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四二给我回来

百四二 给我回来

这一次逆天般的对撞之后,凌霜和杨血炼二人终于是暂时的分了开来。

凌霜衣衫有些凌乱,却依旧道骨仙风……面上冷峻的神色令人不敢鄙视,眸子中也没有丝毫他色,有的只是那无尽的寒意和森然。

杨血炼同样是不堪之极……一身血红色的长袍多出被天霜剑挑的破开,那被束起的,一半血色一般灰白色的长发,也是散乱了下来。

(两刻钟了……现在那少年,应当已经到了宗门所在之处……若是镇宗长老出面,须臾之间便可以赶来……)

凌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因为真气激荡过度而出现的晕厥感。

不过他的心中也终于是平静了下来,毕竟只要宗主知道此地发生的事情,那么镇宗长老一定会前来,这一次的盛会,也就不会因为杨血炼的拖延而作废了。

……

沈言颓然的坐在了草原之上,他的身旁依旧是先前刻下的那个“沈”字。

经过这两刻钟的探寻,他也终于是确定了一个事实……他可能是陷入了某个阵法之中,虽然不敢相信,但沈言依旧要接受现状。

不过好一点的却是,他直到此刻,也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

也就说明他此刻身处的阵法其实是一个困阵,亦或者是幻阵……不过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出去。

“……可不能轻易放弃呢……也许被我忽视掉的细微错差,就是阵法的破解之道也未尝不可……”

沈言宁肯相信这只是有人因为无聊而随手布下的阵法……也不愿意认为,这其实是某些强者大战之时设立下的困阵。

因为前者,必然有生路。

有许多参悟天地棋局之势的法修,游历天下的时候,往往因为周遭环境,地势而引发了灵感……便会随手设立下一些阵法。

不过那些阵法,大多数都是有生路的。

但如果是强者对战……即便阵法有生路,也会被设阵之人抹去了生路,或者说掩盖掉生路!所以一般来说,强者对战,破除阵法的方法就是以硬碰硬……

只要攻击的力度超过了阵法的承受界限,那么阵法自然就奔溃了。

但是沈言此刻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所以,如果这阵法没有生路的话,他可能就彻底的被困死在此处了。

事已至此,埋怨也无补于事……沈言调整好心态,开始一寸一寸的摸索了起来。只要是阵法……必定有一线生机。

即便是被掩藏起来,那也有找出来的机会。

但是如果什么都不做,只是呆在原地埋怨和自责的话,只会于事无补。

……

凌霜手中的天霜剑,剑光已经略微的有些暗淡了下来……不过那冲天而起的如霜剑气,却依旧凌厉如初。

他执剑的右手略有些不自然的颤抖,因为无数次恐怖的对撞,那种反震的力度,连凌霜这等强者也是不能完全抵消的。

而杨血炼虽然极力克制,但是他的眸子中也隐隐带着一抹惊讶……自在魔门的嗜血魔道是何等恐怖的战斗之道……

却没有想到,凌霜居然整整的和他以硬碰硬的战斗了整整两刻钟!一柄天霜剑,一手杀伐剑道,端得是无可披靡!

但是……真的以为你的计策,已经得逞了么……

杨血炼的嘴角不自然的勾勒出一个肉眼可见的弧度,面上的笑容渐渐的越来越盛……

凌霜看得奇怪,却也没有出声询问……毕竟这等魔门强者,已经处于一种疯癫的状态了,谁知道对方这诡异的笑容到底是因为什么。

但是他不问,不代表杨血炼就不把自己高兴的原因告诉他。

“嘿嘿……凌霜老儿,我真怕你知道真相以后会吐血呢……”

杨血炼这话说的奇怪,凌霜脸上开始浮现了一抹慎重……不过他仔细的思索之后,发现自己没有遗漏任何细微的变化。

“……只怕等会儿,你就得吐血了……还是先看看自己应该如何应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吧……若是识相的话,我劝你还是早早离去为妙!”

凌霜已经彻底讲话挑明了开来……他现在已经不在乎杨血炼知道有一个人跑去报信了,整整过去了两刻钟,那少年只怕早已经将消息传递给宗主多时了。

他相信,这番话必然会让杨血炼心神紊乱片刻。

正好,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两人都应该休息一下。等到宗门镇宗长老前来,杨血炼根本不足为虑……

“哈哈哈哈哈哈……”

杨血炼终于是没有忍住心头的愉悦,当别人以为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的时候,却发现事情并非是他所想象的那样……

想到凌霜接下来的模样,杨血炼就忍不住的仰天大笑了起来。

状若癫狂,眼角那若有若无的**,是最好的证明。

正与邪,孰对孰错……算计个通天彻地,到头来,依旧要被他人摆一道……但这些,杨血炼都不在乎。

他修道,只为今生畅快,只为随心所欲。

哪管他入不入天地轮回,哪管他心魔劫难,因果之根……正道门人,所作所为的一切,在他看来都不过是惺惺作态耳。

“你笑什么……”凌霜话音刚刚落罢,却是心头一惊。

“……不要以为,只有你万剑宗,才会布置所谓的阵法——”杨血炼的脸色说变就变,笑声戛然而止,一脸阴沉的厉声道。

“且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做——偷天换日,移形换影——”

杨血炼手中丧魂幡一震,阴风怒嚎,而后漫天的血色雾气开始凝聚出一个诡异的血色印记……凌霜看的分明,那是阵法引导印记!

“这是……”

凌霜的心头正在惊骇之间,却陡然看见,远方天际一道血色光芒冲天而起,贯彻了整个天与地……而后倏然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杨血炼手中丧魂幡也停止了震动。

当凌霜的目光顺着杨血炼的视线望向了下方的时候……他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气机都忍不住紊乱了起来。

差一点,就应了杨血炼那句吐血的话。

只见那万剑通明阵内,赫然多出了一个四顾茫然的身影……却不是刚刚凌霜嘱咐的那少年,又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