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五一参见大长老

百五一 参见大长老

“万剑门天霜剑剑主,天霜剑峰长老凌霜——拜见大长老!!!”凌霜虽然面上仍是没有半分血色,但还是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腰去,双手抱拳行礼道。

话语之间,没有半分的妒忌和它意,完全就是从心底深处散发出来的尊敬。

“万剑门天辰剑峰真传弟子——白廖、慕芝涵!”

白廖和慕芝涵二人,更是满面的震惊和激动……仿佛见到这一袭白发白衣的男子,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一般。

“参见大长老!!!”

话音落罢,两人却是猛然间单膝跪地,而后弯腰一拜。

“万剑门众弟子,参见大长老!”

剩下的万剑宗所有弟子,皆是跪伏在地,行着叩头之礼。这整齐划一的声音,却是那样让人震颤和不能自已。

“免礼!”

男子右手伸出,而后虚抬一下。顿然,所有的人,皆是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是不由自主的缓缓站了起来。

这是何等伟岸,何等不可思议的能力?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更显尊崇。

……

白衣男子负手而立,目光淡如水,缓缓扫视了一圈。

所有人竟然在这没有丝毫杀气和威压的目光触及时,忍不住的全身僵硬……那目光,竟仿佛蕴含着无上的魔力一般。

“……登天台试炼,虽有变故!但为时不晚,各大宗门即刻开始举行试炼……不得有误!”话音如风似雪,飘渺中夹杂着无尽的冷意。

所有人微微一愣,旋即躬身应是。

……

“大长老——你怎会突然来此……”

凌霜此刻,却是忍不住的开口询问道。因为据他所知,对方应该是前去了月之海寻找月华之晶,绝不应该在此时出现在这个地方。

“剑由心生,心之所愿,吾自然遵循!”

白衣男子似乎是看出了凌霜心中的疑惑,淡漠无比的道。

剑由心生,心之所愿?

凌霜喃喃自语,片刻之后,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男子所说的话,他似懂非懂!好像,冥冥之中总是缺了些什么。

……

且不说凌霜心头如何茫然……

周围的一众修者,虽然听到白衣男子的话皆是各自应声。但此刻却无一人,踏上那登天台去……

不得不说,这一次登台,甚至给人的压迫力,比之沈宏图第一个站出来时,都要更加沉重!在这等强者的目光注视下……想必在场,无一人能安心!

登台?谁去做第一个登台者?

刚刚出现了一个沈宏图,已经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此刻,还能再有一个沈宏图么?或者说,还能再出现一个比沈宏图更傲的人么?

那种一往无前,心性傲然无比,但却不知进退的人,恐怕也只有沈宏图这种异类,才会有这样的心境吧!

白衣男子负手而立,目光却并未落在场中任何一人身上……

仿佛有人登台与否,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般。

……

所有人面面相觑,竟是无人上前。

不得不说……这些强身阶,甚至里面不多的塑体阶修者,心性还不能做到古井无波的地步。面对白衣男子这样的强者,紧张和感觉到压迫,是极为自然地。

即便对方,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任何人一眼。

这是一种,莫名的气势。

就仿佛凡人站在一座高达万仞的山峰之下,抬头朝上望去一般……即便山峰不动不移,但却油然而生一种伟岸,一种威严的气息。

这是自然而然的,并不需要任何的外在引导……白衣男子单单站在此处,便已经在所有修者心中,重重的刻画上一笔。

(登台前后与否,都是其次……最主要的,还是能登临几层……)

沈言从白衣男子所带来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看见满目的修者面面相觑的模样,心头却是暗自筹算了起来。

(不管先后,既然想要参加试炼,登台是必然的……而且,越到后面,虽然可以观摩到更多修者登台时的模样……但也是越加的不利……)

毕竟宗门内门弟子的位置就那么多……内门弟子的位置没了,那就只剩下外门了……所以到了极后期,除非天赋惊人,否则情况绝对不是很妙。

(按理说……我应该等到在这一波登台的高峰期过去之后,选择在下一波或者下下一波登台……但是……)

沈言眸中莫名的泛过一丝若有所思的光芒。

(……所谓,没有压力便没有动力!)

沈言嘴角不由得闪过一抹狂热的笑容。

(从前世陨落之后,居然在此时,又感觉到了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啊!来吧……让我看看,自己到底能登上多高的天!!!)

沈言心中一声呐喊,天地恍惚间都更加绚烂了几分。

……

一步踏出,已无退路。

沈言消瘦的身形,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不!在除了白衣男子以外,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一步步的朝着登天台而去。

不过转瞬之间,萧瑟的身形,伴随着那漫天的橙红云锦,便已立在了那高达一百零一层,三十丈零三尺的登天台前。

所有人的目光,同他停顿的脚步一起,倏然静止!

……

沈宏图眸子在接触到沈言的那一瞬间,便是瞪得滚圆……他没想到,这个以前看似懦弱无比,遇见任何事情都会退步的少年,今日居然敢在万千修者的注目下,踏出这一步!

不过,沈宏图心中除了震惊,更多的还是不屑和嘲讽……一个修炼了十几年,才不过养身阶的废物罢了,勇气再怎么可嘉,也改变不了废物的事实!

慕芝涵和白廖二人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后者却是略有些诧异。似乎这是第二次,他看到这个少年的惊人表现了吧……

第一次,是在沈家雷霆堂时,那一切尽握手中的高深莫测。

至于慕芝涵身旁,一直没有露出任何神色波动的黑衣男子,此刻却是颇有兴趣的看着少年那萧瑟之极的背影……

那种若有若无的熟悉感,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啊!到底……是什么?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沈言踏出这一步,走上登天台的那一刻。只要开了头,那么接下来,必定会掀起此次盛会登台的第二次高.潮!

但偏偏,总有人会在这种时候,以他那可笑的智商来破坏这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