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四一僵持

百四一 僵持

“凌霜老儿,莫不然,你是怕了我杨血炼……迟迟不动手,还捏出那些没有任何效果的手印,却又是何意?”

杨血炼提着丧魂幡,怒声喝道……而后将手中的丧魂幡猛然往下一砸,天空中便顿然出现了一拳肉眼可见的波纹细细荡漾开来。

凌霜没有答话,他此刻正奇怪着呢。

先前交代沈言之时他都没有注意到对方身后的丧魂之音,直到最后交代完毕,方才看见了那一缕缕灰黑色的气流。

不过这还不是让他震惊的地方……

因为他正打算让沈言快速离开,借以避开那些无人掌控的丧魂之音时,却猛然发现,一瞬间而已,那些丝丝缕缕的灰黑色气流,便已经消失的没有半分踪影。

而且……他连丝毫的真气波动,或者精神力波动都没有察觉到。

那么……是怎么一回事?若说是刚刚那个少年造成这一幕的……连凌霜自己都不可能相信,因为沈言自始自终,都是一副不知情的模样。

连身后有丧魂音在缓缓侵蚀过来都不知晓,又怎么可能是让那丧魂音消失之人?

(罢了……连我都感觉不出丝毫灵气波动,只怕即便有人动手,也是纵横天下的顶尖存在!这等人物,因为看见丧魂音不顺眼而随手震散,也不是不可能……)

凌霜心头倒是给自己找出了一个答案。

毕竟有些正道强者,的确不喜欢这种攻人心神,夺人魂魄的恶毒招数……对方经过之时,随手震散那些丧魂音,也是很有可能的。

除了这个答案,凌霜实在无法解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少年的运道倒是不错……若非刚刚那丧魂音消失,只怕他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不过也好,等他禀告宗主此地之事,必然会有隐世长老前来支援!)

“……剑指山河!”

凌霜倒是没有和杨血炼废话,手中印诀一捏,天霜剑便斜指下方山河……一道道冷厉的霜白色剑芒,随着剑尖的颤动,不断的喷吐着。

杨血炼见他的动作,手中丧魂幡一颤,其内无数冤魂戾气,便是尽皆逸散而出,缓缓的将这一方天地都染成了血红之色……

其内阴风怒嚎,冤魂凄厉的叫声不断传出……简直让人心中发怵。

既然已经动起了手来,凌霜也就没有再度分神去想先前那些不合常理的事情……和杨血炼拼斗,绝不容许他有半分大意。

只不过,凌霜却没有发现杨血炼嘴角那一抹挪揄的笑容。

……

“不对劲啊……”

沈言打量着四处的景色,周围看似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但沈言却发现……他一路跑过来,周围的景色竟然恍若从一个模子中印刻出来的一般。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整整持续了约有半刻钟了。

以至于沈言不得不停了下来,现在他已经离开登天台所在之处很远了……四顾之下,尽皆是一片苍茫无垠的绿色……

“留个记号……”

沈言眉头皱了皱,而后指尖顿时泛起一阵阵蓝白色的光华……他将手指轻松的插.进泥土之中,而后写了一个沈字。

“这样的话,就可以证实我的猜测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了……也许这里的景色,都是这样也说不定……”

……

沈言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地面之上一个大大的“沈”字。

深度一般无二,字迹也一般无二……也就是说,他果然来来回回的,一直徘徊在这个地方。幸亏对周围环境的记忆比较深刻,否则沈言现在还仍然在其中徘徊……

不过让他目瞪口呆的倒不是因为来回徘徊的缘故……而是——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沈言宁肯相信自己是在做梦,都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有些不可能实现……

苍茫大草原,居然也会有人设立幻阵?

而且……这幻阵连他都看不出丝毫端倪,也就是说,布下阵法之人的修为,比他要高深无数。只有这样,他才会看不出分毫破绽。

毕竟沈言前世的眼界在那里摆着……能让他都看不出丝毫破绽的阵法,也只会是修为超过他无数的强者所布下的才成。

“开玩笑么?难不成……今天大战的还不止凌霜和杨血炼他们那些人?莫非此地也有人在战斗?”

沈言心头有些摸不透。

难不成,还真的是刚出了虎穴,又进了狼窝?

……

嘭——

轰轰——

凌霜和杨血炼的身形早已经成了一片幻影……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任何人能捕捉到他们的动作。

即便是白廖和慕芝涵,也只是看见了上天入地,纠缠在两团的影子……一血红,一霜白!两团幻影的每一次相触,都会爆发出无尽的气浪和轰鸣!

所幸有着万剑通明阵垂落而下的四方天幕,那些气浪和威压,都没有波及到阵法之内的修者们……否则,能硬扛住这些气浪和恐怖威压的修者,实在寥寥无几。

因为战斗到了这种地步,杨血炼和凌霜二人……早已经没有了留手和顾忌,凌霜也是如此,此刻他已经不在意下方无数修者的性命了……

他……也已经战斗到了癫狂的地步。

牡丹仙子和鬼魔,依然处于一明一暗的状态中……两人谁都没有去动手。现在的僵持,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

毕竟两人动起手来的,也只会是个不分上下的结果。

而赵松尘和幽兰,皆是重伤……也没有任何动作……至于下方的修者,早已被那轰鸣震天,席卷天地的剑光和血色阴风给震撼的呆滞在了原地。

所以现在,形成了诡异的对比。

一动一静。

凌霜和杨血炼二人,气势不断的攀登着……仿佛是要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一般。

杀伐剑道,嗜血魔道!战斗之道,而且还是巅峰的战斗之道!同样巅峰的两大战斗之道,外加还是正魔之道的对碰,自然是惊天动地,翻江倒海!

两人此刻,已经没有了丝毫多余的动作。每一剑,每一拳都是实实在在的对碰……剑气纵横,撕天裂地,拳倾天下,所向无敌!

霜白色的剑芒,凝起无数的冰晶霜华……带着无可抵御的气势,同杨血炼的丧魂幡撞击在一起……

随着一声震天巨响,那漫天血雾凝成的血色冰晶,不断的从天空中落下……

竟美得让人无法逼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