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六六预感西方

百六六 预感,西方

当沈言的身影早已消失在浓浓夜幕中很久之后,沈正天却还依然站在院中,。

沈如烟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却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从小到大,沈言从未受过离家之苦……

她担心,她害怕。

而且……这一走,这一走啊……相见之难,沈如烟总也能猜测出几分。

沈如烟在夜色中伫立了许久,直到她的眸子终究是再也看不见少年一丝一毫的影子……而后,才失魂落魄的走进了屋中。

“也该来了……”

沈正天喃喃自语,话音刚罢,院外便是传来了一个略有些低沉的声音,。

“族长……外族管事沈园求见!”

还未待沈正天答话,沈园披着镶银琉璃锦澜披风,便是推开了院门,走了进来。

这个族长的称呼,名存实亡罢了。沈正天倒也没有在乎……纵然觉得夜风有些凉意,但却也没有半分颤抖。

做了那么多年的上位者……沈正天,自有一番威严!

“何事?”

沈正天虽不知到底是何事……但先前他也听到了沈庞对沈言所说的话,纵然不能分析出所有的前因后果,但至少他也明白,此事绝没有那么简单!

但知道是一回事,承认又是一回事。

是以沈正天眉头一挑,佯作不愉的道。

“……我找族长之子,沈谪仙!”

沈园眸子里泛过一抹冷意,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沈正天的眼睛。

“谪仙……已经离去了……”

沈正天略微叹了一口气,而后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现在修为尽废,在这凉意盎然的夜里,他却是有些不适应。

“离去!怎么可能?他才刚刚回来……又如何会离去?”

沈园知道沈正先已经返回了族中,那么沈言必然是要一同返回的,无论是成功加入了哪个宗门,亦或者没有,回来道别是必然的。

“你这人,却是好生奇怪……半夜三更来我这儿寻谪仙,我告诉你他已经走了,你又不信,我骗你作甚?”

沈正天眸子里没有半分闪烁,欺骗没有意义……现在沈言已经离开,那么告诉沈园却也无妨,。

有本事……便追上万剑宗去,试一试能不能从万剑宗的手里把人夺回来!

“逃了?……该死……”

沈园也算是个老油条,自然知道沈正天所说之言并没有假,所以心中立刻计较了起来。

“既如此……还请族长告诉我,他到底去了哪里?”

“你若要寻他……便去……万剑宗吧!!!”

沈正天淡淡笑了笑,而后转身走进了屋中,站在院子里的沈园却已然满面惊愕。

(这……万剑宗,若真是进了万剑宗的话,此事却又不好办了!无论如何,还是先将这一切告诉那人吧……)

沈园筹思片刻,而后身形一动,便是离开了此处。

……

“……那小子已经溜了,却是不知从哪个方向离开的!”

沈园神色略有些紧张,如果对方因此而动怒……那么后果必然不是他所能承受的,尤其是他还威胁对方许多次的情况下。

“哦?”

神秘男子挑了挑眉毛,而后却是打断了沈园接下来的话。

“……我一早便料到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会发生,所以已经让你偷偷雇佣的两位修者朝另外两边而去了,!”

“道路只有四条……后方是沈家祖坟所在之处,四面环山……想必一个正常人都不会选择这一条路!所以追到他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沈园面色一喜,刚要说话,神秘男子却是莞尔一笑。

“这些且不说……你且看我抓住了谁!”

男子身形闪烁之间,却是再度站定,不过他的手中却提着一个少年。沈园心中大骇对方的实力,不过还是将目光投向了对方手中所提之人……

“该死……居然是这个小杂种!我算是知道怎么一回事了……刚才就应该杀了他!!!”

沈园怒极,本以为沈庞会在意他的警告,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有着这样的胆子。如今沈庞在沈言家附近被神秘男子抓住,自然就说明了一切。

沈庞一脸惊恐,胡乱的挣扎着,却是连丝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咦……”

沈园看见小胖子怀中的物事,忍不住的轻咦出声,而后将其取了出来。

“……雷霆诀手抄本!怪不得……怪不得这小子居然会如此胆大!”沈园怒极而笑,这雷霆诀的吸引力之大,绝对不可小视。

他不知道该说沈言白痴还是大方,居然会用这种东西来收买人心。

但从一开始……沈园就想错了,沈言根本没想过要用什么东西来收买别人!之所将这雷霆诀给沈庞,一是为了感谢对方冒着风险通知他,二就是沈言不在乎这法诀!

毕竟拥有九转雷霆养身经和九转雷霆诀,这简易版的雷霆诀实在是让沈言提不起丝毫兴趣,。

“我在此处没有看见任何人出现……所以你口中的沈谪仙,应当是逃去了另外两边!当然,也不排除他不走寻常路,从沈家祖坟绕路而行……”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想要寻找到他,却是有些麻烦了!”

神秘男子看了看手中的沈庞,随意的将其扔在了地上,而后转过身去……

“现在只能希望你雇佣来的那两人,不是两个白痴了……强身阶六层对付那个只有养身阶修为的废物,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

“至于他……”

神秘男子话音未落,沈园便是阴沉一笑,而后一掌拍在了沈庞的脖子上……不过顷刻间,小胖子眼中的神采就涣散了开来。

随意的将其丢入了路旁的林木之中,而后阴沉的皱了皱眉头。

“听到了我们的谈话……若是再让他以任何方式泄露出去,都是祸患!杀了一了百了……不过现在……我们就这么干等着么?”

“不!我有预感……他往西方而去的可能性最大……”

神秘男子摇了摇头,身形转瞬间,便是朝着西方而去。即便对方未尽全力,但在沈园的眼中,却也根本只能捕捉到一个黑影罢了。

“西方……么?预感……不知道这预感准不准……”

“这里是北面,祖坟是南方……那么东西方就是我雇佣来的两位修者守在那里,不求能抓住沈言,只要能将那小子拖延住,就足矣了!”

沈园心中念罢,也是毫不犹豫的跟随者神秘男子的脚步,朝西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