有看他……

沈正先顿然觉得有些面红耳赤,周围的那些修者,仿佛都是在看着他一般。

“沈言……你真以为你来参加这试炼就能够翻身?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能压你父亲七八年,就能压他一辈子!!!”

“一辈子!你们父子,还有那个沈如烟……注定要被我踩在脚下,一辈子!!!这就是命运,早就注定了的……”

沈正先笑的有些猖獗。

周围的某些修者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但还有另外一部修者,却是露出了颇有兴趣的神色……似乎是想要看看,沈言面对这样的侮辱,是否还能忍的下去。

但沈言似乎没有听到沈正先的话一般……兀自的朝着近在眼前的登天台走去。

……

沈宏图自然也注意到了远处的情况……不过以他的修为,此刻还做不到听风辨雨的地步,所以也不知道沈正先到底说了些什么。

再说以他的傲气,即便知道自己的父亲在侮辱沈言,却也是不会去劝阻的……毕竟他对沈言,持有一种不屑的态度。

他认为他的天赋,他的心性和修为,都比沈言这个废物要强得多。

为沈言和沈正天说话?沈宏图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他不会故意的去欺辱一个人,也不会去为一个无缘无故,甚至还有些讨厌的人求情。

所以他此刻的目光,却是一直放在那冷冽的黑衣男子身上。

因为两人是并排而立……所以沈宏图只要侧过头去,就可以看见男子那妖异冷峻到极点的面庞。

这张蕴满了沧桑和落寞,藏满了孤独和冷漠的脸庞……萦绕着一种让人不可忽视的气息。沈宏图悲哀的发现,他站在男子的身旁,简直像是一个普通人!

两人的差别,就好像一个是仙,一个是凡。

一旦微微触及到黑衣男子那对深邃的眸子,这种自卑的感觉,就越加强盛。

不过沈宏图却发现,男子那冷厉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自己的父亲……不对!盯着只有一个背影朝着自己父亲的沈言!

他盯着沈言干嘛?沈宏图仔仔细细的看了沈言的背影一眼,除了消瘦和孱弱,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其他的东西。

……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么……如此年纪,心性便已在我之上……不过听那人之言,似乎他的修炼天赋,非常糟糕啊……)

黑衣男子目光没有丝毫波动,心中思绪却是翻飞迭起。

(但就以如斯心性,我便敢料定……此人必定非池中之物!)

冷冽的黑衣男子并没有那等洞彻天机的能力,有这样的想法……完完全全就是出自于一种直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话虽如此……但为何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同样的孤独和落寞吗?不过,如此年纪,他所散发的那种孤独感,怎么会让我,都觉得心悸?)

这一个大大的疑问,却是没有人能够给他答案了。

沈言的孤独,岂是任何人可以理解的……那是横跨了两个世界,横跨了两世轮回的孤独!已经铭刻进了记忆,铭刻进了灵魂深处!

……

“沈言……你个孬种!滚回沈家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你父亲八年前丢我沈家的脸,今天你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再丢一次人么?”

沈正先觉得周围的目光都是在嘲笑他,讥讽他……所以恼羞成怒的吼道。

话音落罢。

沈言的步伐倏然顿住……而后猛的转过了身来。

“你是孬种,你父亲也是个……”沈正先口沫横飞,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却被沈言转过身来所露出的目光给逼了回去。

(奇怪……我怎么会怕他……)

沈正先的心底没有丝毫怀疑,刚刚他绝对是惧怕了。那眸子中蕴藏的杀意和戾气,几乎让他忍不住快要窒息!

杀伐千万人,也不过如斯吧。

不过沈言这一身冲天而起的杀意和戾气,到底是如何凝聚出来的?如此年纪,便是想要杀伐千万人,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吧?

毕竟这股杀意,乃是实实在在的,经历了千千万万次战斗……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困苦和挫折才沉淀而出的。

沈正先在一瞬间,甚至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冽了几分……不过他发现四周的修者,仿佛都没有感觉到一般。

再望向沈言,少年那略有些苍白的面庞之上,分明是一对淡然如水的眸子……那刚刚的杀意和戾气,莫非是幻觉?

沈正先忍不住悄悄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却是感觉到一阵轻微的疼痛。

……他又怎会懂,沈言那杀意……根本不是针对于他,那是前世杀伐千万人的意志,带入了这一世的轮回。

刚刚那股庞大的,撼动人心的杀气,完完全全就是从灵魂深处所自然散发而出的。

……

周围的修者正索然无味的摇了摇脑袋,此刻见到沈言猛的转过身来,顿时都紧了紧目光,心中暗道一声——有戏!

“大伯!大伯?沈正先!!!”

沈言连续叫了三声……第一声,是以晚辈之礼称呼沈正先,第二声是在质问,你也配做我的大伯?第三声,却是暴烈的怒吼!

“……我今天站在这里,是为了我的梦想不被夭折!是为了在修炼一途上走的更远……我今天站在这里,是为了我的父亲,是为了我的姐姐!”

“我从未有过任何他念,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活下去……我沈言知道,我是个男人,我要支撑起这个家,保护起姐姐,照顾好父亲,也要像父亲当初为我们撑起一片天般,为他们撑起一片辽阔的天地!”

沈言的目光一片澄明,无愧于心。

“我沈言……可以问心无愧的说一句,我——不是孬种!”

沈言的手指,猛然指向了沈正先。

“还有……沈正先,你不要跟我提八年前的事!我且问你,当父亲接手家族日夜操劳,一日三餐都顾不上吃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再问你……当父亲托着疲惫的身躯,在爷爷面前尽孝道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沈言的目光,森然无比。

“我又问你……八年前,我父亲参加家族评品,一人连战三场……那个时候,你又在哪里?”

沈正先每每想要说话反驳,却都被沈言以更快的速度给堵了回去。

事已至此,他却也是淡然的笑了笑。

“……总之,沈正天他败了!你也是个废物……纵然你能进入某个宗门,又能如何?宏图他照样能死死的将你踩在脚下!”

沈言目光毫无闪躲,不卑不亢的盯着沈正先。

“纵使我天赋不好,纵使我修为低下,纵使我浪迹天涯……即便如斯……我沈言若退得半步,死无全尸!!!”

“好!”

“有种——”

许多修者,都忍不住被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给弄的热血沸腾……此刻看见沈言一脸无惧的样子,许多人也是称赞了一声。

“就算你说破天……也还是改变不了你是个废物的事实……”沈正先撇了撇嘴,他有意避开了沈言展现出来的勇气和豪情。

“纵然如此……又关你沈正先何事?!!!”沈言猛的瞪了他一眼,而后转过了身去,便是抬起了脚来,准备踏上那登天台的第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