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六五离去

百六五 离去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否则……后果你知道的,!”

沈园心头一颤,看着面前那人坐在椅子上,他自己却是一动不敢动。以前还能用羊皮卷地图来作为筹码,不过现在,局势自然不同。

“那地图……丢了!”

本来以为要迎接对方滔天的怒火,但沈园却发现自己说出实情之后,对方并没有半分发怒的意向,这倒让他有些奇怪了起来。

“在谁手中……只要知道是谁,我便有把握拿到手!”

神秘男子冷声一笑,丢了更好……他如何看不出沈园这种人,绝对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那一类小人。

以前不知道那羊皮卷放在何处,所以他只有妥协,!但现在……既然丢了,那自然更好!男子不相信得到羊皮卷地图的人,会知道其中隐藏的秘密!

只要有时间,那他就有大把的手段去寻找,这样一来,在他人手中,反而要比在沈园这个贪心不足的家伙手中要好的多。

“在沈正天的儿子手中……”

沈园急急忙忙的说道,事已至此,他除了全盘托出什么都做不了。尤其是他还以羊皮卷地图威胁过面前之人,所以沈园现在自然是极为担心的。

“沈正天的儿子?那个你口中的废物?”

神秘男子眉头微微一皱,看着沈园颤颤惊惊的模样,不由得冷声一笑。

“不必担忧,我还不是那等睚眦必报之人……既然是你沈家族内的人拿走了,那么此事交给你出面,自然是最好的!”

沈园还能说不么?更何况,这本身也是他的决定。就算羊皮卷地图找回来要给面前之人,那也比落在沈言手中要好!

以面前之人的豪气和大方,自然不会少了他的好处。

……

嘭嘭

一阵略有些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正在梳理因为突破而产生的真气的沈言,心神一下子便是被直接震了出来,。

心头气息一阵紊乱,幸好只是在梳理真气而不是在修炼,否则后果不堪想象。一旦真气出了岔,走火入魔的机会绝对很大。

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沈言却是想怒也怒不起来。

虽然在修炼之中被人打扰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纵然再怎样危险,若打扰他的人是沈如烟的花,沈言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有半分怒意的。

“小弟……你赶紧出来一下,快点!”

沈如烟的声音有着几分焦急,沈言心中猛然一滞,瞬间便是跃了起来,而后直接冲出了门外……入目却是女子那异常急切的神色。

而且沈如烟明显已经入睡,因为衣衫都还凌乱着。可见是急急忙忙从**爬起来,而后才来找他的!

“怎么了……”

沈言心头思绪纷飞,嘴上却是立刻出声问道。

“……沈庞你知道吧?就是那个胖胖的……”沈如烟花还没有说完,沈言就已经点了点头。

“就是他找你……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是关乎你的,而且非常非常重要!”沈如烟的面上泛起一抹忧色,话音之间也是有些颤抖。

(找我?……他自己有事的可能性两成,沈正先想要对付我的可能性两成!那么剩下六成的可能性就是……)

沈言猛的冲了出去,瞬间便来到了院中。

小胖子沈庞呆呆的站在院子里,直到看见了沈言,眸中方才出现了一抹喜色。

“到底出什么事了……拜托了,一定要完完全全的说清楚,任何情况都不要漏掉,!”沈言上前一步,站在小胖子面前,面色焦急的道。

“……沈言,对不起……我……”

“我原谅你了!”沈言摆了摆手,从沈如烟将他叫出来之后,他便一直有种不安的感觉,所以此刻才会如此的急迫。

如果只是他自己,那么沈言倒也无所谓……但若是牵扯到沈如烟,那么沈言是决然不可能轻易冷静下来的。

“……沈管事刚刚找到我,带我去了小溪那里!他还问我那树上的拳印是谁留下的,而且还有我家人的性命来威胁我……”

“我没办法,才告诉了他,那拳印是你留下的……”

沈庞似乎也看出了沈言的急切,没敢再迟疑,将前因后果全部说了出来。

……

(拳印?雷霆诀?不是!……沈红,是了!沈红死去了之后,我将其埋葬在那附近,所以那里有沈红的气息是必然的……)

沈言眸中光芒闪烁,他此刻却也怪不得沈庞了。毕竟对方能通知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就算是他遇到同样的事情,对方用沈如烟来威胁他的话,无论是什么,他也得去做!

(果然是羊皮卷呢……这么快便知道了是我了!但是……他是如何找到沈红埋身之处的……)

刚想到此处,沈言却是自嘲的笑了笑。

(是我糊涂了呢……修者的手段如此之多,我没有见识过的还很多。这一次,也算是给我提了个醒……)

“你得小心啊……沈管事估计可能明天就会来找你了,!”沈庞见沈言若有所思的模样,忍不住的出声提醒道。

“嗯……谢谢你了!”

沈言露出一个笑容,而后将怀中的雷霆诀手抄本取了出来。想了想……还是将其递给了沈庞……

“记住,回去之后一定不要提起与我相关的任何事,总之万事小心!”

直到离开,沈庞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沈言压根不在乎所谓什么雷霆诀是镇族法诀,九转雷霆诀的威力,比之不知道强大的多少倍……再说沈庞当初便在执法队前为他辩解了一次,现在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通知他,一本雷霆诀,沈言根本不以为意。

(明天么?也许……很快了……)

沈言刚刚转过身去,便是看到了沈如烟一对幽怨的眸子。

“小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和沈管事牵扯在一起……咱们叫醒父亲,现在去看看能否何解么?”

“没事呢,姐……你不用担心!我自然会处理好一切的……”沈言露出一个笑容,以他的前世的经历,想隐藏起自己心境的波动,那自然是极为容易的。

其实,现在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立刻就走……去万剑宗修炼,而后等到不惧怕与沈园交易的神秘人的时候,一切自然也就解决了!

不错!沈言怕的不是沈园,也不是沈正先,而是那一日看到的神秘之人!

但是想让他扔下沈如烟,那是决不可能的。

永生永世护你身边,纵一死,亦无憾!

“处理好?你能处理的好?……咳咳……”

沈言目光一颤,抬头确实沈正天那有些萧瑟的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别样的清冷与孤寂,。

“走吧……有多远走多远……我和如烟,你不必担心……无论是谁,再没有被逼上绝路的时候,都不敢随意灭杀贵族嫡系!”

沈正天的声音,略有些嘶哑,却是让人的心情都忍不住的沉重了起来。

“爹……你怎么可以让小弟一个人去面对呢……如烟不怕的,让我抛下小弟……我绝对做不到!”

“姐姐……爹……”沈言眼角略有些湿润,嗫嚅许久,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姐姐,不必担心我……爹如此做,也只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我和你!而且我现在已经是万剑宗的弟子了……只要回到万剑宗,那就必然是安全的!”

沈如烟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是一直在啜泣着。听到沈言的话,她没有回答,只是一直不断的再摇着头……

“万剑宗……么?好……好的很哪!!!”

沈正天沉重的面庞上,却是陡然出现了一抹笑意,而后大笑道。

“爹……”

沈言一声长吟,而后双膝轰然着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不孝子谪仙……这便去了……”

“等等,你带上它!”

沈正天忽然从袖中摸出一枚白玉,而后放在了沈言的手中,。后者略微一愣,旋即郑重的将其收了起来。

“记住……你是我沈正天的种,无论何时,都不能弱了我的威风!!!”

“谪仙……谨记!”

沈言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后轻轻的走到了沈如烟的身前。

“姐……这件事,我也解释不清……但你要相信我,一定不会出现危险的!等我到了万剑宗,会托人同你保平安的……”沈言轻轻伸出手去,擦拭掉沈如烟右眼的泪水。

当他想要将手指伸到女子的左眼处时,沈如烟却是突然后退了一步,而后一下子将他的手打落了下来……

“走……你走!!!从小到大,每一次受了伤,挨了打,你都瞒我!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也瞒我……”

“你也瞒我……”

沈如烟第一次生气,也是第一次有如此之大的情绪。说着说着,女子却已然是泣不成声……那绝美的面庞,早已是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沈言没有再去辩解……心头的那份不安越来越重。他看似毫不留恋的转过了身去,而后缓缓的,一步一步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天空中的明月,却早已没入了云中,再看不见踪影。

谁也没有看见,沈言转身的那一刻,他的眸中早已不复先前的决然……那不断萦绕的晶莹仿佛要流淌下来,却又被他死死的压抑住……

少少的……若有若无……

“保重啊……小弟……”夜风似乎在轻轻地呢喃着,直到再也看不见,再也看不见那个茕茕孑立在夜中的曼妙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