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八七三滴精血

百八七 三滴精血

“木妖?”木南山,也就是那只树妖,皱起了眉头,而后喃喃自语道,。

“追杀你的那几只木妖,实力如何?还有……是哪一族的木妖?”虽然人类修者和妖族一般在对方地盘上行走,都会相安无事,。

但妖族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家伙,若非这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规矩。只怕丧生在妖族手下的人类修士,还不知道要多出多少倍来。

而且,这树妖也是谨慎的紧。虽然因为身体减轻而后再度恢复的疼痛有些让他难以忍受的开口请求沈言,但沈言提出了要求,他却也没有一口答应。

因为他也知道……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丧了性命。

开口求一求对方无所谓,对方治好了他的话,发誓放了对方这都无所谓。但若是陨落,那这无数年的苦修,可就完全白费了。

妖族,尤其是木妖的修炼,是极为困难的。

草木精怪和兽类妖族不一样……后者本身就是具有灵智的,虽然较之于人类低下无比,但是踏入修炼之道,却也比木妖一族容易了不知道多少倍。

木妖一族,想要修炼,开启灵智是最为困难的一步。

而兽类和人类,本身就省却了这一个步骤……兽类灵智是有的,但是比较低下而已。所以兽类修炼,主要是在机缘巧合下,让灵智达到一定的水准。

木妖,相当于要走两步才能达到人类没有修炼的水平,启灵和觉灵。而兽类,则是比木妖又省却了一个步骤……

这样比较下来,木妖一族想要修炼到沈言面前这树妖的地步,可想而知花费了多长的时日。发誓,求情这都无所谓……

但若是对方的条件太过于困难,导致自己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苦修,才面前化出一个人脸的修为付诸东流,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得到的越是困难,木妖一族也就越加懂得珍惜,。

“他们的修为……比之于你,应该是要弱了许多的!”

沈言仔仔细细的分析了一下,而后给出了这个答案。

他虽然不知道后方三人的真实实力,但是他却可以从面前这只木妖隐隐散发出的威压上分辨出来。

若身后那三人,真的有着比木南山还要更为强大的实力,那么青萝和他想必根本就是无处可逃。

因为沈言可以隐隐察觉到,面前的这只树妖,已经完全锁定了他。这是一种气息上的锁定,此刻对方就算站在原地不动,让他远遁千里之外,也可以随时知道他的动向。

后方那三人,显然是没有这个本事的。

否则也不可能让青萝在这森林之中,躲藏了如此之久。

“三只木妖?你可知道他们是哪一个族群的?亦或者,他们是为了何事追杀于你?”木南山听闻实力比他低了不少,倒是松了口气。

从沈言眼底闪烁的光芒来看,他知道沈言不是随意在敷衍他,而是进行了确切的比较,才得出的答案。

“他们盗出了我宗门之物……长老将他们打成了重伤,但因为有要事无法离开宗门,所以只能让我前来取回宗门的东西!”

沈言小小的撒了一个谎,他把青萝所说给他的事情换成了自己。

“偷盗你宗门之物……”木南山神色一凛。

“不必多说了!此事,包在我身上……那三人,我替你拿住便是!但首先,你要用三滴精血,治好我的伤势,!”

沈言没有丝毫犹豫,便应了下来。

只要能帮助青萝了了此事,兑现自己的承诺,虽然三滴精血也算极为重要,可沈言也觉得,这样做还是值得的。

因为……他实在不知道,青萝到底是不是那三只木妖的对手。

……

“等着啊……我来救你了!”

青萝的衣袖随着剧烈的奔跑而微微扬了起来,她那略有些惹人怜惜的面庞上,满是一种焦急的神色。

“无论如何……千万不能就这样陨落啊!”

青萝不知道她回头的做法是对还是错,她只知道,沈言以诚待她,她就必须要与对方共同进退。

哪怕回头的结果,是一起死去。

一边朝着沈言所在之处行去,青萝一边拿出了藏在袖中的青冥九幽镜,指尖亮起一抹寒光,直接斩断了从镜面上延伸出来和自身牵连在一起的细微光线。

这样的做法,也就是破除了青冥九幽镜的隐匿效果。

否则,她即便是到了那树妖面前,对方也只会以为她是一个寻常的人类女修罢了。

通常情况下,人类女修,妖族还是不敢肆意妄来的。毕竟……人类和妖族那不约而同默认的条约,可不是轻易就能违背的。

一个不小心,说不定便是灭族之祸。这么眼中的后果,倒也没有多少妖族可以直接无视掉。所以说,如果青萝不接触青冥敛息之术,在这森林中,还是很安全的。

除了拥有追风之羽的那三名繁雨点星楼弟子可以找寻到她的气息以外,一般妖族是难以感受到她真实的气息的,。

现在她自己解除了青冥之气对气息的遮掩,可以说越过了安全距离,说不定就会引来许多的妖族。

不过青萝此刻,已经别无所想了。她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能让沈言就这样陨落在那木妖的手里……

对方以如此信义对她,若是她就这样一走了之,哪怕是为了雨萝她们,青萝也不会原谅自己……一辈子都不会!

至于紫萝发出的誓言在她看来,根本就是无用的。虽然冥冥之中有了这因果,但能否再在茫茫的六道轮回中遇见,还是一个未知数!

青萝的身形,此刻已经再度回到了先前设立下阵法的地方。她的面庞之上,居然出现了一抹从未有过的坚定。

她从来没有碰见过沈言这样的修者,这么重情重义的人类修士,若是就这样因为她而陨落,青萝真的会歉疚不已。

而此时她设立的阵法之中,那三名男子已经闯了进去。

因为沈言在远处制造出的动静太大,加之为首男子语言中的漏洞,所以他们不明不白的就陷入了这个无人掌控的杀阵之中!

正因为是杀阵,所以并没有出现幻想……

青萝那从阵法范围之外飞奔而过的身影,自然也就映入了三名男子的眸中。

不过显然他们不敢轻举妄动……阵法对他们来说本就是未知的,若是再肆意妄来,说不定一不小心就送了性命!

抓住青萝虽然重要,但自己的小命,显然更加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