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四九唯我独尊

百四九 唯我独尊

“魔道逆天,唯我独尊!!!”

杨血炼猛然一拳轰出……无尽冤魂厉鬼在他的身体内被那席卷的戾气辗压成了粉碎,而后汇入他的右臂,顺着拳头猛然冒了出来。

一拳,轰出一道天地可逆的戾气。

右拳之上的戾气,却是数以十万计的冤魂厉鬼化成……蕴含着这天地间最恐怖的恶念,最浑浊的七情六欲。

当所有的情感和欲.望都被那无尽的戾气所玷污之时,才是魔中之魔,才是无上之魔!

正道炼心,乃是以万丈红尘,炼出一颗浩然之心,通明澄澈之心!

魔道炼心,乃是借助无尽邪念,无尽污浊戾气,将自己的心彻底染成黑色……直到,连心都丧失,方才配称之为真正的魔!

善恶本无心,单纯的恶,根本不算做真正的魔!

唯有无心,善恶皆随性而为,方才是嗜血魔道。

这一拳轰出……竟是凝聚出一条血黑色的龙形真气……一声凄厉的龙吟响彻天地,而后一条龙形虚影,猛然从杨血炼的手中脱离了出来,直奔上方垂落下来的巨剑而去!

这血黑色的龙形虚影,是无数戾气,是无数死气,是无尽的冤魂怨念聚集而成……蕴藏着数以十万计冤魂厉鬼的怨毒之火,邪尘秽念。

……

沈言此刻的目光,已经完全凝聚在了那条直上苍穹而去的血色巨龙之上。

纵然隔着万剑通明阵所立下的四方天幕,沈言都能隐隐感觉到那恐怖的戾气和秽念。这种气势,已经足以同那八苦之念所形成的巨大剑芒相抗衡!

八苦之念,浮生之梦。

杨血炼竟然是以超越一切的恶,超越一切的戾气,以硬碰硬。纵然你剑气凌天,有无上浩然正气……

面对如此恶念之时,又能如何?

万鬼加身,横行天下!

……

八苦之念,浮生之梦所形成的巨大剑芒不断垂落……

让人更为惊骇的,却是下方那一条龙形虚影……从杨血炼的右拳之上冲天而起后,便越来越巨大!

此刻,已经隐隐和那一道贯彻天地数十丈的巨大剑芒一较长短。

这血黑色的巨龙没有丝毫的停滞,随着同那巨大剑芒越来越接近……这龙形戾气冤魂虚影,竟然是猛然张开了血盆大口!

那凝如实质的大口中不断的喷吐出无尽的漆黑浓雾……

随着这漆黑浓雾不断的蔓延,那巨大剑芒之上……却是猛然爆射出无数细微的剑气,竟然在瞬间,将一片一片的浓雾绞成了粉碎。

不过……

只是一瞬间的拖延而已,那巨大的龙形虚影……竟然是一口将这天霜剑芒给吞入了腹中。而后猛然紧闭上那巨大的龙嘴。

……

“这……”

沈言目光中精芒一闪,心头惊骇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龙形虚影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吟,而后居然是在天空中不断的奔腾翻滚了起来。

随着那黑色巨龙的翻滚,整个天地都在一瞬间阴沉了不少。这无尽的戾气和恶念,居然连八苦之念都无法抵御?

只是……真的如此么?

一声剑吟之声,突然贯彻天地之间。

那庞大的血龙虚影猛然凝滞……而后不断的颤抖了起来。这一次却没有丝毫的龙吟声传出,反而一阵阵的,全是长剑颤动的声音。

不单单是龙腹之内的天霜剑芒在剧烈的颤动……整个草原,无数修者身上的佩剑,都在同一瞬间颤动了起来。

倏然间,叮叮当当的声音便连成了一片——

竟然连上方的阴霾都击碎了几分。以万千修者之正气,浩然之气应对这无上戾气,剑者为皇,万剑争鸣,足以惊天动地!

“啊——”

杨血炼一声凄厉的大喝,而后又是一拳砸出。体内汹涌澎湃的嗜血魔气不断涌动而出,一拳轰出便是和天空中那龙形虚影融合在了一起。

龙影不断的纠缠着,收缩的越来越紧。仿佛是要将体内的那一道八苦之剑芒辗压成粉碎,让其消逝于天地之间一般。

轰隆隆——

一波一波更甚的剑吟之声不断的喷吐而出,直接席卷出剑气潮汐。周围的龙卷风暴,居然有再度凝聚的现象……

杨血炼一声冷笑,手中阴风一抖,便是直接将那还未来得及凝聚的剑气风暴震散了开去。不过此刻,龙形虚影却是开始了剧烈的波动……

胀大,而后缩小。

不过转瞬之间,龙形虚影居然足足涨大了三倍有余……杨血炼一声厉喝,手中捏出无上魔印。

“嗜血魔道,敌死我亡!”

……

杨血炼的话音刚刚落罢,那从龙形虚影里刚刚显现出的剑芒……便是迸发出万丈的光华,仿佛将那巨大的血龙虚影给穿透出无数的大洞一般。

不过还未待那剑芒冲天而起,巨龙虚影便是在杨血炼手中魔印的掌控之下……轰然爆炸了开来。

嘭——

天地似乎都在此刻震动了起来。

下方的无数修者,居然都没有稳住自己的身躯,一时之间东倒西歪的跌倒一地。沈言好歹是伸手按住了地面,却也是差点瘫倒在地。

血龙虚影轰然炸裂开来……霜白色的八苦之剑,仿佛也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经完结,居然随着这无尽戾气血龙的炸裂,同时爆裂开来。

亿万道细微剑芒……从那高空之处迸射而出,横扫八方。竟仿佛是在天地之间,下起了一道霜白色的剑雨……

龙形虚影居然也是散发出无尽的阴沉黑气,在天地间鼓荡和飘散了起来。在这样阴沉的死黑色雾气中,那亿万丈的毫光,却成了最曼妙的一道风景线。

两者相触的地方,一道道细微的灵气气浪不断的波动开来……一圈圈肉眼的可见的波纹,不断的蔓延着,颤动着!

……

凌霜的身形倏然一动,便瞬间出现在了上空中,负手而立,同远处满面阴厉的扬血炼遥遥相对。

天空中仍然不断的下着剑芒之雨……不过这亿万道剑芒,其中剑气的凌厉早已经消失殆尽!只余下了曼妙的光华而已……

虽然如此,但随着亿万道剑芒落在地面之时,居然凝结出一片片薄薄的霜白色雪花。这青绿色的草原,顿然间白雪点点,却显得凄清冷艳了几分。

而那不断蔓延的灵气波纹……凌霜已经来不及去阻止了。他现在,只想尽力而为,用自己最后的一份力量,拖住杨血炼!

灵气波纹触及到那悬浮天地的天剑之时,开始了剧烈的颤动……那天剑形成的天幕,将那一圈圈的波纹都挡在外面。

但随着灵气波纹的不断聚集……一圈又一圈,四方天剑终于开始颤动了起来。那不断流转的四方天幕,居然也是略微的静止了片刻……

瞬间而已,那聚集在天幕外面的灵气波纹,便是将这流转不休的天幕,轰成了粉碎。

恍若镜子破碎一般……无数的碎片开始从天空中齐刷刷的掉落了下来。那晶莹剔透,如同碧玉般的碎片,同天地间缓缓落下的剑芒之雨交相辉映,竟美得让人迷醉!

沈言缓缓的伸出手去,指尖刚刚触碰到那从天空中碎落而下的天幕碎片,便是发现,那碎片轰然变成了虚无……

越是美妙的东西,就越是难以触摸。

……

“凌霜……认输吧!看在你与我斗了这么多年的份上,我不取你性命——”杨血炼的眸子里带着一抹嗜血的光芒。

此刻他的声音,却是极为嘶哑,让人不寒而栗。

“认输?我从不知道这两个字是如何写的……若想要我认输,除非……”凌霜终于是张开那干裂的嘴唇,虚弱却又傲然无比的道。

“从我的尸体之上踏过去——”

“哈哈哈哈哈——凌霜老儿,果真没有看错你!我必定会剥了你的皮,将你的血肉用来下酒,那滋味,定然是无上的瑰宝……”

杨血炼病态的舔了舔嘴唇,冷笑着说道。

凌霜微微闭上双眸,手中长剑遥遥的指向了杨血炼。

不过握着天霜剑的手,却是略有些颤抖……此刻的他,却是连抬起手臂保持住手中长剑的平衡都做不到。

“你看看……你看看……你如何与我斗?”

杨血炼伸手一探,体内的丧魂幡便猛然跃了出来。他猛然上前一步,一幡挥出……

凌霜刚刚想要出手抵挡,体内的伤势却让他出手的动作极为之慢……被那丧魂幡一扫,便是瞬间喷出一口鲜血,倒飞着坠落了下去……

嘭——不多时,便听见重物坠地的响动,下方也同时溅起了一地的尘土。

……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那漫天的阴风和戾气几乎消散殆尽,是最好的逃跑时机……现在若是不跑,只怕等会儿就连丝毫的机会都没有了……)

沈宏图眸中闪烁着阴沉不定的光芒……让他傲然的面对自己选择的死亡他丝毫不惧,但是让他不明不白的陪着这么大一堆修者去死,他却做不到了。

不过身旁的黑衣男子,还有慕芝涵白廖等人……包括一众的万剑宗内门弟子,没有任何一人面上露出踌躇之色……

可见所有人,都报着誓与万剑宗共存亡之意。

(……罢了,纵然这一次的死亡并非是我自己抉择的……但若是就这样逃之夭夭,我沈宏图,也做不到!)

沈宏图的眸子中精芒一闪,心境豁然通明剔透。

……

“得找个机会看看能否逃离掉……上一次的成功是因为杨血炼和凌霜的互相算计,这一次……应该不会舍弃数万的修者,单单去追寻我一个吧?”

沈言心头思绪翻转。

片刻之后,似乎是感觉到什么一般,沈言猛然将眸子转向了上方,却是看见了杨血炼望着他露出的邪异笑容。

“看来……我是逃不掉了……”

沈言顿然苦笑着摇了摇头,原来杨血炼还没有忘记他这个投机取巧,差一点就跑到万剑宗去报信的家伙啊……

看来这一次,是真正的绝境了啊!

……

凌霜挣扎着爬了起来,他的面上已经满是尘土。一袭衣衫,也是沾满了灰尘……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看着天空中孑然而立,不可一世的杨血炼,强绝如他,也是露出了一抹无奈之色。

……

“终结吧——”杨血炼冷笑一声,而后猛然伸出右手,手掌朝下,遥遥的对着下方无数面色各异的修者们。

“噬魂魔道——吞魂噬魄!!!”

一道道的死寂黑气,从他的右手手掌之处猛然蔓延而出。天地之间,渐渐的开始吹拂起一丝丝冷冽的阴风……

这一次没有四方天剑形成的天幕所保护,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彻骨的寒意。

……

在这一瞬间,沈言心头思绪万千。

忽想起前世那个如诗如画的女子……回想起东华山巅那傲气绝伦的自己……回想起这一世那个心如玉,身如莲的女子……

沈言不是不想反抗,而是他知道,他根本就反抗不了……

就在沈言刚刚想要闭上双眸静静的迎接这一切的时候,他的目光陡然从无奈和伤怀转为了震撼和惊骇……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