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九一死誓

百九一 死誓

“……松萝妖?”

沈言逼出来的第三滴精血渗入了木南山的身体内,那种强大的药力,直接让木南山躯干之上的人脸,更人性化了几分。

他此刻却是终于探察了一下青萝的气息,不过这一探之下,却是忍不住微微眯起了眸子化形的松萝女妖,绝对是某些妖族心目中完美的代名词……

“这人类修士……身上居然有着松萝妖的气息……”

木南山心中忍不住微微的沉吟了起来。

“难不成……人妖两隔,禁忌之恋……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木南山躯干上的树藤猛然一颤,而后直接缠住了青萝那娇弱的身躯。在木南山的手中,女子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而此时,身后不远处的树木之中,却是有人缓缓的退了开去。

正是追赶青萝的那一只树妖,看到木南山的那一刻,前者就知道自己没戏了……而且侵入别人的领地,也是大忌!

若非化形的青萝女妖诱惑力太大,那树妖也不会闯入这里。

不过现在木南山既然已经发现了青萝的真实身份……想要在妄图得到什么好处,却也是不可能了。

毕竟,强者为尊是一条铁律。

……

“你杀了他……你杀了他……都是我,都是我……如果早一步,看到的结果,也不会是这样子了……”

青萝被那树藤仅仅纠缠着,沈言也从她的怀中瘫软倒地。不过此时,青萝仿佛已经根本不在意自己到底被谁抓住了……

“即便万世不得轮回,生生世世受那无尽之苦……我也要让你为他陪葬!倾我松萝一族之力……必叫你烟消云散!”

她的面庞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浓浓的自责和恨意。

“天地棋局为证,六道轮回澄明!青萝愿立下万世不入轮回之誓……”随着这近乎有些死寂和暮然的话音,青萝的身上,忽然隐隐散发出一种与天地灵气波动达成共鸣的气息来。

她的想法,便是沈言是因为她的犹豫才会身陨……那么自然有着她的责任,现在她所立下的誓言,便是请求天地轮回收了这一丝夙愿!

当然,不是人人都可以立下这誓言的。

想要成功立下这种万世轮回受苦的誓言,首要的条件,一个便是至诚,唯有心中没有半分杂念,方才有成功的可能性。

第二点,便是立下誓言想要针对的,得到的人或事,两者间的收益和付出要对等。第三点,就是要有目标为你来复仇和达成心愿。

青萝的背后,是松萝一族,所以这个条件是成立的。

如果换做一个没有真心朋友,或者其他可以帮助到自己的人来立下这誓言。是绝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天道也不可能无中生有的去直接抹除你所针对的人或事。

以万世轮回之苦,换取对方这一世受到松萝一族的无尽追杀……这种买卖,说不上划算与否……得到与付出的是否对等,却也只有青萝自己清楚。

或者说,女子心中根本没有得到两个字的概念。

她所想的,仅仅是你对我有仁,我便对你有义!你将承诺付诸行动,我便用誓言来弥补自己先前转身便走的懦弱与自私。

既然相诺,便要同进退。

……还有,那两张神行符印……我为你留着,留一辈子……

不知不觉,青萝早已泣不成声。

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这种心碎和无助,仿佛是自己刚刚看见了一片黑暗中一点被反射出的光芒时,那镜子却又被碾成了粉碎。

“别……等等

木南山听闻青萝的话,直接啪的一下把她放在了地上,而后急忙大喊了起来。

“以求我松萝一族此生今世……”

青萝置若未闻,松萝一族的能力是足以将木南山灭掉的。而青萝以万世不入轮回来立下这一次誓言,是必然可以成功的。

因为她不知道……到底要怎样的誓言才能算作对等……

在她想来,让别人烟消云散,废去了对方无数年的苦修……这样的事情,必然需要的代价是极高的。

而这种誓言,一生也许只能发一次罢了。

毕竟天道,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有那个心思去收取你所发下的誓言之力。一旦你付出的东西不够,这誓言自然不会成立。

那么……也就等于说,不可能再发出第二次这样的誓言了。

因为沈言这样在人类修士的黑暗世界中如同一点光芒的修者,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这般重信守诺之人……在无数人眼中,简直就是一个傻子。

但在青萝眼中不是。

为了成功立下誓言……她没有选择,因为青萝曾经听过,万世不入轮回,可以算的上最残酷的誓言了……

这样的付出,应当可以换取木南山的性命了。

青萝眸中的泪痕尚未冷却,那漠然的话音,却是让木南山心头都有些渗然。

数百上千年的修炼,好不容易开启了灵智,化出了脸庞……木南山怎么舍得就这样殒命,下一世轮转,谁知道会是怎样的情形。

修炼,就是为了逆天,就是为了躲过生死轮回。

下一世轮回,被天道抹除了自己前世的记忆……那就等于变相的说,下世的那个人已经不是自己了。

因为一切,都已经忘了。

所以,木南山怎么可能让青萝立下如此誓言。

万世不入轮回……这种必死之誓,木南山可以断定,若天道应誓,那么松萝一族,即便穷尽天涯海角,也要将他斩杀!

这种程度的付出,天道会尽最大的能量让她的目标实现。承受天道意志实现目标的是松萝一族,就算是松萝族全灭,木南山也必须殒命。

万世不入轮回的必死之誓,青萝还不懂其中到底蕴含着怎样的力量。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发出这誓言。没有人能让她如此真心诚意,没有丝毫杂念的愿意奉献一切!

当沈言浑身是血倒在她怀中的时候,青萝感觉……连自己的心仿佛都碎了一般。

这种感觉,她从未有过,但却玄妙的紧。

沈言……也是她遇见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只要说出了承诺,明知必死也不会退却半分的男子……一个人族的修士。

哪怕万世不入轮回何若……敞若为你,甘之如饴。