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五九你教不了我

百五九 你教不了我

“此道,彼道,皆非我道,习之无益!若面前习之,也只会是个平平淡淡的结果……不能忘情,修那太上忘情杀伐之剑作甚?”

“惩善罚恶,若修那浩然正气青冥剑道,诸般限制愈多……既不想受多般束缚,学那浩然剑道,又有何用?”

沈言连沉吟都没有,几乎是白衣男子话音刚落,他便淡然答道。

白衣男子目光陡然转为凌厉,而后紧紧的盯着沈言……后者坦然相对。

如此的对视持续了片刻,白衣男子的目光终于是再度转为了淡然。

“……吾有上乘之道,曰凌云!!!凌云剑道,以傲气凌云之意,质问天地,若然天地不公,吾自一剑斩之!”

白衣男子负手而立,沉声道,而后忽然间却是散发出一种淡淡的苍茫之意,那是足以让天地为之侧目的凌云剑道!

“凌云剑道,傲气冲霄!剑指苍茫,只问天地是非,天地若然不答,一剑斩天!!!”

“有诗为证,诗曰

昆仑颠,落青鸾。弄玉箫声凤凰颜。青锋剑,秋水寒。豪情万丈破云天。

紫竹弦,箜篌远。笙歌散尽月未眠。凌云志,今未圆。万种情怀何日还。

若有相思心中缠,斩尽情丝剑中仙。浊世风尘厌厌厌,穿肠美酒恋恋恋。

欲拔剑,敢问天。方知仙魔一念间。仰天叹,叹尘缘。缘起缘灭缘聚散。

非有世人难释怀,春恨秋悲自惹嫌。勿狂喜,勿悲烦。隐世逍遥在人间。

当拔剑,再问天。天无答辩斩佛仙。把酒饮尽万壑山,剑出红尘天地翻。

情根早已断断断,杜康霜刃伴伴伴。秋月怜,初云浅。千秋万载共此年。

青锋剑,剑中仙。早已随花风中湮。傲气冲天凌霄汉,滚滚红尘吾为天!

以傲气凌天,剑气冲霄成道,成剑仙之道!敢问天地是非,敢质疑天地不公!若天地不答,一剑斩之!

凌云剑道,乃傲气凌天之道!步步同天斗,步步与天争!凌云剑道,即是以满身傲气,在这浩瀚天地中,斩出自己的一条道来!

豪情万丈,可破云天!

滚滚红尘,吾乃是天!

这是何等豪情万丈的剑道,这是何等让人惊骇的道!此道,修剑修己,己身成就剑身!以剑……成仙!

……

沈言更是骇然,面前这白衣男子……到底是怎样的天纵奇才?

常人一生一世都难以修圆满其中一种剑道,无论是小乘太上忘情剑道,亦或者中乘浩然正气青冥剑道……更遑论是上乘凌云冲天剑道了!

但白衣男子,却偏偏每种都修……除了凌云冲天剑道没有达到圆满的地步,可以斩天之外,另两种剑道,居然都成就斐然!

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

单单修成其中任意一种剑道,都是难得一见的天才……那么白衣男子又该被称之为什么?怪物还是妖孽?

反正沈言心中,已经不知道该去如何形容男子天赋的高度了。

不过……凌云冲天剑道啊……质问天地,若天地不分是非,便一剑斩之!可……可我修的,却不是剑道啊……

说白了……第一种太上忘情剑道,用之于刀,便是太上忘情刀道!所以沈言可修,但是他却无法忘情,所以不修!

中乘浩然剑道,以刀习之,便是浩然正气之刀,亦可诛尽一切妖邪鬼魅!但沈言却无法忍受那多番束缚,所以亦不学!

而上乘凌云剑道,以剑气凌云冲霄……此道虽然强绝天地,纵横寰宇,但沈言却不能修……因为此道,只能以剑乃修!

以身为剑,心中有剑,方才能称之为凌云冲天剑道!

此道根本无法以刀习之,所以沈言即便想学,也学不到……莫非?这就是天意?能学的不可以学,可以学的却学不了!

……

场中几乎已经静到了连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可以听见……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沈言的回答,这昏黄的天色,却更显压抑。

这让人目瞪口呆的剑道……已经震慑住了所有人,凌云冲天剑,一剑斩天!虽然这是凌云剑的剑之真意,难以修成,但所有人都可以想象那凌云剑气冲霄汉的巨大声威!

所有人都可以肯定,沈言一定不可能拒绝了……他们此刻甚至都在怀疑,沈言刚刚就是在赌.博!

赌一赌可否学到白衣男子的上乘剑道,不过此时,仿佛他赌对了……白衣男子,竟然愿意教授自己所掌握的最强剑道!

要知道……那可是万剑宗无数剑峰长老,都没有习得的剑道!

沈言的运道,此刻让凌霜都忍不住的艳羡了起来。

……

出世澄澈心境,入世炼心。

凌云剑道,便是炼心于剑,极情于剑!斩情思,断执念!潇洒隐世,自在逍遥……自然遗世独立,自成剑仙!

入世出世,傲气凌云冲霄汉,剑气打成时日,自可挥手之间,红尘两翻!

滚滚红尘吾为尊,正是此意。

此剑道,不但有杀伐之剑可斩天地万物的杀伐之意,也有遗世独立,澄澈己心的浩然正气……还有剑气冲霄,隐世为仙的凌云之志!

不愧上乘剑道之名。

沈言的回答,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肯定……毕竟,没有人会不被这强大到极点的剑道威力所折服!

而此刻沈言那一动不动的模样,更仿佛是被惊呆了一般。

这也让所有修者,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此刻他们,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想法……羡慕有,但妒忌,却已然消失不见!

毕竟,到了这种地步……毫无疑问,沈言的地位将比他们高上无数倍!因为……他找到了一个好师父,白衣男子……足以让沈言肆无忌惮!

在场所有人中为数不多还存有怨毒和嫉妒之心的人,也就只剩下沈宏图父子了!沈正先是妒忌与埋怨……而沈宏图,更多的还是震惊!

此刻所发生的一切,根本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殊不知,沈言一动不动并不是被吓呆了……而是在做着选择!若是修凌云剑道,自然也是威力无穷的……

但刀,却是沈言心中的执念,寄情于刀,极情于刀,并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不过转瞬,沈言心中豁然开朗,而后淡然一笑……便转了过了身躯,缓缓的朝前方行去,留给所有人,只有一个萧瑟的背影,和飘散在风中的话音

“此道,亦非我所欲也!你……教不了我……抱歉了……”

PS:打扰大家很抱歉,这一章中出现的小诗是小仙为了诠释凌云剑道的逍遥与傲气凌然而写的,如果大家不喜欢呢……可以书评留言,小仙以后便不会在文中夹杂诗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