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五三他辱由他辱

百五三 他辱由他辱

沈言的眸子里,分明没有半分的波动,甚至连一个常人本应该有的愤怒和尴尬都没有出现,仿佛沈正先所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不过,在他踏上第一层登天台的瞬间,还是淡然的留下了一句话。

“沈正先,我今日不与你争论,并非是我怕了你……而是我知道,自己还没有能与你正面争论的资格!”

沈言坦然而笑,旋即很自然的继续往下说道。

“这并非是怯懦,而是自知之明……你今日的侮辱,来日我必然尽数奉还!”

“我知道自己此刻,在在场所有人的眼中,的的确确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但我相信,总有那么一天,我会让所有的天才在我面前黯然失色!”

沈言眸中的自信,是那样的旺盛。

未待沈正先答话,沈言似乎又是想起什么一般,淡淡的叹了一句。

“不过……现在我无论说些什么,你都会将我看成痴心妄想之辈!……那么,就等着时间的流逝的见证一切吧!”

沈言话音落罢,一步跨上了登天台,再没有半分犹豫。

沈正先微微一愣,旋即神色中泛起滔天的嘲讽之意,在沈言身后大声的咆哮了起来,声音中的不屑,所有人都感受的分明。

“废物——全都是废物,你爹现在是废物,你也是废物……无论你们怎么努力,怎么去辩解,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我没想要去改变什么……”

“我只是做好我自己该做的,守护好我想要守护的东西罢了……”沈言渐渐消失在登天台浓雾中的背影,略显萧瑟。

当他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远处负手而立的白衣男子,周身分明一颤……但这极其细微的颤动,却是只有拂过的微风察觉到罢了。

“仅此而已!”

……

沈言的身形倏然消失在了浓雾中,只能勉强看清他的轮廓。登天台上的浓雾,是没有任何规律在变化着的……

此刻,第一层却是完完全全的被笼罩在了其中。

当沈言的身形消失在浓雾中时,沈正先的目光中,已经满是怨毒!沈言虽然没有半分犀利的言辞与他针锋相对,但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

分明是将他的气量,衬托的极为狭隘。

而沈言,却仿佛一个不惧前途千难万苦,勇往直前,满怀希望的少年一般……这一切,沈正先感受的分明。

甚至连周围的修者,那有些好奇的目光,他也觉得是一种无声的讽刺。

“……跳梁小丑而已,终究还是个废物……”

沈正先自我安慰似的暗骂一句,而后狠狠的瞪了周围那些投来好奇目光的修者一眼……而后再不说话,目光阴沉的注视着登天台。

……

“废物……”

“废物!沈言,你是个废物……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你没有成功的希望,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放弃吧,沈言,放弃吧……你这种废物,只配跪倒在天才的脚底下,发出无力的呻.吟!”

沈言眼中场景一变,却是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沈家的演武场中。

周围,无数人的谩骂充斥在他的脑海中……包括家族的子弟,包括家族的长老……甚至,连沈如烟和沈正天,都用手指指着他痛斥!

沈言触及到沈如烟那一对明显泛着厌恶的眸子之时,分明感觉到内心深处,那古井无波的心境,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一种无法言喻的心痛,让他浑身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

“芝涵……你看着少年如何?”白廖目光从一开始,便打量着沈言,此刻见后者已经踏上了登天台,他忍不住的转过头来,询问道。

那恍若广寒仙子般的女子,微微沉吟片刻,却是摇了摇头。

“纵然心性万中无一,但是天赋太差……终难成大器!”慕芝涵话音落罢,最高兴的人,却是她身后一直注意着沈言的沈宏图。

(我就说……这个废物纵然豪情万丈,满腹信心,总归也只是个废柴罢了!想要跟我比,还差的远……)

沈宏图觉得,他被慕芝涵和白廖比下去,是理所当然的……被黑衣男子比下去,虽然难以接受,但那也是事实。

但若是被沈言比下去,他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此刻的沈宏图,自然而然的忽略掉了慕芝涵话中,那心性万中无一的评价……他自然而然的认为,沈言与他的差距,遥远到不可弥补!

……

(废物?天赋?……难道天赋,真的是决定一切的标准么?不过,我总感觉,这少年并不会是表面上那样简单……)

在慕芝涵身侧的黑衣男子,突然露出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容。

(……真是期待啊……让我拭目以待吧,到底你和我的预料,有着多大的错差呢?到底是更甚一筹,还是我根本就看错了你?)

……

“记忆里最深刻的印象,是你唇角的笑!”

沈言的眸子里,泛着一抹淡淡的苦涩和心痛……那眸子中的痛楚,虽然极淡,却是有着一种震颤人心的韵味。

“虽然你有着同她一模一样的容貌……但我知道……你……不是她!”沈如烟又怎会露出如此神色?她,就恍若一株纤尘不染的莲花……

虽出自淤泥,但依旧纯洁如斯。

话音落罢,沈言面上的苦涩倏然消失不见,完全转为了笑意。

“他辱由他辱,晨钟撞暮鼓。他骂由他骂,处处是坦途!!!他辱我来他骂我,我自压命与天赌!!!”

沈言每走一步,便是一声历喝,待得六步踏完,周围的一切,完全消散了开来……目光所及之处,是登天台上那晶莹剔透的白色。

嘴角的笑意蓦然消逝,沈言心中一片通明。

……

下方的所有修者,此刻尽皆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露出身形来的沈言……进入第一层到破除第一层的幻境试炼,竟然只在须臾之间!

沈言,通过第一层的时间,将所有人都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包括那冷冽的黑衣男子,同样如此!

不过,此刻那黑衣男子的面上,却尽是一脸的愕然……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