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vip章节百八九条件作废

百**条件作废

“好美妙的味道

深邃的森林里,突然传出一声只有说出这话之人才能听到的声音。

话音里蕴藏着的,却是一种难以掩饰的渴望。

“……松萝女妖……竟会跑来我木妖一族的领地。且先去看看再说……”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动过后,却是再没有了动静。

夜沉如水。

青萝美丽的面庞之上,也是不由得渐渐沉了下来。依稀可见,她的眸子里,蕴含着一抹自责和歉疚。

如此长的时间,沈言那里都没有再度传来半分响动……青萝甚至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但是她自己却又不愿意承认。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青萝本就没有回头的打算。

沈言如此重情重义,哪怕有一线希望,青萝也决定看上一眼再说……说不定,说不定一切都只是她的臆测而已。

(无论如何……千万不要死啊……不然,我欠你的,可就真的还不上了……)

青萝衣袖轻扬,身形袅娜纤纤。

随着夜风的轻吟在夜幕中飘动着,满是一种灵动毓秀之感。

……

咚咚咚

不断的脚步声传来,让青萝面上的神色略微一滞。

前方那巨大的脚步声,足可以让人想象出对方的体形到底有多么巨大。体形越是巨大的木妖一族,修炼之路也就更难。

但一旦踏入了修炼之路,它们体内的灵气蕴含量,是要比其他木妖多出无数的。

到了化形之后,巨大身躯里的灵气完全凝聚起来,那才叫做恐怖。

松萝妖,其实在木妖一族中是很弱小的族群。

它们的本体都是松萝,所谓纤纤袅袅,也正是再说它们体形的柔弱和纤细。相比于族群庞大的树妖一族,松萝妖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而现在传入青萝耳中的,明显便是一只体形极为巨大的树妖。

如此深夜,对方既然朝这个方位赶来,显然不是散步,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为她而来……

青萝面上,顿然浮现了一抹惊慌之色。

但是转瞬之间,却又强迫自己平静了下来。

慌乱,只会让自己更为惧怕。只有冷静的分析现在的局面,成功将对方甩开才是最重要的。青萝绝美的眸子里,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

“果然是松萝一族的女妖……”

正在思索之间,面前便浮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那身影高达数丈,躯干之上是无数风霜印刻的伤痕!

一张人性化的脸庞张大着嘴唇,一开一合之间,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居然……居然机缘巧合下化了形……”

那树妖话音刚刚落罢,待得看清了青萝面庞的时候,立刻忍不住的喘起了粗气。这是他的运道……绝对是他的运道。

将这松萝女妖拿下,就算他自己不要,献给树妖一族更厉害的大妖,对方随意赏赐它一些生命精华,就足矣了。

再说……妖族才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他完全可以自己先享受够了,再将其献给其他大妖。人财两得的好事情,如何让他不兴奋!

“柔嫩的肌肤……青春的气息……美妙的味道……”

那树妖的一张脸庞,完完全全的露出了一种沉醉的模样,而后还深深的嗅了几口空气。

“随我走吧……免得受那皮肉之苦……”

先前的沉醉瞬间消失不见,那树妖面上只剩下一副垂涎的神色和极度的冷意。

他们才不懂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抓来化形的女妖,也只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需求和对美丽事物的垂涎罢了。

若是青萝不顺从,他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嗯……青萝随你去便是,你可要好好怜惜人家呢……”青萝咬了咬牙,面上泛起一抹红潮,眸子中露出了一抹羞怯。

那树妖大喜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看来你这小女妖,也深谙阴阳之道啊!跟着我去,必然让你乐不思蜀……”

青萝心中暗自唾骂一声,眸子却是直勾勾的盯住了那树妖脸庞上的一对眼睛。

“青萝……这便随你走……”

树妖面上的喜悦和垂涎之意越来越浓,但转瞬之间他却有些迷茫的晃了晃脑袋。

青萝……这便随你……这便随你走……随你走……

周围的一切响动似乎都在瞬间消失不见,他的耳中只有青萝那不断传来的柔弱话音,其中的魅惑之意,简直让他欲罢不能!

“幸亏这迷迭勾魂音对精神不稳定的家伙效用甚大……否则只怕连那白痴都看不见,就要被对方给抓去了!”

青萝伸出玉手,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子,猛的砸在了那树妖的脸庞上,而后瞬间便离开了此处……

许久之后,那树妖方才猛的浑身一颤,而后茫然的看了看四周。

“该死……居然被这小娘子给耍了……我堂堂炼髓境大妖,居然会被一个塑体境的松萝小妖给迷惑住了……简直是耻辱!”

“不行,塑体境便化形的松萝女妖,不知多少年才能遇见一次……必须将她抓住,才能洗刷了我所遭受的耻辱!”

那树妖随意的感应了一下周围的气息变化,瞬间便辨明了方位,朝着青萝离开的方向便跑了开去。

随着步伐的迈动,他的身躯也开始不断的缩小了起来,到了数丈之后,整个身躯,竟然已经缩小到了数尺之高!

……

“我的伤势……我的伤势终于恢复了……终于是恢复了!”

木南山身上纠缠着的树藤在空中胡乱的挥舞着,发出了一阵阵让人惊颤不已的爆炸声。第二滴精血被他吸收之后,那伤势居然已经彻底的康复了过来。

沈言此时仍然坐在地上,虽然想要挣扎起来,不过身体的那份无力感,却是一阵阵的朝着他侵袭了过去。

九转金丹不断的跳动着,一丝丝精纯无比的药力,随着跳动声融入了沈言的筋骨血脉之中,也正是因为这一直滋润着他身体的药力,沈言才会只感觉到虚弱罢了。

“……第三滴呢?第三滴精血……”

虽然伤势已经好了,但那精血之中蕴藏着的无尽药力和精纯的灵气,却还是让木南山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

“你既然救了我,我自然不会杀你……但若是你无法兑现你的承诺,将第三滴精血给我,那么你的条件,自然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