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四三静观其变

百四三 静观其变

柔情似水空成梦,一腔希冀付东流。

这是凌霜此刻心情的真实写照……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此刻的感觉。

当一个人明明已经彻底认定了一件事,而且还对那件事期待万分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种巨大的反差,简直足以让人无语凝噎。

可凌霜毕竟是万剑宗剑峰长老……眸子的愕然和惊异只是持续了瞬间,便转为了先前的古井无波,仿佛沈言突然出现在此处,同他根本没有多大的关系一般。

杨血炼笑声戛然而止……凌霜的态度,让他很不爽。

“凌霜老儿……你的如意算盘可泡汤了呢……现在试炼不能举行,不知道待得数月之后,你万剑宗会不会门可罗雀?”

他虽然知道凌霜这等强者不是那么容易被刺激到的,但杨血炼还是忍不住的去嘲笑了一番,仿佛是在笑凌霜那计谋的无力……

凌霜一脸淡然。

“杨血炼……你我斗起来,无非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等损人不利己之事,绝非聪明人所为……”

“我可不是聪明人……”杨血炼摇了摇头。

凌霜面上中忍不住的泛起一抹愠怒,他这番话加上先前的罢手的那句话,等于说变相的服软了两次。

杨血炼却丝毫颜面都不给他留,凌霜如何不怒?

……

“这……”

沈言四顾茫然,片刻之后终于是明白了自己此刻的处境……

又回到原地了……而且还是直接出现在了登天台附近……不过周围大部分人都紧张的观察着上方,所以基本上无人注意到突兀出现在此处的他。

(没想到算来算去,居然还是被对方一把就抓了回来……还真是……真是悲剧呢……)

沈言嘴角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不过他也没有怨天尤人,毕竟只是被困,而没有丧命,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的。他却不知道,若非杨血炼不是为了好好的气一番凌霜的话,只怕他从跑出去的那一刻就已经成了对方丧魂幡中的冤魂了。

(不过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凌霜和杨血炼之间,还是处在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中的……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也就代表着暂且是安全的!)

沈言虽然知道如此,但却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不知道为何两方都无人支援,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短时间内,现在的平衡是不会被打破的。

也就变相的等于——所有人都得在原地呆着,什么都干不了。

……

“芝涵,你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办是好?”白廖目光中也有些焦虑,毕竟如果不能让试炼继续下去,必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白廖虽自负,但是在这种问题上,显然还是慕芝涵让他觉得更为可靠些。

半响过去了,那恍若一副烟波起云图的女子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白廖不自禁的转过了头去,却见女子一副愁眉紧锁的模样……正所谓——

黛眉微蹙锁红楼,云鬓相思对镜重。

一汪秋水江山色,箜篌琴瑟冷仪容。

目光触及的瞬间,恍惚间竟似看见了那清冷广寒宫中的恒娥一般。

“……别无他法,只有等——或者说,静观其变!”

许久许久,慕芝涵清冷的声音终于是响了起来……白廖一下子从女子绝美的容颜中惊醒,所幸慕芝涵并没有看见他略有些不自然的面色。

白廖微微吐出一口气之后,再度抬起头来……

却是触及到慕芝涵身侧那冷冽黑衣男子的目光,对方的神色之间,分明带着一抹挪揄的,若有若无的笑意。

白廖即便心性在如何超群,老脸也是忍不住的微微一红……不过当他目光再看过去的时候,只见到了黑衣男子眸中无尽的淡漠与森然。

仿佛刚刚的挪揄和笑意,不过是幻觉一般。

……

等么……那便等吧……

天空中的杨血炼和凌霜,面上都是带着一抹疲色……他们二人即便是在说话之时,也是不断的用自身的真气和威压在对抗着。

至于结果,自然是半斤八两不分上下。

但是虽然消耗极大,可是却没有人露出不支的神色……因为他们都知道,越是这种时候,便越是不能示弱。

尤其是凌霜……

下方的无数目光可是都放在他身上的,所有人都把他当做是最后的希望。凌霜此刻,是一个人承载着所有……

平衡也就意味着——

一旦被打破,接下来的后果就必然注定了。

所以,此刻不单单是凌霜,就连杨血炼也是全力维持着现在的局面。处于一种的绝对的平衡之下,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尤其是对杨血炼来说……

只要将这一次盛会拖延到无法展开,那么凌霜就等于败了,而且还是永无翻身之地……就这么拖着,杨血炼反而乐意。

毕竟又不是魔门的盛会,你越是着急,我就越是开心。

杨血炼此刻的心态,无疑正是这样。

……

(平衡?也许……有一种方法可以将这平衡打破……)

慕芝涵身边的黑衣男子突然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神色,心头暗自道。虽然心中如此想,但他的面上,依然淡然如初。

(不过,那种结果的话……)

(罢了,这种平衡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若是万剑宗的那些人不是白痴,必然会有人前来……)

黑衣男子其实觉得很费解……难不成万剑宗的那群镇宗长老,都是一群彻头彻尾的白痴混账么?连此地发生的事情都猜测不出,简直是……

黑衣男子心头一滞,半响后确实微微摇了摇头,他已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了……当然,只是如果……

如果三大宗门,直到最后还无人前来支援的话。

……

“……现在的局势很明显,两方都知道无法分出胜负,所以准备拖时间了……现在就看哪一方的支援者先来了……”

沈言喃喃自语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希望短时间内无人前来,这种局面维持的越久越好!)

沈言自然有他自己的计较,这场盛会如果拖延到了最后……那些宗门招收弟子的条件必然会降低不少……

毕竟六十年一度的盛会如果剩余的时间不够,那就等于说……要么你不收弟子了,要么就只能凑合着收取了。

沈言的最低目标是二流宗门,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无疑是很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