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四七百鬼夜行

百四七 百鬼夜行

“百鬼夜行,千鬼日行——”

杨血炼双脚仿若生根一般扎在半空中,那席卷天地的龙卷风暴,竟然也没有影响到他丝毫……仿佛,这可以轻易掀翻一片森林的龙卷风暴,只不过是幻觉一般。

丧魂幡上镇压冤魂的印记被杨血炼逼出的鲜血染成了血红色……此刻的丧魂幡,散发着一种夺人心魄的力量。

也只有杨血炼这等魔门巨擎,心中灵智早已尽失,做事全屏喜好之人才能不受丝毫影响……无数的冤魂,厉鬼从其中挣扎而出……

阴风血雾,成了他们最好的养料……但是在那贯彻整个天地的龙卷风暴之中,无数的冤魂厉鬼,也是不断的哀嚎着……

虽不急业火锻体之苦,但这充满无尽正义浩然之气的剑气风暴,竟也逼迫的无数冤魂厉鬼,在其中浑浑噩噩,根本不受杨血炼的指挥。

眼见从那高空之上垂落而下的巨大剑芒已尽身前,杨血炼的双眸之中泛过一抹森然……在他这等人的心中,根本没有害怕二字。

“凌霜,你又逼我,你又逼我——”

杨血炼仿佛疯癫了一般,双目通红,不断的戾喝着。他的目光,也是不由的转向了下方的凌霜——

……

凌霜指尖的那一道光芒不断的颤动着……一道又一道的本源真气,同这天地间无处不在的灵气沟通着,沟通不了的,便直接以力镇压!

“慢了,慢了……”白廖面上露出一抹喜色,他手中的罗盘,先前那不停滴溜溜转动着的指针,也缓缓的减弱了旋转的速度。

他身旁的黑衣男子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心中也是一下子舒缓了几分。

慕芝涵美目流转……看着这冷冽的仿佛万古不化寒冰般的男子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慕芝涵居然不由自主的微微呆滞了片刻。

(……这个家伙……)

沈宏图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妒忌了,他轻轻的低下了头颅,掩藏住自己眼中那一抹怨毒。曾经在沈家……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包括妒忌,包括怨毒……但是今日,他终于知道了,这种感觉是什么。

看见慕芝涵那恍若画中仙般的绝美身姿,纵是不见容颜……但沈宏图心中也是忍不住的心神巨颤,这等仙子,此刻却因为一个男子而呆滞——

沈宏图,有些不甘心。

对方修为比他高,连带着天分也要超过他一筹……沈宏图即便再不甘心,再怎么妒忌,也知道正面去对比,他绝对不是黑衣男子的对手。

“芝涵?”

白廖半响没有听到慕芝涵的声音,不由微微转过了头去……不过他却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女子此刻已经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那份淡然和清冷。

“……灵气暴动停止固然是好事……但你看师叔现在的模样……”慕芝涵也不由得微微露出一抹关怀的神色。

白廖心头一颤,确实如此。

纵然灵气暴动停止,但是凌霜此刻的模样……任何人都能看出来,他已经不是杨血炼的对手了……

难道……只能听天由命?

……

(灵气波动是停止了……也就代表着那浩大的劫难被抑制住了么?不过……就算如此的话,接下来,又怎么去应对?)

沈言的眸子里,泛过一抹淡淡的无奈。

纵然他前世手段通天,但现在,他只不过是一个谁都可以踩死的蚂蚁罢了……纵然现在已经看破了一切,但他也没有本事去破解现在的局面……

或者说,凌霜此刻重伤之后,在场已经无人能破解现在之局了。

就连维持平衡都做不到。

“如果是生死五五开,那么听天由命倒也罢了……可现在的情况分明就是……凌霜只要败在杨血炼手中……”

沈言心头忍不住黯然。

“所有人……绝对是必死的局面,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虽然杨血炼豪情万丈,但沈言知道……那是不同于正道的一种豪情,一种傲气!魔道之傲,完全来自于那已经虚妄的心!

他们已经不懂得什么叫做仁义,或者说对已经对立了无数年的正道,已经不懂了得什么叫做仁义了……

凌霜败,所有修者死,化为丧魂幡的养料,这是必然的事情。

沈言连想都不会想,杨血炼会放掉他们这么多的魂魄……要知道,修者的血气旺盛,比凡人的魂魄要更加精纯……

若非变故,导致此次盛会,三大宗门无人可派的话……只怕杨血炼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去夺取这成千上万修者魂魄的机会……

杨血炼若是会放过这机会,那才有鬼呢。

……

凌霜手中的光芒,终于是一点点的消散开来……

随着光芒逐渐的消散,无数修者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模样……衣衫和头发并未有丝毫变化,但面色,却已然苍白如金纸。

何止一丝血色都没有……嘴唇干裂,眼神颓然,已经仿佛风中残烛一般。

“四方灵气——定!”

一声用尽全力的大喝声过后,凌霜右手朝着前方轰然落下,一圈圈的波纹不断的蔓延而过,周围的天地灵气,终于是平复了下来。

而凌霜,却是被这股轻微的反震力道,直接震飞了开去。

这股力道很小很小,但凌霜此刻,却连这一丝反震的力量都承受不住……可以想象,他已经虚弱到了何等的程度。

本来镇压灵气,只需要体内真气去控制便可……但凌霜先前使出剑动八方,加之战斗了那么久,体内的真气早已耗费了许多……

可灵气暴动却等不得……所以他只能当断则断,以自身本源真气去镇压灵气。正因本源真气受损,才会露出现在的模样。

“师叔——”

慕芝涵柔柔的唤了一声,却终究没有上前去。

这种时候去搀扶对方,无疑是最大的侮辱。

果然……不过转瞬,凌霜便是倏然从地上跃了起来。面上苍白依旧,但他眸子里的颓然尽皆消失不见,只剩下傲然!

强者——战斗到最后一口气,方才倒地,才配称之为强者!

凌霜右手紧握住天霜剑……体内凌乱的真气运转开来,摇摇晃晃的飞上了半空,静待着已经状若癫狂的杨血炼。

此刻无声胜有声,所有的修者,无论善恶,目光中都只有一种情感——那就是敬重和折服!所有人,皆以被凌霜的大义所折服!

哪怕灯尽油枯,也要守护诸位,战斗到最后!此等大义,天下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