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五十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百五十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十步一人万里杀,日月山河不当夸。

秋水长天共一色,三分寒意刺晚霞。

晚风谪落梦中花,关山酿酒饮天涯。

雾里青松白鹤处,九霄烟云问蒹葭。

一道剑气从遥远的西方贯彻了整个天与地,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浩瀚,遥遥的划过苍穹。那一道湛紫色的剑气,将满天的云霞,都染成了紫色。

天色已暮,天空中早已经布满了橙红色云锦,一片云蒸霞蔚,绚烂之极。

而在这一片橙红色的云霞之中,竟有着一人驾鹤西来。

手中一柄青锋长剑,卷起一片湛紫色的冷冽剑芒。

暖红的云锦与湛紫色的剑芒交相辉映,还有那如云似雾般的迷蒙毫光,竟将站在白鹤之上的来者,映衬的有若天神。

那朦胧的雾气和若隐若现的白云,将其淹没在了其中……恍惚之间,来者竟给人一种介于虚实之间的感觉。

剑未至,势已至。

一种磅礴伟岸的浩然之气弥漫整个天地,让人心悦诚服。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飘渺如仙的冷冽话音落罢,只剩下那一抹让人迷醉的湛紫色。

……

杨血炼手中弥漫的黑气,触碰到那无边无际的湛紫色毫光之时,轰然化为了虚无。

当他看见来者的时候,面上猛然露出了一抹惊惧……很难想象,杨血炼这等无法无天,不可一世的魔道巨擎,居然也会露出这等神色。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不过……那从西方天际而来的那一剑,其上喷吐而出的万丈毫光,却是没有丝毫减弱。

不!

当杨血炼看清楚男子面目的时候,便已经迟了。

剑光转瞬及至……杨血炼甚至连抬起手来用丧魂幡阻挡的机会都没有,那散发着无尽毫光的青锋长剑,便是直接点在了他的胸口!

不过……却并未直接刺入杨血炼的胸中,一顿之后,改刺为拍……

这一拍之力,竟恍若神龙摆尾般不可抗衡!

杨血炼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那亿万丈的紫色毫光拍飞了去……

只见他的身形从天空中向着东方远远的倒飞而去,不过转瞬间的功夫,竟然已经远在数十丈的天穹之外……

那倒退的速度却还没有减弱半分,直到在天空中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模糊……

杨血炼在被剑光拍飞后喷吐而出的鲜血,已经在天穹中拉出一条模糊的血色长线。那一条略有些迷蒙的血雾之线,却是那样的妖艳。

“律令——驱逐!”

冷冽中夹杂着漠然,凄凉中兼带几分沉淀了无数年的悲苦……一种亘古般的沧桑,随着来者的话音开始在这天地间蔓延。

男子话音指尖泛起一阵梦幻般的紫色毫光……随着话音落罢,一种若有若无的,不可忽视的苍茫气息,瞬间波动了起来。

不过瞬间而已……

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那隐藏在不知何处的鬼魔老人……居然瞬间被逼迫了出来,而后直接被一种无法抵抗的驱逐力量,排斥到了看不见的万丈之外……

至于那一脸苍白的幽兰,也是同样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瞬间被一种不可抵御的力量,直接排斥出了这一片区域。

“吾生性不杀……此次便绕得汝等性命,若彼时,再看到尔等触犯我万剑宗威严,必杀之以儆效尤!”

话音虽然并不大,但却传入了无数人的耳中。

此刻纵然是被抛飞到万丈之外的杨血炼等人,脑海中也是不断的盘旋着这浩瀚如海,苍茫如烟般的声音。

……

“居然……咳咳……居然是他……”

远在数百里之外,杨血炼一脸惊骇,目光中泛起一抹无奈和不可置信。不过转瞬间,他又是挣扎爬了起来,辨认方向之后,便是朝着自在魔门所在之处行去。

那一剑虽然只是拍飞了他,但其上那浩瀚的剑气,却直接侵入进他的身体之内……杨血炼此刻,还能站起来,完全就是靠着一股毅力。

嗜血魔道,碰到如斯浩瀚的浩然正气,简直就是遇到了最大的克星……纵然对方没有下死手,但他的体内,此刻连真气运转都困难之极。

赶回自在魔门中驱除掉体内的浩然正气,才是此刻最重要的事情。

至于鬼魔和幽兰,杨血炼根本不担心……

既然是那个人来此,所有人就都不可能殒命。这一点,杨血炼很清楚……他们皆是第一次犯在那人手中,自然没有殒命的可能性。

“该死的情报……不是说三大宗门无数强者都前去陨星天障了么?怎么那人还会出现在此处……”

杨血炼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捂着胸口,缓缓的朝着自在魔门所在的方位行去。

……

直到此刻,来者方才收起手中长剑。

脚下的白鹤一声长啸,便是冲天而起,消失在了云层之中。

男子身周那纵横的湛紫色的剑光,随着手中长剑被收起,也是渐渐的消散开来。那若隐若现的云雾,也是陡然不见了踪影。

沈言,终于是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

一头白发,一袭白衣,全身上下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甚至连满头长发,都是随风飘扬着……

可想而知,男子身上的装束是多么的让人发指,单单从面上来看,男子大概处于不惑之年。但他的眸子中,却蕴藏着,一种亘古的沧桑和无尽的苦楚。

这沧桑,沈言只是微微触及,便是心神震颤,不能自已。

只是流转了无数年的沧桑之意,这是贯彻了过去与现在的苦楚和孤寂。

如果说……慕芝涵身侧的黑衣男子,是一种孤芳自赏的寂寞的话……那么此刻的白衣男子,便是超脱一切的淡然与沧桑。

两者,仿佛一个是俗世里看破了红尘了佛门高僧,而另一个,却是那摆脱了五蕴六炽的仙……差距,油然而生。

……

男子从上空一步步的走了下来……带着一种凌驾一切的淡漠,或者说是傲然!但却又不尽相同,因为没有任何人对这种凌驾众生的姿态有所反感。

凌霜也是瞬间反应了过来,从半空中落到了地面之上。

当男子站在所有修者面前的时候,一种磅礴的浩然正气,扑面而来!那浩瀚的气息中,却还夹杂着几分无法言喻的沧桑与凄然……

PS:小仙今天回家有些晚了,如果十二点不能赶出来第二章的话,那么明天会更新九千字!抱歉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