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九十青萝至

页面,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 仙誓

木南山的话音很冷,但其中却也没有丝毫杀意。

毕竟沈言算是治好了他的伤势,他还不是那种恩将仇报,以怨报德之辈。

但沈言若是无法交出自己的第三滴精血,那么他自然也不会去完成沈言所说的那个条件……毕竟,是沈言先违背诺言在先。

木南山此刻也看出了,沈言逼出第二滴精血之后已经虚弱之极。不顾一切给他第三滴精血的可能性,还真不大!

第三滴精血逼出来,可能沈言就会昏迷过去。

就算有着九转金丹时时刻刻在运转着的药力的恢复,如果沈言昏迷过去的话,也还是需要几天时间的修养才能恢复过来的。

木南山猜测沈言可能是有什么要事,所以绝不敢去赌一赌自己逼出第三滴精血之后,是虚弱到了极限,还是直接昏迷过去。

他毕竟也不是善人,刚刚发出誓言的时候他其实都已经计算好了。沈言逼出第三滴精血,让他帮忙的机会,并不是很大!

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的发誓,如果沈言逼出了第三滴精血……对他来说,好像也只有好处!只不过是略微麻烦一些罢了……

沈言精血之中蕴含着强大的黄级九品丹药的药力,对木南山这种树妖的好处是极为明显的。如果还能有第三滴,那么他勉为其难的去将沈言口中的三只木妖收拾了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

理字在沈言手中,木南山之所以答应下来。是因为沈言说那三只木妖偷了他们宗门宝物的缘故,这样和人类修者牵扯的因果,即便被莫名其妙的杀了,妖族也是不会去管的。

妖族和人类的界限还是很分明的,哪一方先错,他背后的势力自然也不是不讲道理。

这样一来,木南山杀也杀的安心,杀的放心。那三只木妖就算背后有什么势力,对方也不可能堂而皇之的去找他的麻烦。

有本事……去和被偷盗了宝物的宗门对峙去……这种情况下,被杀了,也只能是怪自己的活该。

妖族和人类,一般来说,在大局宏观上,还是蛮和平的。

……

“第三滴精血……我自然会给你!莫忘了自己的誓言……”

沈言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虽然只是须臾时间,但是在九转金丹药力的强横之下,他的身体也是恢复了几分气力。

双手略微用了点力气,而后挣扎着站起身来。

面庞上那已经略有些粘稠的血迹,让沈言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渗然……

木南山微微一愣,似乎是没有想到沈言居然会做出这个让他意料之外的决定。

“……即是如此,那便将你的第三滴精血逼出体外让我吸收了吧……你能做到自己的诺言,我同样会遵守自己的承诺!”

沈言点了点头,体内真气轰然运转了起来。

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连带着真气运转之时,体内都隐隐有着一种刺痛感。不过还是被他强行忍住,从心脉之中,再度的将精血逼到了指尖!

那一抹璀璨的红色,甚至散发着无法忽视的绯红光芒。

其中渗透出来的强大药力,让木南山忍不住再次舔了舔嘴唇……那种连转化都不需要的精纯灵气,简直就是最好的美味佳肴。

……

【当我目光触及到你的那一刻……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便侵蚀了我的身心!那浑身浴血,虚弱的站立在树妖面前的你,刹那间便将我的身心完全占据!】

这一次危机解除之后,青萝如是对沈言道。

在沈言指尖泛起一丝细微的璀璨血光之时,青萝终于是出现在了此处。

当她看见沈言面前的木南山之时,面上的神色,瞬间便是惊骇无比。那从木南山身躯里延伸出来的巨大树藤,无时不刻在透露着这只树妖的强大。

“……白痴……白痴啊!”

目光的转动只是在瞬间,当因为身体表皮之下细微血脉破裂,而导致浑身浴血的沈言出现在她的瞳孔之内的时候,青萝终于是忍不住的大声喊叫了出来。

依稀之间,声音中居然还蕴藏着一抹淡淡的心碎。

再没有细想自己到底是不是木南山的对手,青萝的身形瞬间便是掠上前去。

“你若敢杀他……我青萝宁肯立下轮回万世受厉鬼缠身之誓,断定我们这冥冥因果!我松萝一族,从此与你

不死不休!”

青萝的声音,从未有过的栗然和冷冽。

她眸子中的渗然,甚至在此刻比紫萝还要更甚了三分。

那份柔弱和妖娆,却是再也不能看出半分来。

在青萝看来,现在的情形,分明就是木南山想要下死手……逼迫沈言献出自己全身精血,这样一来,如何让她不肝胆俱碎!

善非善,恶非恶。

有时间,这种抉择并不需要理由。

轮回万世厉鬼缠身,这种苦楚……哪怕是传说中的仙人,都不能够忍受。青萝心急之下,竟然说出了这番话来。

她根本没有去想,若誓言应验……纵然松萝一族会复仇。但她自己……生生世世都无法超脱,这又是何等的痛楚和凄苦!

可想而知,青萝的信义和情思到底有多重。

宁愿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虽然此话略有些不妥……但大概意思相错无多。更何况,沈言还没有负她,而是真正真正的再用性命去达成自己的诺言!

这样的一个男子,如何让青萝不感激,无论如何……绝不能死!至少,在她的面前,绝对不能死!

“青萝?”

指尖的精血倏然滴落了下来……木南山根本就没有理会已经距离自己只有数丈的青萝,而是目不转睛的凝视着那一滴精血。

他没有探察青萝的气息,所以此刻还不知道女子就是无数妖族梦寐以求的,化形之后的松萝女妖!

精血离体的那一刻,沈言恍惚之间听闻青萝的一声大喊……不过转瞬之间,意识便是一阵剧烈的恍惚,沈言脚下一个踉跄,便是斜斜的朝地面倒了下去!

“不要啊!不要啊!”

青萝的声音几乎已经转为了凄厉,她的眼角,已经随着这一声呐喊,泛出了两行清泪来。沈言身形倒地,却是让她以为……斯人已逝!

“怎么可以死……神行符印我还没有给你,他们也还没有抓住……你怎么能死,怎么可以死……”

青萝终于是在沈言摔倒在地之前,将其抱在了怀中。她的手中自然猛的摸到一滩滩滑腻的鲜血,这时候,女子终于是忍不住的啜泣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