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五七我道有三般

百五七我道有三般

风,似乎都静止了一般。

在白衣男子话音落罢的那一瞬,四周便陷入了一种极度的沉静,连呼吸声都察觉不到。

入他门下?……这白衣男子的可怖,在场所有修者都清清楚楚,比之剑峰长老凌霜,都还要强了无数的存在。

这种级别的强者,居然会去询问一个天赋低下的少年?他到底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想挑战一下……能不能将这块烂泥给扶上墙!

在四周修者各异的目光注视下,沈言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蓦然转过了身来,渗着猩红血迹的嘴唇动了动,虽然声音极度的虚弱,却还是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入你门下?你能教我些什么?”

……

死寂。

且不管刚刚无数修者的目光是艳羡还是妒忌,在沈言说出这句话之后,全部都仿佛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少年。

你在逗我们?辛辛苦苦,拼尽全力挣扎着爬上了第五层……不就是为了进入某个好一些的宗门?现在这等强者抛下颜面来问你,你居然不立刻答应,还反问一句?

他能教你什么?你说他能教你什么!!!

这是此刻所有人脑海中唯一的念头,沈言的疑问,未免有些太过于可笑了。

是很可笑……白衣男子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云淡风轻的笑意,那是他许久许久,都未曾露出过的笑容了

“那么……你要学什么?”

沈言略微一愣,而后跟着白衣男子一同笑了起来。

“我要学的,是一条能让我走上巅峰的道!”

“你……有么?”

沈言目光淡然如水,和白衣男子那沧桑的眸子触在了一起。

……

“狂妄!”

沈正先此刻忍不住低声的暗骂了一句……这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道,本来一切都已成定局,此刻却突生变故。

但他没想到,沈言居然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仿佛白衣男子收他做弟子,是委屈了他一般。

沈正先骂虽骂,但却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毕竟在白衣男子这等强者面前放肆,他还没有那个胆子。

……

(可恶啊!这个废物,这个废物……居然承蒙万剑宗大长老的垂青!)

沈宏图眸中的怨毒已经再也掩藏不住了……当自己所相信的一切被推翻的那一刻,连他也无法控制自己心头的怒意了。

沈言……这种废物,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成为万剑宗大长老的弟子?

(……这么狂妄,大长老必然不可能会再给你机会的……)

事已至此,谁能改变白衣男子的决定?所以沈宏图即便再如何愤慨和嫉妒,也只能在心中暗自诅咒着。

……

(果然没有猜错呢……我的直觉,一如既往般准确……)

黑衣男子心中思绪翻动,他的眸子中没有丝毫妒忌,也没有丝毫的惊异,仿佛沈言,本就应该受到如此对待一般。

(若连你都不能成为这白衣男子的弟子,那么在场……又有何人可以?)

黑衣男子暗叹一声,非是妄自菲薄,纵然不愿意承认……但他自己的直觉却告诉他,自己,也不配成为那白衣男子的弟子!

在场万千修者中,只有沈言

只有沈言配!

……

(大师伯此举……却是将所有宗门,还有凌霜师叔彻彻底底的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白廖忍不住的转过了头去,凌霜的眼中果然泛着一抹浓浓的疑惑和不解……仿佛不清楚,白衣男子为何会单单对沈言青睐有加。

纵然心性万中无一……可是天赋,凌霜对沈言的评价只有两个字

废柴!天赋太低,那么白衣男子……又准备如何去教导这样一个弟子?

凌霜半响却也没有想通白衣男子的用意,于是只好微微叹了口气。

这差距……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弥补的,白衣男子看重沈言什么,他看不出来,却并不代表沈言就如同他所想象的一般是个天赋极低的废物。

识人,并非人人都可以!

(不过这少年……运道却真的是极好,连大师伯从来不对任何人假以颜色的人,也会对他起了收徒之念……)

(到底你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呢?大师伯的眼光,准还是不准?我很期待……)

白廖同样没有妒忌,虽然白衣男子收了沈言为弟子,但是这是人家的运道,他羡慕不来!而且白廖这种真传弟子……

看的并非是简简单单的表面,只有沈言的天赋和潜力展现出来,那么他才会真真正正的在心中对沈言生出诸般念头。

此刻的沈言,还没有那个资格能让他妒忌和艳羡。

……

沈言却不管众人是怎样的想法……进入某个宗门倒是无妨,只要宗门资源足够,他根本不会去挑剔什么。

但是白衣男子这样的强者收他为徒,那么沈言便不得不谨慎,不得不询问!若白衣男子所授之道,和他想要学的道不一样,那该如何?

若真的出现了那样的情况,拜师还不如不拜师。

沈言所想的,所看重的,自然不会和在场的万千修者一样。

三千大道,道道可证混元,但那也要看自己适合修什么道。若是白衣男子所授之道和他心中想要修的道背道而驰,那么沈言宁可自己去琢磨,也不会拜其为师!

白衣男子给出的答案,若不是他所想修的道,沈言绝对会转身便走,绝不停留。

管你是怎样的强者,你的道和我的道不一样,我自然不会拜你为师!这是沈言心中,绝不会改变的原则!

……

沈言再等,等白衣男子的答案。

所有的修者同样再等,白衣男子到底会给出怎样的一个答案,亦或者拂袖而去?算作对沈言如此狂傲的惩罚?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无数修者开始忍不住**了起来,毕竟试炼还要继续,已经有一大部分的修者将目光投向了那在黄昏下散发着淡淡冷冽青光的登天台阶!

这台阶的光芒,时时刻刻在变幻,时时刻刻在流转,根本没有任何的规律。

足足三刻钟,沈言硬是忍着体内翻腾的气血和伤势,和白衣男子对视,他的眼神,自始自终都没有偏移半分!

因为沈言两次的疑问,从面带笑意转为淡然如水的白衣男子,在三刻钟的对视后,终于是舒展开了自己没有半分波动的脸庞。

他的面上,浮现了一抹赞赏,极其细微的赞叹。

“我道有三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