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四八万鬼横行

百四八 万鬼横行

“凌霜——你逼我的,你逼我的!!!”

天空中的剑芒垂落而下,所过之处,无数冤魂厉鬼尽皆消散开来。这带着无尽浩然之气,八苦八念的剑光,根本不是丧魂幡中的冤魂厉鬼阴风所能抵抗的。

杨血炼的喉咙中发出低低的嘶吼声,双眼一片血红。

而后他将手中的丧魂幡猛然往下一砸,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一圈圈的荡漾开去,但是转瞬之间便被那龙卷风撕成了粉碎。

“万鬼加身,唯我横行!”

杨血炼一声厉喝。

陡然从丧魂幡中飘散出无数冤魂厉鬼,岂止成百上千……那无数厉鬼魂魄。已经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灰黑色。

一股股的阴风血雾,还有那漫天的鬼魂阴气,和那席卷天地的龙卷风暴纠缠在一起,没有丝毫败退的迹象。

整个丧魂幡中所有的阴魂厉鬼全部被杨血炼放了出来,加上先前那捏碎的十三枚凝魂珠,这一片天空的魂魄,至少已过二十万之数。

无数张阴森恐怖的面孔,不断的在龙卷风暴的卷动之下闪现着……那一声声凄厉的哀嚎,足以让人奔溃。

整整数十万魂魄,已经将这一片天地中的灵气和生机完全消耗殆尽,所有人都只能感觉到无尽的死寂和阴森。

而在这无数冤魂厉鬼中的杨血炼,却是双手抱天,双眸紧闭。

那无尽的阴风厉鬼,霎时间仿佛受到了引导一般,开始不断的朝着他聚集而去……无数的魂魄,不断的涌入杨血炼的身体之内。

杨血炼的面庞之上,开始不断的浮现一缕缕的黑气……而且那一丝丝黑色,仿佛有生命一般,不断的蔓延开来,瞬间已经将他整个人笼罩在了其中。

数以十万计的冤魂厉鬼……就那么一点点的融入进杨血炼的身体中。此刻杨血炼的周身,已经时不时的开始有着无数冤魂的头颅,从其中挣扎着……

但仿佛被身体这个枷锁禁锢了似的,所有的冤魂厉鬼,都只能露出一张张阴厉的面孔,却是丝毫不能逾越半分。

以万鬼之邪念加诸己身,也只有杨血炼这等魔心魔念滔天彻底的魔道修者,方才能控制住这恐怖的负面意念。

借诸多冤魂厉鬼邪念增强己身力量,此乃——万鬼横行!

“万鬼横行,天地何堪!!!”

杨血炼面上的黑色气息一隐而尽,所有的负面气息,全部从他的眸子中迸发了出来……此刻他猛然的一声大喝,竟然响彻天穹。

就连那轰鸣阵阵,激射着无边剑气的冰霜龙卷风暴,也掩盖不了这声音。这是加持了无数邪念,无数负面念头的杨血炼……

可以说,若世间有魔性一说,那杨血炼心中此刻的魔性,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数魔门修士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数以十万计的冤魂厉鬼恶念加持己身,并非是简简单单的一加一……而是无数次的叠加,这威力已经恐怖到了极点。

“天若阻我,魔道噬天!!!”

杨血炼此刻早已将放出所有魂魄,丢失了灵性的丧魂幡收入了体内。他只是轰然一拳砸出,那无尽的冰霜龙卷风暴,便被撕裂开一个浩大的裂缝……

龙卷风暴贯彻天地,足有数百丈,甚至千丈。

但杨血炼仅仅一拳,伴随着他体内那无尽的恶念和邪魔怒吼,便直接将这龙卷风暴一拳砸了个通透……

只这一拳,便足有千万剑气剑芒湮灭在了其中。那通天彻地的龙卷风暴虽然依旧凌厉,但此刻已经削弱了无数。

连带着那遮掩住一切的浓浓霜白色,都变成了透明的晶莹白色。目光所及之处,已然能看清楚杨血炼那傲然而立的身躯。

还有……

天空中那终于垂落而下的巨剑,那八道剑光,八方苦念,浮生之梦所凝聚而成的巨剑!这巨剑带着万顷之力,迅疾而下!

有若惶惶天威般莫测,使人不敢直视。

人不敢直视,如若是魔呢!!!杨血炼抬起头来,眸子中,赫然爆发出无尽的锋芒,那犹若刀剑一般的目光,迎接着天空中那刺眼的剑气,浑然不惧半分。

……

“凌霜已是强弩之末……虽勇气可嘉,但接下来的战斗,必然是没有丝毫悬念的!”沈言虽然心中极为敬佩凌霜的举动,但心中却是暗自筹思了起来。

“阵法……如果所谓的天地棋局之道是真的……”

刚刚生起这个念头,沈言却又是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

“且不说此地没有专修阵法一道的法修修者……就算是有,可能也不能设立出我所想象的那种将数万修者的力量合为一体的阵法吧?”

沈言的想法就是,一个法修设立一个阵法,凝聚起所有人的力量,说不定靠着阵法之力还可以同杨血炼一拼。

不过转瞬之间便自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这是不切实际的。

且不说有没有那样的阵法,但说体悟天地棋局的法修,现在便没有一人。至于凌霜刚刚设下的万剑通明阵,那是拓印阵法——

和设立阵法,根本就是两回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岂不是只有等死?”

沈言眸子中光芒闪烁……若非那四方天剑形成的剑幕遮挡住了从杨血炼身上不断逸散而出的阴风和厉鬼,只怕此处的修者,早已伤亡惨重。

现在的情况很糟,他们这些修者,根本就是逃都逃不了。

只要一出这天幕的范围……

沈言想想都不寒而栗,此刻已经不是刚刚他出去的那个时候……现在方圆数百丈内,到处都是阴风怒嚎,冤魂厉鬼游荡的场所……

那无尽阴风和厉鬼,凝聚起来的恶念可以轻易的侵蚀掉他们的真气……毕竟,在场大部分的修为,不过强身阶而已。

而沈言,更是不堪,养身阶的修为,可以说是在场所有人中最弱的。如果说让沈言选择一个最容易殒命的人,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

此刻还想要逃出去,那简直是痴心妄想。杨血炼虽然行为状若癫狂,但沈言知道对方的心头城府很深。

不知不觉的便摆了凌霜一道……甚至连凌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摆了。直到偷天换日、移形换影大阵发动,沈言被杨血炼抓了回来,凌霜方才知道一切都在杨血炼的算计之中。可以说,这等心机,也是极为深沉的。

其实,如果在场的数万修者,修为再整体提升两三个境界,达到塑体,锻骨的地步,也许聚集无数人的力量,还能一拼。

但现在……显然是不可能的。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修为太低,真气连那无数的冤魂戾气都抵挡不住……触碰到就是个心神受创,想拼命都拼不了!

实力差距太大,只会是这样的结果。

一万只蚂蚁面对一只大象,和一万只鬣狗面对一只大象,结果必然是不同的。

只不过,现在在场的无数修者,九成九只能算作蚂蚁……想要以数量取胜,都不可行。

不得不说,现在的情况,的的确确是无奈之极。明明知道凌霜必然要输,明明知道接下来自己的结局,但就是无法去做出丝毫的改变……

甚至连反抗都不能,这种心情,简直是——糟透了。

……

“……看那杨血炼的气势,抵挡住这一招应当不会很困难……”

白廖面带忧色,他虽然言语之中说的是杨血炼,但是目光却一直落在半空中洒然而立,纵然满面疲惫,眸中却依旧傲然不羁的凌霜身上。

“这样子的话,只要杨血炼破解此招,那么师叔和他必然有一场大战……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输的人,想必大家都清楚……”

话音落罢,白廖的眸子却是不自禁的再度转向了慕芝涵。

“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么?”

慕芝涵如水般的美目中泛起一抹迟疑,片刻之后,终于是缓缓的摇了摇头。

“是么……”

白廖心头早已知道答案,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绝不怕死,但如果有一线生机,谁会不去争取呢?

“或许……我有办法!”

冷冽的黑衣男子忽然出声道。

慕芝涵,白廖以及心不在焉的沈宏图,还有周围一众万剑宗的弟子,瞬间都将目光凝聚在了这黑衣男子的身上。

“……乘着现在,逃吧……白廖,还有慕芝涵,你们两人的修为,抵御外界那阴风厉鬼的侵蚀,是决然没有问题的!”

黑衣男子的眸中带着一抹无比的自信。

“你们二人现在逃离……生存的几率是——七成,殒命的几率,两成!还有一成,便是突生变故……生死难测……”

“我呢?”沈宏图虽然不以为然,但还是忍不住的出口询问道。

“你?”黑衣男子淡然的笑了笑,眸子中却是一成不变的冷漠。

“强身八层……你也可以尝试一番!”

“机会有多大?”沈宏图心中不由的一喜,而后赶紧询问道。

“死亡几率……八成!生存几率……两成!”黑衣男子冷冷一笑,旋即将目光放在了天空中负手而立的凌霜身上。

“而你们呆在此处的话……我可以毫无虚假的告诉你们,若是没有奇迹发生……那么所有人殒命的可能性,达到了九成九以上!”

“一分的几率,祈祷那杨血炼突然善心大发吧……”

黑衣男子目光中带着一抹不屑。

“那……出现奇迹的机会有多大?”听到黑衣男子给出两成几率的答案,沈宏图心中不由得暗自筹思了起来,不过听闻男子后面的话,他却是忍不住的询问道。

“奇迹么……万不足一!”黑衣男子头也不回,言语间的冷意却让人浑身一颤。

万不足一……真的……只有那么渺小的几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