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五六可愿入我门下

百五六 可愿入我门下

沈言站稳在地面上的那一刻,心头莫名泛起一丝苦涩……

还是……失败了么?

难道,他真的只能带着沈如烟和沈正天浪迹天涯?但是……天元大陆如此之大,没有强大的实力,到哪里,都绝对是被欺辱的对象。

他能带着沈如烟到处流浪么?且不说沈如烟愿意不愿意,沈言也不可能会让她受半分的委屈……即便是用生命去守候!

……

“可有宗门……愿收我为弟子?”

沈言深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嘴角猩红的血迹,而后目光深邃的在四处扫了一圈。

无人答话。

三流宗门知道,以它们这等宗门是留不住沈言的……而二流宗门,却是不知道该不该开口!纵然心性强绝如斯,但沈言的天赋……实在太低了!

而二流宗门的资源有限,如果费尽心力去培养一个沈言,但是到头来收不回预期的收获,那么这苦果只能自己吃!

至于一流宗门就那么几个,自然更不会开口了。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一个死理,纵然心境再坚毅,没有与之相符的天赋,修炼起来也必然是事倍功半罢了。

半响,没有任何回音。

任何一个宗门,对沈言都没有招揽之意。

……

“罢了……”

沈言淡然的叹息一声,并没有露出任何意外的神色。实际上……当他连第五层都站不稳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了现在的结果。

二流宗门……他都进不去!这么低的修炼天赋,没有哪个宗门会愿意在他的身上耗费资源……毕竟宗门,也不是白白去培养弟子的。

“看来自己的路……终究是要自己走……”

沈言蓦然的转过了身去,强忍着身体的疲惫和疼痛,迈出了步伐。

“人

始终要靠自己!!!”

……

所有人的目光不尽相同

有嫉妒,有赞叹,也有怨毒……至于沈正先,却是差点没有哈哈大笑起来。毕竟先前沈言的一番话,给人的震撼的确很大。

若还真的能进入某个宗门,那岂非真的打了他沈正先的脸?

现在沈言黯然离去,也就代表着沈正先刚刚所说的话,并不是在可以针对沈言,至少明面上他的面子是保住了。

沈宏图的眼角,也是流露出一抹轻松之意。

沈言刚刚所展现出的傲气和豪情,实在是太令人侧目……甚至在那一瞬间,纵然是对自己极为自信的沈宏图,都有些隐隐察觉到沈言潜力的可怕!

不过现在的一切告诉他,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没看见沈言厚着脸皮询问,都没有宗门愿意收下这个窝囊废么?

沈宏图的嘴角,终于是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沈家……只有他一人在试炼上崭露头角,并且还进入了三大宗门之一的万剑宗,这一点就足以令他自豪!

而且……说不定那婚事,也有了希望……

想起那个尤物,纵然是沈宏图这样的人物,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神往之色。

现在成为了三大宗门之一的内门弟子,若是拜入某个剑峰长老门下,那么日后的成就必然不低。

这样一来,楚家拖延叙旧都闪烁其词的婚事,只怕也应该有个答案了。

沈言一走,他沈宏图身上的光芒自然就散发到了最大……他的光芒越耀眼,楚家自然会更加认真的去考虑。

所以在沈言转身之后,沈宏图的心神终于大定。

……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那个消瘦的,脚步略有些蹒跚的身影……毕竟少年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大了。

沈言恍若未决……他根本就看不见身后无数人各异的目光,或许就算看见了,他也不会在意,他所要的,并非是他人的注视。

他想要的,只是不辜负自己对沈如烟许下的承诺而已……但现在,却连一个二流宗门都进不去……沈言可以想象,沈如烟若得到这消息,又会是怎样的伤心!

女子已经把沈言当成了自己的全部……从小起,所有好的都让着他,自己则是承担起了一起!这样的沈如烟,如何让沈言不去珍惜?

沈言眸中,已经泛起一抹无奈的苦笑。

该如何去安慰沈如烟,他还没有想好……不过震惊所有人这一点,倒还真的被沈如烟说中了,不过她猜中了过程,却没猜中结局!

结局就是,沈言黯然离去,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愿意在他身上耗费资源。

……

“长老

白廖眼见沈言已经缓缓的走出了数丈,但凌霜却还是一副默不作声的样子,他却是忍不住的询问了起来。

“……我既然说了七层,那便是七层!连七层都上不去,足以证明他的天赋何等之差……”其实凌霜,并不知道,沈言所承受的压力到底有多么恐怖。

他更猜测不出,沈言的心性,到底已经达到了怎样的一种地步。

“他天赋如此之差,自然也怪不得我们不给他机会……”

“长老你的意思是……不留?”

白廖不知为何,此刻却也是对沈言的离去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是淡淡的失落,亦或者是对少年的怜悯?

“不留!”

凌霜目光深邃,而后缓缓摇了摇头。

黑衣男子嘴角莫名扯出一个笑容……他突然有种感觉,凌霜平生所做的最错误的决定,便是现在这一个。

究竟是为何,男子也说不上来……这就是一种朦胧的直觉,就仿佛第一眼看到沈言,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般。

……

沈言的影子,在夕阳的余晖下被拉扯的老长。

在所有人终于是收回目光之后,一直注视着他背影的白衣男子……那个一剑西来,天地黯然的男子,终于有了动作!

“……登台者,何人?”

白衣男子话音就好似天穹之上的星辰,一种无尽的冷冽和深远从其中蔓延而出,传入沈言耳中,却足以令他心神巨颤!

“沈家

沈谪仙!!!”

沈言蓦然停滞住脚步,眸中的神色,并没有多么剧烈的波动,即便他已经听出来那声音是谁的……但这,又如何?

“可愿入我门下

连半分的停顿都没有,沈言话音刚落,白衣男子便是冷声道。他的声音中,带着一抹孤傲和清冷,仿佛遗世独立的仙般,不染半分烟尘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