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五二侮辱

百五二 侮辱

毫无疑问,沈正先实在是一个白痴到极点的人物。

也许你不能否认他的智商,可是此人所做的一切,完全就是只要不牵扯到他自己,就是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的那一类。

沈言其实说到底,压根跟沈正先没有多少交集……后者将他和沈正天一起恨上,完全就是因为上一次雷霆堂之事。

自己侄子在大堂之内侃侃而谈,却连一句针对应付的话都说不出来……沈正先觉得自己简直是丢尽了颜面。

此刻,在无数人面前有了侮辱沈言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何况在此处侮辱了沈言,也就等于同时侮辱了沈正天,一举两得,一石二鸟之事何乐而不为?

不得不说,沈正先对家族的利益,看的根本就没有他自己的面子重要!做事全凭喜好,可谓是彻彻底底的损人利己之辈!

……

“啧啧——我道侄儿你这些许时间,已经早早识趣的离开了,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你居然还在此地徘徊!”

沈正先先是发出了一声惊叹吸引了众人了注意力,而后便是悠哉道。

“不得不说,侄儿你的脸皮,足以让大伯难以望其项背……若大伯是你,只怕早已经羞得钻进地底了……”

沈言身形一动不动,对沈正先的嘲讽置若未闻。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略有些好奇的在两人之间打量着……虽然有一部分在先前已经听到了沈正先戏谑沈言的一番话,可绝大多数人还是不清楚的。

所以这一次,沈正先倒是将无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的身上。

包括凌霜,包括慕芝涵……也包括那冷冽的黑衣男子,不过男子的目光,却是并没有因为沈正先的话而出现波动。

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沈言,从未有过偏移。

在场唯一没有丝毫动作的,是那一尘不染,白衣若雪的伟岸男子。

他竟恍若化成了一尊雕塑,目光深远,带着无尽的淡漠和沉静,遥遥的望着远方天际……神色之间,却是没有半分的波动。

仿佛唯一可以引起他兴趣的,便是那遥远天际,一抹璀璨的云霞般!

……

“……你说你区区养身阶的一个废物,丢自己和你父亲的脸也就罢了……你还跑来参加试炼,丢我沈家的脸,简直是不知廉耻,不懂礼法!”

沈正先见沈言一动未动,恍若未闻,却是忍不住的加重了自己语气。

所有修者皆是微微一惊,旋即将真气探出去,瞬间而已……都知道了站立在登天台前的少年,竟是一名养身阶的修者。

养身阶。

连入门都没有,只能算作蕴养自身的地步……修炼了十几年,居然才达到养身七层,说一句废物,倒也毫不为过。

顿时,周围便是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的声音……但更多的修者,还是将目光放在少年的背影上,想要看看对方如何来应对。

似乎是察觉到了背后那一道道凝如实质的目光,沈言终于是转过了身来。

他的目光中,居然没有丝毫的怒意……一丁点,一丝,一毫都没有,那并非是佯装镇定,而是真真正正的淡然。

先前和沈正先的一番争论之后,沈言已经想通了。

这沈正先压根就是一个见不得别人好……将别人的帮助抛诸脑后,记着一丝一毫侮辱一辈子的小人。

跟这种白痴解释,只是自费口舌而已。他根本就不在乎到底会不会给家族丢脸,只会在乎这样能不能让沈正天丢脸……

殊不知,此举不但让沈正天丢脸,但更为丢脸的,却还是他自己!自己的侄儿居然都会嘲讽和奚落,足以让人知道他的心性如何。

所以沈言,压根就没有和他争辩的意思。

之所以转过头来,也不过是为了给周围的人一个解释,告诉别人,他沈言并非是承认了沈正先所说的一切罢了!

“沈正先——”

沈言目光澄澈如一片深邃不见底的湖泊,没有人能看出其中蕴藏着的情感。

“……当我站在登天台上的那一刻,不知道你还会不会露出这样沾沾自喜的模样……”沈言话音落罢,便是转过头去,一步踏上了第一层台阶。

四周的修者齐齐露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就这么一句话,这就完事了?

这一番闹剧,无疑是让人哭笑不得……不过养身阶的一个少年,居然会如此镇定,倒是让不少人刮目相看,所以倒也无人轻视沈言。

沈正先听闻沈言的话,陡然一愣。

如果沈言真的能登上登天台,而且还可以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的话……沈宏图进入万剑宗,帮助他争夺家族掌权人的作用却是削弱了不少。

甚至到时候,到底能否成功夺权还是一个问题。

毕竟沈言能进入一个宗门……那么也就代表着他的潜力并非一无是处,这样一来,家族那些长老,自然会不会轻易放权。

……因为家族掌权人易位,除非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否则是很少见的。

此刻沈正先还不知道,沈言已经在沈宏图那里签下了一纸约书……自己放弃了自己继承人的身份。

不过这也不能影响他的心境多久……

因为转瞬间,沈正先就不屑的露出了一抹冷酷的笑意……沈言在登天台上,进入一个三流宗门,已经是万幸了。

而且就算进入二流宗门,想要和沈宏图的地位相抗衡,那还是错了一大截的。毕竟万剑宗,比之二三流宗门,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更遑论沈言能登上几层,还是未知数。

所以只是微微一愣之后,沈正先便是不屑的大笑了起来,笑声中的嘲讽之意,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哈哈哈——你还真拿自己当一回事了?若非我给你族贴,只怕你此刻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呢……”

“不过给你了又如何?想要在试炼中崭露头角,拜入某个宗门之下……那是痴心妄想,我告诉你,废物,只有一辈子做废物!!!”

沈正先目光阴沉无比。

“无论他怎样努力都一样……”

所有人都没有看见,沈正先的话音落罢之后……那一直负手而立,目光深邃悠远的白衣男子,指尖突然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沈言置若未闻,目光尽是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