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五八杀伐与正气

百五八 杀伐与正气

“何解?”

沈言面上虽苍白如纸,眼中却陡然泛起一抹神采。仿佛离开水的鱼儿,再度回到了湖泊中一般……

“吾有小道杀伐,杀伐之剑道,以杀成道!万物皆杀,以剑斩天斩地,斩人斩妖!以杀铸杀,以杀止杀!”

白衣男子的眼神中,蓦然闪过一道冷厉的猩红色,那无尽的杀意只是略微斩现了瞬间,沈言居然已是满头大汗。

“杀杀杀杀杀杀杀,一杀乾坤天地,二杀风雷雨电上云霄,三杀草木精华妄成妖,四杀孽障之魔道,五杀迷幻心魔劫,六杀七情六欲成吾道,七杀无情有情忘情道!”

沈言眸中大亮,杀遍这天地的不公,以杀铸杀道,以杀止杀道!

杀七情六欲,此乃斩情之道,无情之剑,才斩得天地之万物!杀无情之道,归有情之道,再斩有情之道,成忘情之道!

忘情非无情,忘情非有情,杀伐剑道之大成,即是

太上忘情剑道!

“太上忘情,忘情之道?”

沈言喃喃道,眸子中泛起一抹淡淡的踌躇。

“……正是太上之忘情剑道,斩尽世间一切的杀伐剑道!此道,汝可习得?”

白衣男子眸中泛起一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傲意,沈言却恍若未决。

(忘情……霓裳,姐姐……我……)

“我忘不掉啊!!!”

沈言猛的抬起了头来,而后做出了决定。

“此道,非我道!”

白衣男子的眸中泛起一抹诧异……如此杀伐之道,竟也有人舍得弃之不学!对修者来说,忘情又如何?

太上忘情剑道,正是忘情才能成道!

……

疯了!

凌霜此刻那已经多年未曾波动过的心境,也不由得因为沈言的拒绝而淡淡的波动了起来,连他……都有些微微的妒忌。

杀伐之剑道,习得剑意的,只有寥寥几人,而白衣男子正是其中之一。要知道,凌霜自己掌握的杀伐剑道,也只领悟到了第五杀剑而已!

杀迷幻心魔劫,凌霜可以斩杀心魔之劫难,但是却做不到斩尽七情六欲的地步!他自然,还没有领悟杀伐剑道的剑意!

而白衣男子,却是已经斩尽七情六欲……而后再度斩掉无情执念,最后成就忘情之道!他忘记了前尘往事,忘记了一切纠葛……

正因如此,才有了那遗世独立,孤绝寒傲的气度。

凌霜……远远不及。

杀伐之剑道,之所以被称之为太上忘情剑道的缘故,便是因为忘情二字乃重中之重!不修得第七杀剑,永远不可能懂得太上忘情剑道的真意!

此刻沈言的拒绝,无异于是在他心头狠狠的划了一刀。

要知道,即便是凌霜想要学……都没人会教他!凌霜的师尊乃是万剑宗的一名太上长老,但是修习的却不是太上忘情剑道,所以根本就指导不了他。

而凌霜自己,也是在太上忘情剑道和他师傅的剑道中犹豫了好久……方才选择了前者,但斩尽七情六欲,岂是那么容易的……

微微的妒忌是其一,但更多的还是敬佩……凌霜居然会对沈言这一个养身阶七层的弟子流露出敬佩的神情,哪怕他自己亲口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他敬佩的,是沈言的果决……知道自己忘不掉,斩不断,从一开始直接就放弃了这太上忘情剑道,无论此道,有多么强大的战斗能力!

修不成真意,修来何用?

凌霜固然知道……但当初,也还是没有忍受住太上忘情剑道强大战斗能力对他的吸引,所以才会选择了此道。

而此刻沈言的放弃,却是那样的果决和干脆,自然让他佩服。

毕竟,面对实力的诱惑,纵然知道,但能做到拒绝的人

又有几个?

……

“吾有中乘浩然之道!浩然剑道,天地正气之道!剑指五湖山岳,万里江山!剑随日月而舞,同星斗而动!”

白衣男子眼中的神色,忽然转为了一种正气,一种足以震慑千秋万古的浩然正气!浩然之道,乃下则为河岳,上则曰日星。

“与人和,与天地相敬!浩荡之苍冥,一剑荡之……若有人存浩然正气,必然命途坦荡,紫气萦绕天地而不绝!”

“紫气藏于己身,乃浩然正气初成,俗世之人,若身藏浩然紫气,可称小儒!紫气萦绕周身不散,乃浩然正气凝而不散,俗世之人,若然如此,皆称大儒!”

沈言赫然发现,白衣男子的头顶,仿佛有一道氤氲紫气冲天而起一般,贯彻了整个天与地,恍若是幻觉,又恍若真实!

“心中邪佞者,纵浩然紫气凝实,亦不得见也!”

“若然紫气冲天而起,乃浩然正气圆满,若存之于俗世,皆称

鸿儒!”

“浩然之剑道,剑存浩然正气,自可诛尽一切妖邪,斩尽一些魑魅!浩然之道,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

白衣男子面色一正,目光死死的盯着沈言。

“此道,你可习得?”

……

(浩然之剑道……虽能诛尽妖邪,但必然不可随性而来!持守一身正气,方才能功德圆满!此道,于我莫过于枷锁

沈言心中沉吟片刻,看着目光仍然淡漠的白衣男子,缓缓摇了摇头。

“浩然剑道,虽上入得青冥,下入得轮回!自有一身浩然正气贯彻己身,但此道束缚太多,仍非我道!!!”

沈言考虑之后,回答之时,完全就是斩钉截铁,没有半分的犹豫。

……

(……他在开玩笑么?还是说……)

黑衣男子这等人物,此刻的眼神也不由露出了一抹不可置信。少年到底在干什么?单单听白衣男子的话音,他都可以想象浩然之道的恐怖!

那是不惧一切妖邪鬼魅,浩然正气冲天而起,天下何处不可去得?

如此恐怖的浩然剑道,竟然也不学。黑衣男子,此刻已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言语来形容自己的感觉了……如果真的说有,那就是想拍沈言一巴掌……

……

“下有杀伐之太上忘情剑道,中有浩然正气之青冥剑道!此两者,你皆是不学……却是何意?”白衣男子眸中泛起一抹轻微的戏谑,看着面前一脸坚毅的少年。

他倒是想看看,面前之人究竟是一味的傲气,还是只看重下乘上乘这种等级之分!若真是如此,他自然不会再去白费功夫……

结果究竟如何,完全在沈言的回答和白衣男子的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