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八八极度的虚弱

仙誓 百八八极度的虚弱

“该死……中计了啊!”

三人并肩而立,看见了阵法范围之外朝着远方奔腾而去的青萝,目光中都是忍不住出现了一抹怒意。

不过这份怒意转瞬即逝,为首的男子面上,更是出现了一抹笑容。

“这松萝妖……居然敢闯进如此之深的森林之中……就算我们被困住,她也必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话虽如此,大哥,如果她被其他妖族抓去……长老交给我们的任务,可就无法完成了啊……”

听闻身旁一人的言语,为首男子面上冷光一闪。

“现在我们被困于此地,人家要去送死……你还能拦住人家不成?死便死吧,若是不能完成任务,大不了去其他郡地!”

另两人听闻此话,面上却是泛起一抹犹豫。

“总而言之……现在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离开这阵法吧,那松萝妖若是能抓住……自然财色双收,而且还能得到长老的奖励!”

“若是被其他妖族抓去,我们三人若不想殒命……只有远离宗门!离开了苍云郡,自然也就安全了……”

听见为首男子的话语,其他两人也是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毕竟某些事情,并不是他们的意念可以左右的。

……

沈言站在木南山身前,功行心脉,体内精血在他的逼迫下,从指尖一点点的渗了出来。这一滴血珠,渗出的速度极为缓慢……

每渗出一点点,沈言面上的神色,就会变得惨白三分。

直到一滴精血完全挂在了指尖,沈言那满是血迹的脸庞上,几乎已经没有了人色。

九转金丹不断的泊泊跳动着……但精血乃人体之根本,纵然药力再如何精纯,也不是一时三刻可以弥补的了得。

更何况,沈言指尖这一滴精血,本身就蕴藏着无数的九转金丹药力。

此时挂在指尖那米粒大小的一滴精血晶莹剔透,散发着一种朦胧的光芒,其上的血红色,甚至有些刺目。

木南山躯干之上那张极为人性化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抹渴望和火热。

“快……快将它给我……”

沈言忍住心头的那份沉闷感,微微的咬了一下下唇,让自己有些迷糊的神情略微清醒了几分,而后强自淡笑了一句

“记住自己的誓言……”

木南山此时已经被那精血之内散发的浓浓灵气和生气给吸引的忘却了自身伤势的疼痛,听闻沈言的话,却也只是连连点头。

这种生命精气,对木妖一族来说,绝对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沈言深呼了一口气,而后体内真气再度一颤,指尖那一滴摇晃了许久的精血,终于是轻轻跌落在了木南山的躯干之上。

“嗯……”

一声沉闷的呻.传了出来,木南山甚至已经闭上了自己那张人脸上的眸子。他此刻早已沉浸在那种无与伦比的生命精气中……

九转金丹的强大药力,简直让他不能自已。

沈言此时却是身形一颤,差点没有直接踉跄的一下子摔倒在地。

虽然只是一滴精血,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轻视的。损失了一滴精血,就如同常人大病了数年一般!

若非修者体魄惊人,加之九转金丹不停的在缓解沈言体内那份虚弱感。只怕沈言此刻,也已经是不想动弹了。

在自己的识海中,当时用自身精血血祭断天刀时,却还没有现在的这种感觉强烈。识海之中损失再多精血,也只是意识的想象罢了。

但现在,却是真真正正的,实实在在的在耗费自己的血脉之根本。

“果然不愧是黄级丹药……我感觉自己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木南山微微挪动了一下身子,而后伸出树藤挥舞了几下。

沈言甚至能感觉到,那树藤之上的威力,已经比先前与他对撞之时,强盛了不少。

对方先前所受的伤势,只怕是极为严重。

若刚刚对方的实力有现在这般,只怕他根本就不可能和对方硬碰硬之后,还有能力爬起来。不得不说,这也是沈言的运道。

“……第二滴呢,第二滴精血给我,我的伤势应该就能痊愈十之七八!”木南山此时的话音,已经没有先前那份虚弱之感。

沈言抬起头微微笑了笑,他的嘴唇却是有些干涸。

精血损失一滴,简直就足以枯竭人体内大部分的水分和能量。若非真气支持着体内的消耗,沈言此时恐怕都已经昏迷了。

一般来说,普通人的体内精血,只有五滴。

舍弃一滴就足以让他们半死不活,舍弃两滴,就是身体机能完全受损,风中残年。这与完不完全流逝并不重要……

就渀佛一个人失去了半边身子,就不能活一样。

两三滴精血的流逝,足以让一个常人虚弱数月,大病一场之后殒命。若是不能将体内的精血补充回来,殒命是必然的!

修者的话,体内精血的总量会随着修为的提高,体魄越来越强健而随之增加。

但沈言现在,体内的精血,也只有不足三十滴罢了。这还是修炼了龙象金身之后,拥有了一牛之力后的效果。

寻常养身阶修者,至多也十滴精血左右而已。

泊泊

随着九转金丹的不断跳动,沈言面上的神色倒也渐渐恢复了红润。毕竟九转金丹,乃是黄级九品的无上至宝。

修炼龙象金身的辅助丹药,自然对身体的蕴养,有着无以复加的作用。

这一滴精血的损耗,休息上一天两天,可能在九转金丹的强大功效下,也就恢复了过来。但沈言体内的情况刚刚舒缓了一些,他却是再度运转体内真气……

硬生生的将体内精血,再一次的逼了出来。

第二滴精血刚刚渗出指尖,沈言的眸子里,几乎瞬间神采尽逝。他的神色之间,完完全全就是一股颓靡之色……

不过沈言却仍然强行撑着一口气,将这一滴精血,滴在了木南山的身上。

再也没有忍住体内的那份虚弱感,沈言的身躯瞬间一软,便是做倒在了地面之上。他虽然还能活动,但却已经虚弱的犹如普通人了!

两滴精血的流逝,简直比大战一场,体内真气消耗殆尽的空虚感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